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庭】涉7.1占领立法会案 王宗尧等4人暴动罪成

2024.02.01
【香港法庭】涉7.1占领立法会案 王宗尧等4人暴动罪成 2024年2月1日,香港艺人王宗尧就7·1占领立法会案接受裁决。
吴婷康 摄

大批示威者在2019年7月1日占领香港立法会,事后多人被拘控,其中包括艺人王宗尧、轻度智障男青年等6人否认暴动等罪受审,案件周四(1日)作出裁决,王宗尧等4人被裁定罪成,须即时还柙候判。而两名时任网媒记者及城大编委则暴动罪脱,但「进入或逗留在会议厅范围」罪成。

本案共有14名被告,其中邹家成因另涉「35+初选」案,审期与本案重叠,故被分拆处理,其中包括邹在内的8名被告在审前已经认罪;14人将分为两批,其中黄家豪、罗乐生、毕慧芬、孙晓岚、马启聪及沈镜乐将在本月6日求情,而何俊谚、潘浩超、王宗尧、刘頴匡、吴志勇、范俊文、林锦均及邹家成则安排在2月21日求情。另法庭会在其间为何俊谚索取两份精神科报告,以了解判处医院令的合适性,共把14人的判刑押后至3月16日。

至于两名暴动罪脱的记者,时任网媒记者马启聪及城大编委黄家豪,虽然「进入或逗留在会议厅范围」罪成,但续准以原有条件保释。

20240201_马启聪.jpg
2024年2月1日,时任网媒记者马启聪就7·1占领立法会案接受裁决。(吴婷康 摄)
20240201_黄家豪.jpg
2024年2月1日,时任城大编委黄家豪就7·1占领立法会案接受裁决。(吴婷康 摄)

官指王促成、协助或鼓励暴动

暂委法官李志豪周四以书面颁布裁决,就王宗尧的控罪,李官指王审讯时自辩,称进入立法会是把充电器材交予一名不知名记者朋友,惟李官反驳指王当时已知悉立法会遭示威者破坏及占领,警方亦打算清场,故王「没必要以身犯险」,并质疑他为何不找朋友或取得该记者的联络方式,再相约立法会外交收。李官又指,从片段所见,王进入立法会时有记者正采访议员,进入会议厅后亦有数名记者,并把镜头对向他,故他有多番机会把充电器材转交,但却没有这样做,直指王的证供明显不尽不实,形容他「只是在砌词,让他有藉口在立法会出现」。

李官续指,王离开会议厅时曾转身走向一名示威者,与对方拥抱及拍其膊头,指王若一心把器材交予记者,与示威者交谈和打招呼是「多此一举」,认为其举措明显是表达支持及鼓励,又指法庭没忽略其艺人身分,其知名度能引起示威者关注,但同时称王「是否艺人也好、知名度高低也好,或许只是一名无人认识的普通市民也好」,认为分析已可作唯一合理推论,即王宗尧身处现场是促成、协助或鼓励暴动。

被告需以拐杖辅助步行 官指参与暴动有不同方式

针对被告吴志勇,李官裁决指吴曾在会议厅内与其他示威者讨论去留,又曾接受传媒访问谈及「尽量死守」;虽然辩方力陈吴受访时只有记者在旁,没达致鼓励效果,但指示威者可透过直播接收信息,吴最终亦付诸实行留守至最后直至被示威者抬离。而就辩方称其身上没有示威常用装备,又因骨科及神经创伤而走动困难,需以拐杖辅助步行,根本没有参与暴动意图,但李官认为参与暴动可有不同方式,认为被告透过行为言论参与其中,裁定吴是积极参与暴动的一员。

20240201_吴志勇.jpg
2024年2月1日,被告吴志勇就7·1占领立法会案接受裁决。(吴婷康 摄)

被告推倒林郑肖像激起他人情绪

就辩方曾争议被告何俊谚不宜答辩,并传召两名精神科医生出庭,确认何是智障人士,患读写障碍、思觉失调,另会出现幻听。李官拒绝接纳两名专家的判断,认为何在跟警方的录影会面中对答如流,并会纠正警方错处,认为控方专家的结论基础更为稳固及持平,裁定何适合审讯。而从片段所见,何曾冲向主席台把前特首林郑月娥的肖像推倒,认为此一举动能激起在场人士的士气、挑起他们的情绪,让暴动得以持续,因而裁定他暴动罪成。另考虑被告捣乱行为已构成不守秩序,故「进入或逗留在会议厅范围」同样罪成。

20240201_何俊谚.jpg
2024年2月1日,被告何俊谚就7·1占领立法会案接受裁决。(吴婷康 摄)

官指认被告曾冲击立会属积极参与暴动

至于被告林锦均曾争议招认的自愿性,辩方指他一度被扣留在深圳,其间被长时间问话及撰写「悔过书」等,并被内地执法人员及香港警方威吓;李官认为林对警方的指控「全是谎言,不尽不实」,指香港警方已在立法会内检取的盾牌上验出林的掌纹,一直怀疑林曾进入立法会,当林自称没有入内时,警方没有反对其说法,一名警长甚至教他说出自己只在附近逗留一会,认为若警方真要威迫利诱,不何会教他道出开脱说话,故决定对其招认给予全数比重,裁定他是冲击立法会的一员,曾以铁马破坏立法会大门玻璃,走在最前线,又传送物资及与警方对峙,属积极参与暴动,另因故意损毁立法会大楼故裁定他刑事损坏罪罪成。

20240201_林锦均.jpg
2024年2月1日,被告林锦均就7·1占领立法会案接受裁决。(吴婷康 摄)

记协发声明对两记者「逗留议会罪」罪成感痛心

至于时任《热血时报》记者及城大编委记者被裁定「进入或逗留在会议厅范围」罪成,暂委法官李志豪在判词中指,不难理解为何控方听毕证供后,没有就暴动罪向二人指出控方案情,因两人在庭上仔细道出当时在场采访的说法,亦有照片等佐证,基于不能否定两人进入立法会拍摄采访说法属实,故裁定两人暴动罪名不成立。不过,李官续指,当日城大编委记者在未经准许下,触碰示威者撕毁的《基本法》小册子,并拿起拍摄,行为明显是不守秩序,亦不接纳《热血时报》记者声称不知立法会已发出红色警示的说法,质疑被告是试图隐瞒,从而选择不遵从指示,故裁定两人「进入或逗留在会议厅范围」罪成。

香港记者协会周四下午发声明,对裁决感到非常痛心,指事件显示记者在工作期间受到法律检控的风险,又指《基本法》第27条订明「香港居民享有新闻自由」却毫无实际保障,忧虑案例会进一步窒碍记者的采访工作。

案件编号:DCCC606-610/2020、DCCC1069/2020、DCCC259/2021(已合并)

记者:吴婷康 编辑/网编:毕子默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