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案】陈沛敏供称黎指示透过报道「吓坏生意佬」

2024.02.05
【黎智英案】陈沛敏供称黎指示透过报道「吓坏生意佬」 前《苹果》副社长陈沛敏以第二名控方证人出庭。
粤语组制图

「黎智英案」周一(5日)续审,前《苹果》副社长陈沛敏讲述《苹果》编采流程。另陈指对罗杰斯(Benedict Rogers)无甚认识,后来香港监察成立,罗杰斯就联络并向她发新闻稿。此外控方就多篇《苹果》报道提问,陈确认黎指示「吓坏那些生意佬」,《苹果》就刊出政治文章提及「商界上街」。

形容执行总编辑林文宗为「副手」

黎智英周一在进庭后,先后微笑及以飞吻向家人打招呼。控方代表、助理刑事检控专员张卓勤继上周五(2日)后,续向第二名「从犯证人」、《苹果日报》前副社长陈沛敏主问,续问及《苹果》每日内部编采流程运作情况。

陈沛敏解释,《苹果》每天下午2时半会召开「锄报会」,由各部组代表轮流讲述对当日出版的整份报纸之意见,当中包括新闻角度、新闻图片选取、及比较其他报章是否有遗漏等,她跟执行总编辑林文宗会在会议尾声总结内容。控方就问及陈跟林两人角色的分别,陈形容林「可以话系我副手」,指自己因健康理由不能过长时间工作,故晚上8时就会下班,而林文宗会「守到报纸出版最后时间」,亦在她休假时接手其工作。法官李素兰就关注《苹果》每晚何时印好报纸;陈回应理想是午夜12时前开机列印,但有时或有阻碍,惟直言是愈早愈好,因在凌晨2点左右已可在旺角开卖。

陈之后续指,每天「锄报会」后约下午3时会召开「初会」,同由各部组代表出席,就翌日见报的重要新闻作汇报、跟进及提问,出席同事包括采访主任及副总编辑,会上并会挑选翌日的头版新闻,又会在交流给给予意见,以判断「有咩角度比较紧要,有咩要问多啲」。

因公司IT政策故用工作社交平台Slack沟通

陈又指,每日下午5时就会召开「编前会」以跟进「初会」内容,并挑选头版新闻及决定版位,惟由于至报纸截稿前仍有很多新闻发生,又或新闻出现新变化,已决定的版面亦会有所改变,甚至若晚上才发生值得登上头版的大新闻,「我哋会改过晒佢」,而若在她已下班后才更换头条,林文宗就会通知她,但如只是其他港闻,林则不一定知会,并在法官李运腾提问下确认自己职级较林高。

控方之后问及《苹果》电子版内容由谁负责及总编辑罗伟光的角色问题;陈指罗会参加「锄报会」,惟不一定出席「初会」及「编前会」,除非当日新闻「好大」,网上版与报纸版需作协调才会参加会议,另罗会给予意见,但强调罗非常忙碌,「有时佢嚟唔到,都会照开个会」;控方又问及罗参与「锄报会」的次数,陈回应罗出席「锄报会」每周约3至4次,而出席「初会」就较「锄报会」少,重申视乎是否有大新闻,对方才会出席。至于罗曾否出席涉及《港区国安法》相关的新闻会议?陈回应,国安法属大新闻,而由酝酿到实施有一段时间,记忆所及罗亦不会每日出席「初会」。

陈之后在控方提问下确认,会使用手机通讯程式与不同人包括张剑虹、罗伟光、林文宗、杨清奇、冯伟光及黎智英等沟通,另公司亦设内部电邮及工作社交平台Slack。法官李运腾关注为何在Email、WhatsApp以外,仍要使用Slack?陈就直言是跟公司政策有关,「(公司 IT 部)无端端全公司啲人都用,无啦啦搞内部通讯方法,其实我都唔知点解」,又指不仅《苹果》员工,还包括壹传媒员工亦有使用,而当时公司鼓励同事使用,如涉及多人通讯时会在当中留言,但同时直言:「我其实就唔特别锺意用Slack」。

