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法国媒体专访 建制派曾钰成倡特赦

2019-11-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2年9月9日,香港建制派前立法会主席曾钰成为立法会选举拉票。曾钰成近日在接受法国传媒专访时,建议港府对符合条件的「反送中」被捕人士特赦。(路透社)
2012年9月9日,香港建制派前立法会主席曾钰成为立法会选举拉票。曾钰成近日在接受法国传媒专访时,建议港府对符合条件的「反送中」被捕人士特赦。(路透社)

香港反修例风波由6月爆发至今逾4000人被捕,立法会前主席、民建联创党主席曾钰成接受法国媒体《Mediapart》访问时,建议政府考虑两种特赦,第一种是特赦罪行较轻的示威者,犯重罪则不能特赦;第二种是行政长官宣布特赦,但必须止暴,她可以定下一个日期,期限后仍参与暴力活动的,将无法获得特赦。

他又透露不少鲜为人知的内幕,包括民建联曾私下催促林郑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只是对方一直拒绝,民建联也就不能公开表态。

法国媒体《Mediapart》近日刊出曾钰成的专访,题为「香港︰政府应该特赦」(Hong Kong︰《Le gouvernement devrait accorder une forme d'amnistie》,专栏作家冯睎乾周日(17日)在报章翻译其访问大意。

提到林郑当初为何不肯撤回《逃犯条例》修订,只坚持「暂缓」,曾钰成指在6月9日及6月12日后,林郑明白条例难以通过,于是通知北京,当时中央和林郑仍然低估港人的反抗力量,所以中央只叫林郑暂缓,待多做一些谘询后,再交上立法会审议。结果林郑宣布暂缓后,抗争者不满意,曾钰成的党友也非常愤怒,因为他们一直对外解释为何有需要修例。曾钰成相信,林郑之所以不说「撤回」,是因为她觉得北京和建制派支持者都不会接受。

记者问曾钰成为何不公开支持独立调查委员会,他表示,如果民建联知道政府无法办到某件事,就不会公开提倡;但私底下他们已催促林郑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只是她一直拒绝,民建联也就不能公开说。

他指林郑正式撤回条例后,扬言跟各界沟通,一开始即邀请了二十人到礼宾府,他是其中一位座上客,当日几乎人人都向林郑说,「如果你要展开对话,必须做些事,独立调查委员会是必须的 」,但林郑却说「不可能」。

曾钰成忆述,「那天她告诉我们,不可能的原因就是警方反对」,指警队士气低落,政府不能再做任何事情打击他们。曾钰成猜测,也许是林郑跟北京说必须撑警,于是中央才会开口撑警。

他又透露,林郑的确曾跟各界对话,包括勇武派青年,但林郑很难完全回应五大诉求,即使重启政改,短期内各方也难有共识,而唯一能马上回应的诉求,就只有独立调查委员会。

曾钰成又建议政府考虑两种特赦:第一种是特赦罪行较轻的示威者,犯重罪则不能特赦; 第二种是行政长官宣布特赦,但必须止暴,她可以定下一个日期,期限后仍参与暴力活动的,将无法特赦。不过,曾钰成指建制内有些「强硬派」(les durs)对林郑说,年轻人必须负上刑责,特赦只会鼓吹暴力,但曾钰成不认同此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