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科书审查问题愈揭愈多:教育局被指配合国安部

2020-08-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左起:蒋旻正,郑家朗,陈智聪。(李智智 摄)
左起:蒋旻正,郑家朗,陈智聪。(李智智 摄)

在香港,有学生组织和教师周五(21日)召开记者会批评有通识科课本在「自愿送审」后出现「染红」,在中国空气污染、「血汗工厂」以及中美贸易战等问题上,都出现文过饰非的问题。团体质疑,港府以「谘询」为名,为中国和香港政府粉饰太平为实,批评教育局配合国安部变成「政治局」,更忧虑学界迎来「以言入罪」风潮。(李智智 报道)

9月开学在即,教育界就迎来通识科「政治审查」风波。六间出版社经过教育局去年9月推出的通识科教科书「专业谘询服务」后,修订内容在开学前出炉,在周一(17日)公布修订内容,其中各课本课文、图表、练习题目、资料以至漫画都有删减改动,包括删走「三权分立」、「公民抗命」、「本土民主前线」及「香港众志」、「勿忘初衷」、「我要真普选」和「连侬墙」相片等。

由中学和大专学界今月新创立的民间教育组织「教育野」联同退休教师和区议员周五(21日)召开记者会,公布更多通识科改版细节。

「教育野」发言人郑家朗表示,多本改版的通识科教科书,在针对中国和香港政府的政治和环保议题上,改为歌颂和唱好政府政策;在全球化部份,删除中国翻墙和网络审查问题。例如,香港教育图书公司出版的新视野通识教育(综合四版)的「能源科技与环境」删除中国一带一路政策带来的空气污染问题,改为唱好中国政府的环保和新能源政策。而「现代中国」部分,删除中国倚赖对外投资风险的经济策略,当中怀疑与现时中美贸易战有关,另外删除政治排斥问题,和人大代表制度不足的内容中的「目前的人大代表制度很难形成人民领导政府,人民代表性低」字眼,怀疑试图掩饰「人民当家作主」的批评;而北京上访村内容改为信访制度。在全球化部分,将中国血汗工厂工人的困境,改为其他国家血汗工厂工人的困境。雅集出版社所出版的雅集新高中通识教育系列(第四版) 的「个人成长与人际关系」部分,「司法权利」内容,由司法系统倾向宽容青少年犯事者,以减低刑责对他们前途的负面影响」,改为强调「青少年需要为个人违法行为承担后果,干犯严重罪行的青少年有机会被处以监禁式刑罚和留下案底,令前途尽毁」,和青少年应该以合法途径参与社会事务。郑家朗认为,相关改动疑似配合现时政府打压学生参与社会运动的态度。

郑家朗称,教育局自去年9月推出通识科教科书「专业谘询服务」,声称「提供专业意见以优化教科书内容」。直至近日,各间出版社将经审查并修订后的教科书上载至网站供教师查阅,却被发现不同教科书均被教育局作出政治审查,与教育局所声称的「提升教科书质素」、「落实课程的宗旨和目标」等目的完全不符,显然透过所谓「谘询」引入政治审查,控制通识科教材内容,对学生推行洗脑教育,扼杀学生的批判的多元化思考。郑家朗又指,有关机制亦引发出版社自我审查。他表示,冀未来一星期内收集1万个教师和学生联署签名,要求教育局撤回通识科教科书政治审查及删改,以及公开通识科教科书「专业谘询服务」审核准则。

郑家朗说:教育的政治红线将会越修越窄,我一次大型事件发生和每一次政权打压时,都会令到书商收回新修订的版本,改为贴近政权的观点和主轴的版本,以及希望灌权学生的所谓「教育」,预期未来的自我审查和政治审查教科书的内容将会越来越厉害,未来的通识科教科书只会变成歌颂(香港)政府和中国政府。除了书商审查,我们同时接到,有同学因为IES(独立专题探究)触及政治议题,如「反送中」题目被学校禁止。

有份参与记者会的退休中文、中史教师陈智聪表示,教育界不少同工批评教育局为配合国安部变成「政治局」。以往教育局信任学校的校本制度,由老师自行在坊间寻找合适的教材,再由科主任审核。而书商是以市场主导,中立撰写教材。而现时教育局的所谓「自愿送审」服务,实质是政治审查。他解释,《国安法》后,学校为免「惹祸上身」,倾向选用教育局的「推荐书单」,而书商为求糊口和避免惹上官非,被迫送审,以免被踢出教育局的「推荐名单」。

陈智聪说:不论教育局和社会都对通识科都有一些不公道的批评。通识科成立的目的是训练香港的学生有独立思考的能力。教育局要求学生做到「爱国」,这是其中一个价值,我们是不抗拒。但可惜随着社会气氛的改变,教育局在取态上有很大的变化。由原本的中立和相信教师专业,变成介入和干预越来越多。有同工形容教育局变成「政治局」。以往书商是根据市场主导,但现担心是如教育局不将书放在「推荐书单」,在这社会环境下,学校已不敢「校本」,只能使用「推荐书单」上的书,要争取上推荐书单。

陈智聪又指,举报风气日益兴盛,教育界正面对白色恐怖,学校、学生、和家长均担心被「以言入罪」。他认为教师在教学上举步维艰,只能在红线下「走位」,尽其职责,尽量为学生提供原有的多元教学。

陈智聪说:老师见到新教科书,很心惊。为何普遍的教材消失?只有一边的论据如何正反铺陈,去教学生思考?我是否要跟教育局旨意和教科书局限去扭曲通识科教学原意。我会否因此「以言入罪」?学生会否因对我的教学不满而向校方投诉?现在每次上岗上线就会上到教育局,会否影响老师职业保障,亦是同工担忧。

前中文科补习老师、北区区议员郑旻正忧虑下一届文凭试将面临极大的挑战,尤其是通识科的答题,「学生只能回答政府认为政治正确的答案」。他又透露,现时正举办的民间图书馆,除了收纳早前被香港公共图书馆的陈云、黄之锋和陈淑庄著作的书籍,亦会提供旧版通识科教材,让学生参考,抗衡教育局的「洗脑教育」。

郑旻正:我特别想提醒大家一样东西是,我们非常关注2021年的DSE(香港文凭试)考试,因为疫情关系,教育局和考评将会在课程上大规模的删减。随历史科议题的争议, 通识删减教材的事件等,令我们认为政府正执行他们的政治任务,而非尊重学术自主,所以预期下一届DSE课程将有很多政治成分。

「教育野」将联络18区区议会,推动「要求撤回通识科教科书政治审查」等的动议,并邀请在区议会上要求教育官员解释通识科教科书修改的准则。同时,该组织整理早前民间以及不同传媒揭发的教科书染红问题,连同今次通识书改版问题,辑录成网上「教科书洗脑资料库」,让公众查阅不同科目教科书的问题,小心使用相关教材,呼吁市民提交大家所发现的教科书问题,完善有关资料库,共同对抗洗脑教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