指「香港监察」及罗杰斯立场「比较批判」

控方又在庭上展示黎智英跟陈沛敏的WhatsApp对话讯息,黎于2017年10月向陈发讯息,透露自己刚同Ben Rogers(罗杰斯)晚饭,指对方「刚与一些MP成立了HK WATCH维护香港自由」,他向对方表示如有需要传媒帮忙可找陈,并给了对方陈的联络;陈就回覆称「收到」及「份内事」。

陈供称,此前她对罗杰斯「冇乜认识」,指据黎说法,罗杰斯与一些英国国会议员成立了一个新组织香港监察(Hong Kong Watch),主要就香港的自由人权状况发表意见,而她后来跟罗杰斯的联络,通常是对方向她发送有关「香港监察」成立的新闻稿。

控方之后显示陈跟罗杰斯间的对话讯息纪录,包括罗杰斯向陈作自我介绍及公布香港监察成立,陈就回应称「Thanks. We will follow up(谢谢,我们会跟进)」;另相关新闻稿曾提及罗杰斯被拒入境香港,控方就问《苹果》是否有作报道,陈回答「应该有」,而控方就展示《苹果》一则相关网上新闻,显示报道报道了罗杰斯被拒入境,又指《苹果》当年选了对方为年度人物,陈确认均属《苹果》报道内容,惟不记得罗杰斯被选为年度人物,也不清楚罗杰斯为何成为「年度人物」。陈沛敏之后在控方提问下,形容「香港监察」的立场是「比较批判」,而相关描述适用于罗杰斯本人。

「彭斯晤陈太」大做除具新闻价值亦因「黎生佢话做大」

控方另展示黎向陈发送美国媒体《 Washington Examiner 》的报道连结,内容涉及2019年3月政府宣布修订《逃犯条例》时,美国前驻港领事唐伟康同年2月27日发表的演说,指2019年对香港是「不幸的一年」,而相关报道标题为「US, Beijing trade barbs over Hong Kong autonomy」,黎并指示陈「请做大」。

陈当时回覆黎,指《苹果》在演说发表翌日已在A2刊登一整版内容,惟仍称「明天见报会继续」。陈庭上解释,A2仅次于头版故可算已是「几大」,相信黎本身没为意已刊出A2版,故黎之后回覆「好的,我不知道,对不起」。法官李运腾就追问,既然新闻已刊登可说是「旧闻」,问陈为何不提出疑问或拒绝黎的请示。陈就指,是以较婉转方法向黎表示「已做大咗」,惟觉黎重视该新闻,故会看看如何跟进报道,不代表打算重复内容,但可跟进例如舆论对演说的新回应,亦承认黎的意见对编采有影响。

控方之后展示《苹果》一则于2019年3月刊登的A1头版新闻,标题为「彭斯晤陈太 关注港人权 学者:高规格接待向京施压」,另配稿题为「主导对华政策 港问题或成中美角力战」,以及展示黎及陈之间的讯息纪录,显示黎于2019年3月23日向陈转发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跟美国时任副总统彭斯会面的照片,并称要把该则新闻「做到最大效果」。陈确认当时被指示把该新闻「做到最大效果」,故已把新闻「放喺显著位置,篇幅做大啲」,并确认有关新闻照片由公民党提供。至于为何把该新闻定为头条,陈就指除认为该新闻具新闻价值,亦承认跟「黎生佢话做大」有关。

黎赞「今日头条做得好好」再称陈当日副刊文章画龙点睛

控方之后显示黎及陈间于2019年3月30日的讯息纪录,提到记协及「我们」会跟进《逃犯条例》;陈指黎当时欲跟记协执委讨论《逃犯条例》对新闻业的影响,惟没有执委联络方法,故指示自己联络对方,而记协执委内部当时对是否赴会有不同意见,对会否出席会面未有定论,故她向黎转述记协一方之回覆。

