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社会弥漫负面情绪 社福界游行抗议纾解难

2019-07-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7月21日,游行人士带同写上「政治问题」的巨型黑色气球游行,寓意将问题交回政府处理。(香港突发事故报料区 facebook图片)
2019年7月21日,游行人士带同写上「政治问题」的巨型黑色气球游行,寓意将问题交回政府处理。(香港突发事故报料区 facebook图片)

《逃犯条例》修订「寿终正寝」未能平息香港社会撕裂,社福界发起静默游行,批评特首林郑月娥无正视民间反修例等诉求,反而推卸责任,将社会负面情绪交给社福界处理。大会指有四千人游行,而警方就估计有一千五百人。(刘少风 报道)

多个社工组织周日(21日)中午发起静默游行,由湾仔修顿球场出发游行至金钟政府总部,他们身穿黑衣、手持横额,不满政府未有回应社会就反修例的诉求,令社会负面情绪加剧,情况已超出社福界的控制范围,业界已忍无可忍。他们出发前高叫口号。

口号:政治问题!政治解决!捍卫社会公义!拒做维稳机器!

部分游行人士带同气球等道具,他们抵达终点后将一个写上「政治问题」的巨型黑色气球抛入政府总部东翼前地。游行发起人之一、工党立法会议员张超雄表示,反修例是政治事件,希望将「波」抛回特首林郑月娥。

张超雄说:我们的寓意是将个「波」交给林郑月娥,交给这个政权,社福界是没有办法解决这「烂摊子」,这是一个政治管治的问题。

另一游行发起人、社工复兴运动成员曾醒祥表示,希望政府回应年轻人的诉求。

曾醒祥说:我们见到很多年轻人的确弥漫了负面的情绪,不过问题就是,这不是社工不断透过社会服务,或辅导可以解决到。

参与游行的社工批评,林郑月娥提出以社工辅导工作疏导社会的不满,是推卸责任。

社工说:最根本的事情不去处理,反而要我们前线去处理,其实我们很多同工都不开心。

社会福利机构员工会理事长邱智恒亦有参与游行,他指年轻人的负面情绪令人担忧,前线社工的无力感很大,源于政府不肯正视市民诉求。

邱智恒说:明显问题来源就是来自《逃犯条例》修订,加上这个几月警察不停拘捕示威人士,其实也引起很多恐惧及情绪,一方面(社工)又要去做支援,一方面警民冲突亦都制造更多不满、恐惧。

游行人士抵达终点政府总部后,在附近的添美道集会,除了抗议政府以社福服务解决政治问题,亦争取民间五大诉求,包括要求政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方执法,希望缓和社会气氛。

另外,因为反修例而在金钟海富中心展开绝食抗议的陈伯,联同两名绝食人士,周日上午由金钟游行到警察总部,他们不满警察对示威者使用过分武力,声称要报案,并要求警务处长公开交代。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