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案】陈沛敏:黎智英支持民主自由 还押前没提改报道方向

2024.02.26
【黎智英案】陈沛敏:黎智英支持民主自由 还押前没提改报道方向 审讯踏入第32天,控方展示黎智英在2020年8月被捕后获释,《苹果》翌日的头版报道,标题为〈黎智英羁留室感悟 「坐监都拣呢条路」〉。
粤语组制图

「黎智英案」周一续审,《苹果日报》时任副社长陈沛敏续作供,控方展示黎智英在2020年8月被捕后获释,《苹果》翌日的头版报道,标题为〈黎智英羁留室感悟 「坐监都拣呢条路」〉,陈确认报道中引述黎在公司向员工发言时的说话,包括称:「性格决定咗我嘅命运,咁我接受我嘅命运……我从来冇考虑过!」陈又确认黎由获释后至同年12月底还押前,没说过要改变《苹果》的报道方向,同时亦确认自己基本上跟从黎的意见工作,解释因黎是老板及「比较强势作风」。而陈亦表示,她认同黎支持的民主自由价值,但对于具体的方法、路线等,「又唔觉得我系每次都认同」。

确认报道内容引述黎向员工发言

审讯踏入第32天,陈沛敏穿上蓝色外套从特别通道进入法庭续在证人台作供,接受控方主问。控方展示《苹果》于2020年8月14日刊出的头版报道,标题为〈黎智英羁留室感悟 「坐监都拣呢条路」〉,内文中提到黎智英在被捕及获释后,返回壹传媒大楼及向员工表示「一切继续」及「《苹果》一定会撑落去」,陈确认自己当时在场,黎曾向员工发言,说过包括:「自己去到今日嘅地步,甚至乎坐硬(监)都唔定,如果知道有今日,会唔会做我以前嘅嘢呢?」、「我谂我都系唔会变,我都系会行返呢条路」、「就算𠵱家瞓喺地下、将来瞓喺监狱,whatever,我都系会拣呢条路」及「性格决定咗我嘅命运,咁我接受我嘅命运,等如我接受上帝嘅祝福一样,我以后唔使惊;系咪要重新考虑?我从来冇谂呢样嘢,使唔使脚软呀?我从来冇考虑过!」等说话。

控方之后问陈,黎于2020年12月开始被还押,由他获释至被还押前,有否说过《苹果》报道角度需作改变?陈表示「没有」,又称自己基本上是跟从黎的意见执行纸本工作,并在追问下解释,因黎是老板「同埋佢都系比较强势嘅作风」。

控方随后问及陈当时是否认同黎的政治立场,陈回应,若讨论较宏观、基本的价值,她认同黎支持的民主自由,惟补充指如涉及到具体用的方法、路线等,「我又唔觉得我系每次都认同」。

8.31太子站报道角度 与黎智英对「警暴」看法相关

控方又重提「一人一信救香港」运动,指陈沛敏曾向黎表达意见但不获接纳,问她最后是否有执行相关纸本工作;陈回答时解释,「一人一信」非以新闻或评论方式刊出,形容当时是「当一个广告版面去处理」。

控方再展示2019年8月《苹果》标题为〈民阵吁8.18上街 良知晒冷〉的报道,问陈在报道中提供游行主题、时间及路线是否《苹果》惯常做法;陈回应,若主办方召开记者会作公布,报道就会跟从主办方提供有关资料;控方再追问报道中提供相关资讯的目的,陈就称:「畀读者知道」。

另外,控方又就2019年9月1日《苹果》头版报道〈港铁大搜捕 酿元朗恐袭2.0 速龙无差别殴市民〉问及陈《苹果》对8.31太子站事件的报道角度,陈表示,是质疑警方当晚是否有使用过份武力;控方再问有关角度,是否与黎智英对「警暴」的看法相关?陈表示「可以话有」,解释黎认为「警暴」违反公义,而当晚不同短片拍到警方在车厢内,有市民被打的情况,「所以我哋就用咗A1嚟报道」。

法官李运腾就关注,陈指是「质疑」,但报道标题是陈述警方使用过份武力,非提出问题,陈就确认报道标题为陈述句。李官在控方展示文章期间又问及陈,指黎的意见有多大程度影响《苹果》编采?陈解释,若黎很重视一单新闻,有时会明确指示「做到最大」,或转发相关新闻稿。

《苹果》报道提制裁名单 实引述《彭博》

控方其后再展示《苹果》2020年7月16日头版报道,标题为〈「自由被剥夺 与大陆无异」 特朗普撤香港特殊地位〉,指版面另一文章〈特朗普留后著 随时扩打击面〉没如其他报道提及资料来源,又重提黎曾向陈发讯息,提议制作「shit list」,问及讯息与有关文章是否有关连。陈同意文章没提及资料来源,惟解释因头版主文章中,相关制裁名单引述自《彭博新闻社》,配稿只是记者对名单的分析。

法官李运腾就追问,黎当日讯息的意思是表达关注,或要求她提供名单?陈指按其记忆,黎用的字眼是「提供」,惟她发现并没有可能建议有关名单,而《彭博新闻社》的报道,就称他们掌握部分名字,直言「咁我哋去引述Bloomberg嘅报道系冇问题㗎」。

黎智英还押后《苹果》头版刊声明 陈沛敏称由其授意刊出

控方在下午审讯中,又问及《苹果》对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报道角度,又展示2020年8月21日报道〈特朗普:黎智英是勇敢的人〉,陈解释内容取自特朗普在公开记者会的发言,部分外媒也有报道,并确认提及黎在Twitter感谢特朗普,表示「香港无自由就不会成功」。

控方又展示群组对话,显示时任社长张剑虹曾转发多篇台湾《苹果》有关拜登儿子的独家调查报道,表示「我们可尽快翻译」,并追问香港《苹果》对拜登的报道角度。陈忆述张剑虹曾转达黎批评国际版对特朗普过于「批判」,但有关拜登及其家人的丑闻「唔够做得大」,于是她便向国际版了解,引述国际版当时解释,美国小报和社交媒体上对拜登丑闻的报道不是太全面,故没有选用;她之后向张剑虹解释,惟直言之后国际版也有压力,在处理特朗普及拜登的新闻时,比重可能因应黎的要求调整,「但我觉得当时基本上都系跟返新闻原则做」。

控方亦展示黎在2020年12月还押后《苹果》刊出的头版报道〈涉违租契 国安官禁保释 黎智英成政治囚徒〉,并问及头版底部声明「《苹果日报》告读者书:我们不会认命」是否由陈撰写。陈回应不确定由谁人执笔,但确认是她授意刊出,形容声明是「一个表态」,亦是她的意思。

控方又展示《苹果》在陈沛敏于2021年6月被捕后刊出的访问,提及她与《壹周刊》退休社长杨怀康探监过程,陈确认文中曾引述黎在狱中的说话;至于黎是否有说其他事情?陈回应:「佢咪觉得香港情况变坏咗好多罗」,但没谈及与报道相关内容。

此外,陈沛敏亦确认黎智英被还押后,她续按黎的意见执行工作,解释当时张剑虹为其上司,「佢冇指示我做另一个方向,咪按返一路以嚟或者张生畀我嘅指示嚟做」。法官李运腾就关注黎智英被捕后《苹果》编采政策有否改变;陈忆述,编采高层曾讨论一些字眼「应唔应该用」,张剑虹亦提醒报道制裁要较谨慎,但她不确定黎被捕后有讨论其他做法。

案件编号:HCCC51/2022

记者:吴婷康、程文 编辑:温晓平 网编:池焕衡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