控方另又提及一篇于2019年4月1日刊出的《苹果》报道,题为「黎智英:倘修例传媒冇得做」,当中首段提及「壹传媒集团创办人黎智英昨日也有上街,直言今次修例『惨过23条(立法)』,一旦通过香港将连仅有新闻自由也会消失」;控方问陈为何黎把《逃犯条例》与23条比较,陈回应指黎认为《逃犯条例》最终可能会针对一些政治检控,又指黎的言论偶然被加入报道中。陈另确认,相关报道准确记录了黎的发言,法官李运腾就追问如何确保准确;陈就指记者通常作直接引述时,「会听番个录音再写番出嚟」。

控方之后展示相关报道刊出后,陈与黎间的对话,黎称赞「今日头条做得好好」,同时提供意见称「只是没有说做大陆新闻分分钟被视为揭露国家机密,和批评中国政府文章会被标签颠覆国家安全等罪名,但很好了,请继续做在大陆做生意的香港商人面对的危险,吓坏那些生意佬让建制派不敢造次。谢谢。黎」,而陈就回覆指「商界有票,所以政府才稍微让步,如果他们反对,政府就没戏唱了」;黎再回覆:「对,对付这些怕死鬼可能是我们绝招。谢谢。黎」,其后又称:「沛敏,你今日文章画龙点睛,写得真好。黎」

法官李运腾就关注黎指「做得好但不完整」及「请继续」的意思;陈解释,黎应认为没有重点做大相关重点,而令其隐没在报道文章中,并希望《苹果》多报道商界担心《逃犯条例》的意见,又指她视黎所提出为一个指示。至于黎提及陈的文章「画龙点睛」,陈就指是其在副刊撰写的专栏「堆填生活」。

不能确定黎的指示与政治专栏文章内容是否有因果关系

控方另展示《苹果》文章「西环集中营:集结商界 专业人士 7.1上街」,陈指属「西环集中营」专栏文章,以共享笔名「季陶」撰写,背后执笔者来自政治组不同同事,内容涉及政治及较八卦消息,因文章非新闻,故不会在「初会」及「编前会」等认真讨论,自己亦很少「直接睇」,多由林文宗检视,不会负责该专栏内容。控方就指黎曾向她表示「继续做在大陆做生意的香港商人面对的危险」,问陈有否把黎的指示传给同事;陈回应指应有传给报纸版同事,但不肯定有否传至网上版同事。

至于该篇文章,当中指「有民主派人士称,现时各个界别反修订《逃犯条例》的人已越来越多,特别是商界及专业界,但碍于北京及林郑政府秋后算账,大多不敢公开表态,他们正研究如何集结这些力量」,控方问及与黎的编采指示是否有关,陈回应应曾跟同事讲述要多关注商界对条例的意见及担心,但不知该文章是因其所转达意见有关,还是有民主派人士向同事透露相关消息,同意自己不确定黎的指示与文章是否有因果关系,难以肯定文章是因指示还是巧合。

控方最后就林荣基离港到台湾一事展开提问,提及黎智英指示访问铜锣湾书店前店长林荣基的信息,陈忆述黎当日清晨时候,发了数十个讯息给她,她起床阅读讯息后,即与罗伟光联络,对方告知她电子版同事已在跟进处理,并准备上载电子平台,她稍后回公司再处理纸版,最终报道成为翌日头条。陈又指「记得张剑虹都好紧张呢单新闻」,又指张当时身处台湾,与台湾《苹果》同事访问林荣基,并由她决定把报道放在 A1,解释除报道本身有新闻价值,提供相片的相关人士,亦要求「独家相」放在《苹果》头版刊出才愿意提供照片。

案件编号:HCCC51/2022

记者:吴婷康 编辑/网编:毕子默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