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案】李宇轩跟陈梓华曾讨论成立流亡政府 早预期无论是否有犯国安法均会被捕

2024.04.09
【黎智英案】李宇轩跟陈梓华曾讨论成立流亡政府 早预期无论是否有犯国安法均会被捕
粤语组制图

「黎智英案」周二(9日)续审,踏入第56天审讯,控方「从犯证人」李宇轩第13天作供,控方主问阶段进入尾声。李宇轩今作供称,在国安法通过后,香港已进入有政治迫害的环境,情况已经够差,所以他曾跟陈梓华讨论推举一个公开身分的「枱面人」,离港成立流亡政府,并继续进行国际游说。他在庭上又透露,在黎智英被捕早上,李宇轩曾跟陈梓华讨论去留问题,陈强调自己作为领袖必须留守到最后,而李宇轩就在法官问及下指,预期自己无论是否有触犯国安法,政权「都会搵到方法嚟拉我」。

讨论离港成立流亡政府 最终没有结论

控方周一(8日)曾展示在国安法生效后,李宇轩跟陈梓华的对话讯息,双方曾就是否转战「枱面」作讨论;李宇轩今就对话背景补充,透露他跟陈梓华当时讨论有关重光团队(SWHK)、国际及社运形势的议题,结论是香港的社会运动出现瓶颈期及权力真空问题,因而讨论是否能推举一名「枱面人」以继续进行国际游说,并为运动提供动力。而除李宇轩外,曾被讨论的人选还包括梁颂恒、陈浩天、郑文杰、梁继平、黄台仰、本土民主前线及学生动源成员。

法官李运腾就追问陈梓华为何不提议自己,李回应指陈有提出但最后收回;相关对话纪录亦显示,陈一度表示愿意做「枱面人」,但随即指「唔系喎……仲有本记(本民前)嗰班问过未」。法官李运腾又关注,对话曾提及流亡政府,问是否属认真的讨论。李宇轩就确认,他们曾一度考虑在「枱面人」离港后成立流亡政府的可能性,但最终没有结论。

法官李运腾追问,当时国安法已通过,李知悉相关条文,为何仍考虑公开身份?李就回应指,因如果不站出来,香港仍会被中国共产党控制的香港政权统治,「所以已经跌落去一个有政治迫害嘅环境入面,即系已经够差」;李又同意,是在此背景下考虑成立流亡政府。

陈梓华指作为领袖须留守到最后

控方之后展示在2020年8月10日早上、即黎智英被捕后,李宇轩跟陈梓华间的对话讯息纪录,李指有「组员」问及「因为肥佬黎出咗事」,是否需把陈踢出通讯群组,陈就回覆不需要。讯息续显示,李宇轩当时表示,黎智英「出事」时有人劝说他及陈离开香港,陈梓华就回应「你知道吗?作为领袖,我必须留守到最后(you know as a leader I have to be the last one standing)」,又反问「走走走,我若离开,谁来带队?」的问题。控方就追问李,陈所指是要带甚么队?李指是陈带领的其他队伍,又指自己并非陈「带队嗰啲队嘅成员」。

控方又问到李及陈两人最早何时开始讨论离开香港,李指这不是一个特别话题,在国安法生效前后均有讨论,「耐唔耐就会倾」,形容是「好似晏昼食饭食咩呀咁嘅level嘅topic」,讨论内容主要是离港的正反观点,如「走嘅话做咩好」。法官李运腾就问李,当时是否已预期自己会因国安法罪行而被拘捕?李指他预期自己无论是否有触犯国安法,政权「都会搵到方法嚟拉我」。

控方又展示,陈梓华在黎智英被捕的同日下午发出最后两个讯息,分别是「兄弟,让我留在这里—我们不可以再承受国际线再损失一个人(Brother, leave me here - we can’t afford one more lost in international line.)」及「有些商人和政客正在与Jimmy撇清关系(Some businessmen and politicians are cutting ties with Jimmy)」,李确认两项讯息发出时他已被捕,且正被警方搜屋中。审讯明日继续。

案件编号:HCCC51/2022

粤语组报道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