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因催泪弹身体积存高浓度二恶英 「立场哥哥」患不治之症

2019-11-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立场新闻》记者陈裕匡(左)怀疑经常吸入催泪烟而长出了氯痤疮;不过高级警司汪威逊(右)表示,无证据显示长了氯痤疮跟吸入催泪烟有关。(陈裕匡脸书图片、香港警察脸书视频截图)
《立场新闻》记者陈裕匡(左)怀疑经常吸入催泪烟而长出了氯痤疮;不过高级警司汪威逊(右)表示,无证据显示长了氯痤疮跟吸入催泪烟有关。(陈裕匡脸书图片、香港警察脸书视频截图)

经常在前线采访的《立场新闻》记者「立场哥哥」陈裕匡在脸书撰文,表示近日求诊,医生证实其长出了氯痤疮。氯痤疮是目前唯一可确认,人体积存高浓度二恶英的表征。有医生表示,催泪烟积存在人体当中,或会令人类患上致命的疾病。警方却指没有证据显示,上述记者患病与吸入催泪烟有关。(黄乐涛 报道)

《立场新闻》记者陈裕匡近日在脸书上表示,自己经常在前线工作,近日诊断出患上氯痤疮。陈裕匡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过去近两个月至少每星期采访一次游行示威,经常吸入催泪烟,于10月起皮肤出现一些斑点,中医诊断后,证实患上了以上的疾病。

陈裕匡说︰它(氯痤疮)好像蚊癞的,但是一堆很密集的蚊癞,附近是有少少深色的,六、七粒在一起,有时候在街上会觉得很痕痒,不敢搲损,因为怕搲损,因为外面太兵荒马乱,都不算太影响我工作,是颇痕痒的。每次不幸地吸入催泪烟其实感觉是辛苦的,我相信身体辛苦其实就是一个警号,那样东西(催泪烟)是对人体无益。

陈裕匡在脸书上表示,自己没有太多恐惧。他指出,更重要的是,只要每天好好爱人爱自己、做好自己岗位的要事、以自己最擅长的方法介入、经营、创造新香港,也算是不枉。

他又补充,「希望各位,知道生命有限。可能是一百年,可能是一个月。在仅有的命里,好好做要做的事,爱要爱的人。认真地生活,认真地工作,认真地爱。超级认真地。」

行动部高级警司汪威逊周四(14日)在记者会上表示,对于有记者怀疑吸入催泪烟患病,他指在未能确认催泪烟会否释出二恶英前,不明白为何个别人士患病,会与催泪烟扯上关系。

汪威逊说︰我都摸不着头脑,为何会将有人受到二恶英(影响)的关系,就会入了我们催泪烟的数中。根据一个公开的医学刊物,正常合法使用我们的催泪烟,来驱散有暴力倾向的示威者是安全的,不是一、两个人指出,又或者是有人声称与催泪烟可能有关,我想需要多少少科学根据可能好一点。

汪威逊又表示,警方现时使用的催泪弹名叫「CS」,接触后引发的永久后遗症极少见,而且使用的催泪弹符合世界上准则,不同地方都有使用。对于问及有关警方现时使用的催泪弹是否中国制、浓度更高。他指,警方在国际市场作市场调查再买适合弹药,不是针对某一国家。

但是香港伊利沙伯医院急症室医生黄乐孺对本台表示,催泪弹一般都含有二恶英等有害成分,人体吸入后一定会对身体有影响,有害物质或会在体内残留多年才引起疾病,但由于香港现时受到前所未有的大量催泪烟「袭击」,到底日后会引起甚么疾病,还需要时间观察。

黄乐孺说︰愈来愈多报道及证据指现时大陆新的催泪弹燃烧的温度可能达500至600度,高温情况下就会释放出更多有害物质,所以可能会多了山埃及二恶英。二恶英应该与氯痤疮有关,基本上在香港都没有人见过这东西,在6月前我们污染水平又不高,又没有化学品泄露,基本上不会有人见过这些病。无可能估计到将来会怎样,可能5年后多人有了肺癌都不出奇,通常医学界都评估是坏方面的。

香港特区政府从来没有公布其催泪弹的成分。但有分析指出,这与过去五个月的催泪弹有关。根据网上流传的温度测量仪器显示,催泪弹发射后温度超过摄氏400度。在如此高温下,催泪弹主要成分CS将会释出类二恶英,而类二恶英能透过皮肤接触、食物、食水和空气等途径进入身体。即使配戴面罩或呼吸器等保护装备,身体也无法避免摄入类二恶英。

据网上资料显示,1976年,意大利米兰附近有化工厂爆炸,高浓度二恶英外泄,当地出现约 200名氯痤疮患者。越战期间,美军使用恶名昭彰的橙剂,即是令树叶凋落、使丛林中的越共现踪影的落叶剂。时至今日,仍有不少退伍军人被验出体内积存过量的二恶英,患者有氯痤疮与抑郁病征。

另外,2004年,乌克兰总统候选人尤先科,证实中毒后,体内被验出含有大量四氯双苯环戴奥辛,这也是首宗人体摄取大量二恶英或戴奥辛的急性中毒个案。当年,除了忧郁与氯痤疮外,他并无其他临床症状。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