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世袭贫穷引共鸣 《上流寄生族》黑色幽默拒绝宿命与绝望

2020-02-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有评论指《上流寄生族》讲述贫富悬殊问题,成功引起了世代的共鸣。(Courtesy of NEON + CJ Entertainment)
有评论指《上流寄生族》讲述贫富悬殊问题,成功引起了世代的共鸣。(Courtesy of NEON + CJ Entertainment)

韩国电影《上流寄生族》(Parasite)成为奥斯卡史上首部获得「最佳电影」的外语片。熟悉韩国流行文化的学者锺乐伟表示,电影带出的不单是贫富悬殊,更是贫穷世袭化,有钱垄断化等,全世球年轻人所面对的宿命,因此题材成功引起了世代的共鸣。有香港影评人就认为,《上流寄生族》获得奥斯卡四个大奖,还反映亚洲文化,对西方社会已带来冲击。(胡凯文 报道)

韩国电影《上流寄生族》(Parasite)(台湾译︰《寄生上流》)顾名思义,讲述一个贫穷家庭,如何靠诈骗、走捷径接近上流社会的故事,以黑色的幽默、写实地反映贫富差距引申的人性与人生百态。

影评人纪陶向本台表示,该电影的拍摄手法及戏剧结构,有西方大片的功架,电影早被看好拿下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再下一城,拿下「最佳电影」,纪陶认为是传达了一个时代信息,就例如前年的《我的超豪男友》(Crazy Rich Asians)在荷里活带来有很大的回响一样,反映亚洲的文化对西方社会带来的冲击。

纪陶说︰今次它能够拿下最佳电影,更明显你会看到他们会觉得亚洲文化里面,有很多问题,很多社会的问题,或者那种看法,对西方或者美国的文化带来很多反思。譬如家庭上流以及低下层,大家那种思维有分别。(该电影)那时在香港上映时,大家都看很深的意思,以及对于对贫富悬殊、以及在社会里面集体的想法,非常之有城市感,与香港的观众没有隔膜。

纪陶又说,韩国电影在近二十年发展中,开始掌握到国际主流电影的手法,制作了很多涉足逆权运动如「光州事件」的电影,民间不能宣之于口的不满,透过电影表达出来,可见「创作者的良心」。

香港中文大学社会科学院全球研究课程助理讲师锺乐伟表示,该电影不但在宣传上的铺排花了很多心思,亦掌握到西方电影市场的需求,更重要的是它成功引起现今世代的共鸣。

锺乐伟说︰这类型的题材,我估十年前拍摄,大家「针未有刺到最痛的部位」,你问大家明不明白,大家都会明,但是不会那么普遍地明白该电影表达甚么。但近几年之间,全世界的情况都一样,不只是贫富悬殊问题,就连那种贫穷是世袭化,有钱是垄断化,变成了不单止是亚洲问题,而是全世界不同地方,欧洲又好、北美都好、南美洲都好,其实基本上所有年轻一代的人都已经面对这个社会状况。

锺乐伟又表示,放眼香港时下年轻一代,可能正如该电影的主角般,要面对蜗居、难以向上流动的绝望状态,不是香港年轻人不努力去争取去改变,而是发觉自己的出生已经决定了你是甚么阶层,那种宿命的状态亦令香港人很有共鸣。

《上流寄生族》由韩国导演奉俊昊执导,耗时6年打造了一个集黑色幽默、惊悚悬疑等手法于一身的剧本,在第 92 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一举勇夺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原创剧本以及最佳外语片四大奖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