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案】官拒重召张剑虹 国安警称与张会面逾3小时只谈狱中日常

2024.05.16
【黎智英案】官拒重召张剑虹 国安警称与张会面逾3小时只谈狱中日常 三名国安法官指辩方重召张剑虹的申请明显不符司法公正,因此拒绝申请。
粤语组制图

「黎智英案」周四(16日)续审,就辩方早前申请重召时任壹传媒行政总裁张剑虹出庭,以就Slack平台的讯息纪录作出提问,3名法官裁决拒绝辩方申请,指不认为拒绝申请会影响公平审讯。之后辩方传召曾到收柙所跟张剑虹见面的警员出庭,警员供称当时先向张派发一份判词,之后张主动跟他谈及狱中日常,又否认辩方指当时是游说张成为控方证人。

官指重召张剑虹明显不符司法公正

法官李素兰读出裁决结果,指张剑虹于2024年1月29日于辩方盘问下,首次提及工作平台Slack,而案件不争议是Slack为《苹果》员工内部使用的程式。根据张的供词,黎智英主持「饭盒会」前,员工会在 Slack上提出问题,其后在「饭盒会」讨论,张则负责记录重点,另一不争议事实,为控方没有管有或存取Slack纪录。辩方律师何俊豪就供称相关Slack 纪录最后由黎女儿登入黎的《台苹》电邮帐户取得。

法官李素兰指,辩方在开审前已获控方充分通知,控方将依赖被告在「饭盒会」上的说话,加上在开案陈词、张剑虹、陈沛敏及杨清奇等高层供词,亦有提到「饭盒会」,控方亦于2022年6月将相关文件送达辩方;另张剑虹作供首日,已提出他获黎要求记录「饭盒会」重点,黎本人是Slack用户及在相关聊天群组中,认为辩方有充足准备文件的机会,在盘问张剑虹前,可获得Slack 纪录,并指辩方应知道,黎不知道Slack是不可能的,直言这是《苹果》员工内部工作沟通方式,重申开审前已有Slack纪录存在,黎是聊天群组参与者一员,辩方不会因法庭拒绝其申请,而使黎无法获得公平审讯权利,强调法庭有责任保障双方,认为不论动机,重召张剑虹的申请明显不符司法公正,因此拒绝辩方申请。

张花近半小时读判词后沉默

控方之后应辩方要求,传召驻守国安处的侦缉警署警长54944黎国勇(译音)出庭作供;黎供称在2021年11月11日被上级、总督察李书权指派,往荔枝角惩教所向张剑虹派发一份有关其申请保释的判词。他称,在早上11时见到张,他先向对方自我介绍,提到探访原因为派发判词,并让张自行阅读,又指对方「睇完又睇,大约20至30分钟左右」,之后把「判词冚埋」没有作声,「个样系谂紧嘢」。

黎续指,当时两人中间有一板相隔,故张看判词时大家只有对望没有谈话,最终沉默大约10分钟,黎首先开腔问张:「你有冇特别嘢呀」;张回答没有,黎称自己跟著再问对方「你真系冇嘢?跟住佢回应我『冇嘢』。跟住我大约就咁问佢,不如我哋倾吓计呀」,又解释因当时为打破沉默,提出「倾吓计」并没有特别原因,并大致聊及张扣留期间的日常生活。

指张剑虹主动提议警员翌日再探望

黎续解释,因张被独立囚禁,平日没有人跟他接触和聊天,张当时谈及自己早餐后会在天台做运动,「佢话多年嚟都有个习惯,就系玩类似太极嘅运动,嗰个运动要站桩,我都唔识嘅,运动完因为都成身湿晒……佢会去冲凉,然后就等候有人嚟探佢」;又指张透露自己为基督徒,有时会有牧师探访,探访后就等候午餐,指对方有讲及收押所内膳食,张亦有定期订购外面的饭,「亦都同我透露佢锺意食啲乜」,称自己没有与张讨论本案证供,也没有邀请张成为控方证人。

黎又忆述,因见倾谈太久,他曾建议张先吃午餐,但张表示不用,解释因午餐会留在监仓,可以稍后食,两人故续倾谈至下午2时45分左右,黎当时向张表示「不如我哋倾到呢度啦」,又指张向他表示「不如你听日再嚟探啦,因为除咗头先讲话朋友同埋宗教探访之外,都冇乜人探佢」。黎完成探访后回办公室向总督察李书权汇报,上级没进一步指示,他于是在翌日再到荔枝角收押所探望张。

黎之后在辩方盘问下补充,上司当时仅指示他向张剑虹派判词,「冇话其他嘢」,亦没有要求他向张解释判词内容,又指自己当时没阅读判词内容,也对此没有兴趣,「因为我一路都冇调查过佢(张剑虹),我唔识佢嘅」。另补充当时曾转交一个啡色公文袋,他没有打开,最后在探访时由张自行打开。法官李运腾就关注黎职级为警署警长,为何委派他而非普通警员。黎就指是其上级的决定,自己没有考究。

否认游说张剑虹任控方证人

辩方就指,黎于2024年2月首次就探访张剑虹一事录口供,当时黎经已知悉张庭上证供,黎回答称「唔啱」,指自己看过新闻但没向同事了解。法官李运腾就问黎是否因新闻对张的证供有大概了解,黎再强调「我净系知道佢作供,法官阁下,我冇去真系了解件事呀」。辩方再指出,不论在证人口供、警员记事册及调查报告,黎都未曾提及与张剑虹倾谈的细节,黎回应指「口供写话倾谈狱中日常,cover晒其实」,惟辩方质疑黎只用「狱中日常」4字总括膳食种类、运动习惯、访客身分等话题,却从未在口供提及这些细节,黎回应「呢个咪就系狱中日常罗」。

他又在盘问下同意,自己当时没有任何理由留下来与张倾谈,但指自己当时正在执行警察职务。对于辩方指他用数小时与张倾谈的真正原因,是游说张成为控方证人,着对方先思考一个晚上,翌日再答覆;黎一律表示不同意。

案件编号:HCCC51/2022

粤语组报道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