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领运动九被告全罪成 法官听取律师求情后判刑

2019-04-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4月9日,占领运动九子被判罪成。(路透社)
2019年4月9日,占领运动九子被判罪成。(路透社)

「占中三子」戴耀廷、陈健民和朱耀明,以及另外六名占领行动参与者,被控「煽惑他人作出公众妨扰」等罪,九名被告被裁定部分或全部控罪罪成,法官宣读裁决时强调,公民抗命虽是香港认可的概念,但并非抗辩的理由,法庭周三(10日)会继续听取求情,案中各人获准以原有条件保释。(覃晓言报道)

占中行动三名发起人戴耀廷、陈健民及朱耀明,以及另外六名被告,包括立法会议员陈淑庄、邵家臻等人、分别被控以一至三项控罪,周二(9日)在西九龙裁判法院进行裁决。

「占中三子」戴耀廷、陈健民和朱耀明各面对三项控罪,其中在中环「串谋作出公众妨扰」,法官陈仲衡颁下多达278页的判词解释,指三人早于2013年提倡以「公民抗命」违法「占领中环」,以争取普选特首,当时不构成罪行。

至2014年9月28日凌晨,三人宣布展开占领行动,虽然地点和时间与当初计划不同,但已构成串谋作出公众妨扰,于毫无合理疑点下被证罪成。

戴耀廷早上抵达法院时称,无论是否被判刑,都会继续争取民主。

戴耀廷说:来到见到如此多支持者的时候,感觉到很兴奋,今天无论结果如何,我相信与我一起的很多朋友,我们也会继续坚持下去,争取香港的民主。

第二被告陈健民则指自己心情平静。

陈健民说:我仍然心情很平静,我仍然相信爱与和平的力量。

而全部九名被告被控「煽惑他人作出公众妨扰」,判词指有证据显示,当中八人曾在场呼吁示威群众占领道路,但未有证据显示朱耀明在场,仅朱耀明一人脱罪。

法官在宣布裁决时表示,「公民抗命」是香港认可的概念,但并非刑事控罪的抗辩理由,若有人相信在占领行动后,政府会在一夜之间作出让步,推出三人属意的普选方案,是天真的想法,三人用了错误尺度去衡量社会分裂的程度是否合乎比例,有关行动亦严重到超越《基本法》对和平集会的保障。

法官又重申,今次检控并无打压和限制「公民抗命」及人权,不会造成寒蝉效应。

法官下午听取部分被告求情,代表「占中三子」的资深大律师麦高义指,「占中三子」以和平非暴力形式「公民抗命」,不会要求社会服务令作刑罚,又指三人曾计划与政府商讨结束行动,但当时的情况已非他们所能控制。

麦高义又称,戴耀廷及陈健民都不会向法庭交求情信,基于朱耀明有严重健康问题,两人唯一要求是希望法庭不要判朱耀明监禁。

朱耀明在庭上亲自读出陈情书,指自己在被告栏作最后陈辞,看似极其荒谬和讽刺,甚至被视为神职人员的羞辱,却是他一生牧职最高峰时刻。他又称,自由及权益必须通过有人牺牲和受苦,才能获得,他们三人对发起占中运动无悔无怨。

代表邵家臻的资深大律师彭耀鸿则指,在警方施放催泪弹后,邵家臻曾多次劝喻示威者离开,希望法庭只考虑他在9月27、28日的行为。

四人完成求情后,法官宣布休庭,周三(10日)再听取另外五名被告求情,各人继续获准保释。

本身是资深大律师的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向本台表示,《普通法》罪行最高刑期为七年,因该案前无先例,法官会考虑各方因素及求情理据才决定。但案中的妨扰罪,有类似刑罚较轻的控罪,以控方的检控来看,意味著量刑可能以三年起跳。

汤家骅说:公众妨扰罪其实是有其他相近成文法的罪行,例如简易刑事罪行条例,以及公安法,在简易刑事罪行条例下,妨扰公众或妨碍公众,最高刑罚为三个月,在公安法下,妨碍公众罪行最高刑罚是三年。控方现在采用一种以普通法的罪行去控告,很明显是显示到控方觉得刑罚可能是比三年为高,或者最少三年,至于法庭会否同意,就要视乎法庭听取求情后,怎样去看这件事。

汤家骅又称,今次裁决对表达言论行动划下界线,即言论自由不能凌驾一切。

汤家骅说:言论自由呢,当你损害到他人权利,或者危害国家安全或社会安宁时,已经不是一种自由,所以法官今次界定了,今次的行为超越了言论自由的范围,是得到合理的法律制裁。

汤家骅续分析,目前有三个法律争论点可作上诉,包括妨扰罪的定义及是否适用于此案、妨扰罪本身是否合宪,抑或违宪,及如何理解煽惑他人煽惑公众罪的定义。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