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庭】法官多次阻止孙晓岚陈情 「继续活在真相中光明磊落生活」

2024.02.06
【香港法庭】法官多次阻止孙晓岚陈情  「继续活在真相中光明磊落生活」 香港大学学生会前会长孙晓岚。她因涉71冲击立法会事件,被警方以「进入或逗留在会议厅范围」正式落案起诉。
孙晓岚Facebook图片 / 拍摄日期不详

香港占领立法会案其中6名被告,包括港大学生会前会长孙晓岚周二(6日)求情。孙指身为热爱香港的人,投身反修例倡议是「自然而义不容辞嘅事」,表示「未来我将会继续活在真相当中,过光明磊落生活」。孙发言过程中,法官至少5度打断并警告会中止其发言,又指「呢个唔系一个舞台畀你表达个人意见」。案件将在3月16日判刑。

法官多度打断孙发言指其「离题」

孙晓岚由大律师叶青菁代表,叶在裁决当天已表示孙欲亲自陈词,结果在控方不反对下,获暂委法官李志豪批准。孙周二身穿黑衣、束起马尾出庭,手持笔记步向收音咪,先确认声量没问题后,即开始陈词,指案发至今整整4年半,自己终有机会在「认罪制度之中用言语表达自己」,又指留意到大批未成年人士被捕及检控,认为刑事法庭忽视了「Best interest of trial」原则。

不过,法官此时即打断孙,指其求情「离题」,孙晓岚之后继续陈词,透露自己自大学起已关心学童精神健康,在案发前一天,仍出席关注社会事件对年轻人造成精神情绪困扰的记者会,呼吁大众珍惜生命,而在被还柙的250多天,纵感困难重重,她仍一直尽力发声倡议,又装备自己报读课程,自言一直关心时事,积极参与社会事务,而她在2019年修读人权法硕士,深信知识可带来改变的可能,故望尽己所能力守社会珍视的核心价值,继而指身为热爱香港的人,投身反修例倡议是「自然而义不容辞嘅事」,当核心价值面临挑战时会挺身而出。

孙指暴动罪定义宽松 自己纵无暴力亦已干犯

孙之后提及抗争者在主权移交日子进入议事厅叩问政府,惟当谈及本港欠缺真正双普选时,法官再次打断,提醒她「呢个阶段唔系畀你表达政治取向」;孙就解释会谈及认罪原因,称:「我决定认罪,因为了解法律条文字面含义,即使我当日无作出损毁死物、破坏社会安宁,由始至终对人重视,从未使用任何暴力,都干犯定义宽松的暴动罪,喺政权眼中真正嘅罪名,系对民主自由人权嘅追求。」

法官闻言再打断孙发言,并著辩方与其商讨有何内容可在庭上陈述,孙力陈之后有个人反思部分,望法官给予数分钟时间,李官亦打断道:「呢个唔系一个舞台畀你表达个人意见」,法官下令短暂休庭让辩方索取指示;法官之后在再开庭后明言,孙有律师代表,法庭仍容许她亲自表述属例外例子,若孙续发表政治言论,法庭或会终止其发言,「我希望你好好珍惜机会,唔好滥用咗呢个情况」。

孙再陈情指真诚面对自我者不逃避思考,故她从未停止观察、学习及反思,案发当日她没有预谋及组织地进入「中门大开」的立法会,又表明理解法庭非追求历史真相的平台,而自己从未放弃追求公义及儿童权利工作,最后结语道:「我将永远敝开心窗,保持对他人关心,承担代价后早日回归自由、爱我嘅人身边,未来我将会继续活在真相当中,过光明磊落生活。」

辩方望法庭对两记者被告以罚款处理

至于本案其馀被告,黄家豪由资深大律师潘熙求情,指他当时以城大编委记者身份进入立法会采访,接触被示威者损毁的《基本法》小册子只为有更好角度拍摄,没涉任何肢体冲突,但不幸法庭认为他此举违法,力陈黄无意图干扰证物,望法庭采纳「方国珊案」及「叶宝琳案」,以罚款处理黄的判刑;另一被告马启聪的大律师亦望法庭以罚款处理判刑,重申马当天没有参与或领导抗争活动,而读者可透过马拍摄的照片或直播了解当晚情况,也与社会利益相关。

法庭同日亦处理同案另3名被告毕慧芬、罗乐生及沈镜乐的求情,其中辩方同意基于各人认罪日子,只可获20至25%的认罪扣减;庭上又透露,毕慧芬有14项刑事定罪纪录,包括3项暴动罪。其馀同案另8名被告,包括何俊谚、潘浩超、王宗尧、刘頴匡、吴志勇、范俊文、林锦均及邹家成,就会在本月21日求情,各人判刑就订于3月16日进行。

孙晓岚陈情全文:

李志豪法官阁下,
 
本人孙晓岚就涉2019年7月1日于立法会综合大楼内参与香港法例第245条《公安条例》第19条(1)及(2)所列的暴动,有以下陈述。
 
身为一个热爱香港,以香港前途为己任的香港人,投身反修例倡议是一件自然而然、义不容辞的事。有独立理性思考的公民,皆会关心法治与人权发展,并在以上价值面临严峻挑战时挺身而出。我一直被教导关心时事,积极参与社会事务,2019年正修读人权法硕士的我,深信凭知识及真诚的实践,会带来改变的可能,盼在影响香港深远的修例争议中尽己所能,力守社会珍视的核心价值。
 
本案的特殊意义在于,时值政权庆祝主权移交的日子,抗争者进入了昔日曾带来民主幻觉的议事厅,叩问香港政治问题的核心,亦即反送中争议一再揭示的政制缺陷 ── 欠缺符合国际标准的真正双普选下,立法会议员难以制衡及监察行政机关,遑论捍卫市民权利,致使长官意志凌驾一切。人民在运动中展现清晰明确的政治改革诉求和决心,绝非任何政党团体所能动员或操控的结果。反送中运动展开,源于一群高度自发、对香港未来有所觉悟与承担的年轻人,这亦是使缺乏民意授权的政权不安,对一代人穷追猛打的底因。
 
我决定认罪,因我了解法律条文的字面含义 ── 即使我当日实际上没有作出任何损毁死物、破坏社会安宁的行为,并且由始至终基于对人的尊严重视而从未使用任何暴力,我亦已触犯了定义宽松的「暴动罪」。然而在政权眼中,抗争者真正的罪名却是控罪未有明言的:追求民主、自由的思想和意志有罪。我不为我的异见作辩解,因为那是我坚信的价值;但我不希望我的沉默或委曲,令法庭可一再借用当权者的叙事修辞 ── 诸如「黑暴」、「受煽动」等等,将反送中运动的源起、政治性及抗争者的个人独立意志一一封杀。
 
真诚面对自我的人,不能逃避思考和作出判断。这几年间我从未停止观察、学习、理解和反思。我承认在没有预谋或组织事前策划下,自己进入中门大开的立法会议事厅。以非暴力、公民不服从方式抵抗的策略失败,仅唤起了关注,却未有带来更加民主、自由的香港。199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波兰诗人辛波丝卡在其诗作写道:「所有你的、我们的、你们的/日常和夜间事务/都是政治的事务……你说的话,有政治的回音。」虽然法庭常称不作政治判断或评论,但本案的政治性却是无从忽视,于正确与错误之间,违法与否以外,更应有相关「犯罪意图」的道德考量。
 

案件编号:DCCC1124/2022

记者:吴婷康 编辑/网编:毕子默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