香港#MeToo投訴擴至警隊 女警揭遭男警長性騷擾

2018-08-05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8年8月5日,指遭性騷擾的女警A小姐,在區議員陪同下戴帽蒙面出席記者會。(劉少風 攝)
2018年8月5日,指遭性騷擾的女警A小姐,在區議員陪同下戴帽蒙面出席記者會。(劉少風 攝)

香港#MeToo投訴擴至警隊 女警揭遭男警長性騷擾

香港的#MeToo擴至警隊,有女警投訴男上司包庇下屬後,遭到針對及性騷擾。有婦女團體認為,這些情況在職場很常見,而協助女警的區議員批評,公務員的內部調查機制有漏洞,變成「自己人查自己人」。(劉少風 報道)

女警A小姐在黃大仙區議員譚香文陪同下,周日(5日)召開記者會,譚香文指上星期初接到A小姐求助,她指今年4月在所屬警區的辦公室,聽到有警員向警長求助,警員指因為欠稅被主管要求提供銀行戶口紀錄,但警員表示未能提交而請求警長協助。

譚香文引述A小姐的說法,指得悉警員最終毋須交財務證明後,懷疑是得到警長包庇,A小姐在5月就事件向公務員事務局投訴,但局方以「投訴不涉及政策範疇」為理由,將A小姐的投訴轉至所屬警區跟進。但警區人員向A小姐交代處理過程時,被在同一辦公室的警長聽到。

議員助理鄭詩陶引述A小姐所說,她事後被警長針對,又指上月與警長談論公事時被對方性騷擾,她即時向一位主管督察投訴,但不獲調查。

鄭詩陶說:在7月18日早上,她(A小姐)如常與被她投訴的上司(警長)一起談論公事,當時這個上司的下體不斷搖晃,很快地搖晃,還有猥瑣的笑容,是面對著A小姐,我想任何女士看到這樣的情景,都很明顯意識到這是性騷擾。

對於有女警投訴男上司後遭到針對及性騷擾,職工盟婦女事務委員會主席余美雲對本台指出,這些情況在職場常有,尤其是以男性主導的職業。她表示,受害者很多時候在投訴後,都得不到實質回應,於是會透過傳媒披露事件。

余美雲說:行內有許多女性向上司投訴,被同事或上司騷擾的時候,公司很多時都不會幫我們女性,甚至將我們調去第二個地方工作,甚至有意無意難為你。將件事說出來,但是我們只可以做到這方面,所以變成有些人(被性騷擾)只是有增無減,根本沒有罰則,通常去追究這件事亦是非常繁複的事。

譚香文表示,直至上周二(7月31日),A小姐得悉投訴已獲另一名督察跟進。目前A小姐正在休假,將在下周一(13日)復工,仍需要與涉事的警長共事。譚香文批評,公務員內部機制有漏洞,容易出現「自己人查自己人」,亦會令投訴人身份曝光。

譚香文說:首先警方調查這件事的時候,不要(安排)在同一環頭(警區)跟進,而是要調走兩方,即是投訴者與被投訴者,做隔離的工作,今次是沒有,令A小姐要請假,去避(開)這些滋擾。

譚香文指將會致函警務處處長盧偉聰、申訴專員以及平機會等有關部門,要求檢討現行制度,保障投訴人的私隱及安全,希望盡快得到回應,並將A小姐調離現有崗位。

警方周日回應表示接獲相關投訴,正按程序作出調查,現階段不作評論;指警隊的人事是因應各單位之職位空缺、行動需要及人力資源管理等因素而安排。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