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识杀科】专访通识教师:理想被握碎 宁愿移民不做「帮凶」

2021-02-04
Share
【通识杀科】专访通识教师:理想被握碎 宁愿移民不做「帮凶」 本台专访通识科老师。
粤语组制图

在香港,教育局提出通识科「改革」建议,被批评变成「国民教育科」,过去通识科珍重的批判性、独立性思考不再。有现任通识教师接受本台专访时,直斥「通识科已变成小学生常识问答比赛」,变得「科不成科」,有感于此决定辞职并移民。(文海欣 报道)

教育局就高中核心科改革建议,除了会将通识科重新冠名,并将三分二课程改为涉及国情教育的内容。一名授教通识科约十年、化名为欧老师的现任教师,接受本台访问时说,不会承认改革后,该科目仍是通识科。他批评改革后所有讨论都有前设,例如说法治时要在《国安法》、《宪法》的框架下,这与以往不同。他直斥通识科已变成小学生常识问答比赛。对于通识科的改革,他直言是教育界大倒退。他指教育局改革为名杀科为实,要当局「不要借尸还魂」,建议乾脆将此科改名为「国民教育科」,显得更为贴切。

欧老师说:见到那些(课程内容),甚么国徽、国旗,小学生常识问答比赛吗?要读的吗?其实在Google搜寻就找到,要分析的吗?这一科本身其中一个值得自豪的特色,就是批判思考及独立思考。坦白说我都同意我朋友说这一科改变成这样,只是浪费同学时间,矮化成常识问答比赛。MC(选择题)即是有绝对答案,以往都是言之成理者即可,我和你可以不同立场,但大家有理据、推论,我们在意的是推论过程,但现在已经不需要。

随著香港自由进一步收紧,欧老师在采访时要求声音经过处理。而眼见喜爱的科目变得「科不成科」,欧老师感慨地指,决定任教今届中五学生直至完成公开考试后,就会辞职并移民。

欧老师说:我不离开是因为我好喜欢教书,我真的好喜欢教书。如果这个理想都做不到,我在香况可能要教一些不知道是甚么的内容,或者被迫转科,我想像不到。在你的理想被握碎的情况下,我为何还要教书?如果没有了这个原因,我为何还要留在这里?倒不如赌博一把,去其他地方找第二个人生。我继续教下去就是帮凶,一起浪费同学的时间。我只能唱好,不能说负面说话时,变相不是把真相隐藏吗?我们说的求真、求善、求美,现在已经不是了,变得与教育相违背。

访问过程中,欧老师回想到这十多年由筹备到教书的经历,所有回忆顿时涌上心头。社会科学出身的他,初读大学时仍未有「新高中通识」这一科目,然而直到大学三年级时,教育局宣布新高中开设通识科,他喜上眉梢,认为这一科就像为他度身订做。

欧老师说:我本身对教育有兴趣,即使在我大学二、三年级时,已经找老师商讨及开一些关于教育的指导学习给我。但当时我仍未有要做中学老师的想法,直至看到这一科,非常适合,就像度身订做给社会学的同学。

他指当初先教ASLevel(高级补充程度),由于太少学生所以并没有教科书及好少参考书。当时他就读学位教师教育文凭后,就用了三个月时间向前辈请教、制作笔记教案、再研究如何授教。直至通识科变成主修科目,老师之间会用不少时间交流,形容「思考撞击非常丰富」。教授通识,最令他开心的是可以贴近社会议题,在没有框架的情况下进行讨论与分析,全球、中国、香港议题都可以认识,而同学亦可以直接、无界限地交流。

不过欧老师说,现在通识科没有了,「非常可惜」。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