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民主先生」李登辉逝世 中方曾批台首位民选总统「隐性台独」

2020-07-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在台北,台湾前总统李登辉在周四(30日)傍晚因病逝世,享年98岁。李登辉被称为「台湾民主之父」,台湾民众叫他「阿辉伯」,美国《时代》杂志赞誉他是「民主先生」,而北京就叫他「台独之父」。他是首位访问美国的台湾在任总统,他留给世人的警世名言是「民之所欲、长在我心」(I do it with the people in my heart)。(郑崇生/胡凯文/马立克 报道)

李登辉出生及成长于日本殖民台湾时期,是台湾本省籍的政治菁英。1988年,接替离世的蒋经国就任台湾总统;1996年在台湾首次民主选举中,成为台湾首位民选获胜的总统。主政12年,促成台湾和平政党轮替。任内曾以台湾总统的身份,在1995年访问美国,并在母校康奈尔大学,以浓重的日本腔英文发表《民之所欲、长在我心》(Always in My Heart)的演讲,期间提出「中华民国在台湾」的国家定位,道出西太平洋上一个经济起飞后、从威权将转型为民主直选总统的国家,想和世界交朋友。

李登辉曾抛出「追求以民主、均富统一中国」的论述,及在卸任总统前提出「两国论」。他的政治取态牵动台湾本地以及台海两岸格局。「民之所欲、长在我心」(I do it with the people in my heart)

,则是李登辉留给台湾与世人的警世名言。

前六四学运动领袖王丹向本台回忆,他在 2013年1月22日,在台湾与李登辉进行长达二个半小时的面谈。王丹说,那时李登辉已经是年逾90岁的老人,但精力非常旺盛,身体非常好,见面原定一个小时,但李登辉当时兴趣浓厚,一谈就谈了2个多小时。李登辉给王丹留下的深刻印象是他手不释卷、博闻强记,从禅宗到量子力学,从明治维新到奥巴马的政绩,都淊滔不绝。

王丹说:我们会见没有想到延长两个小时,我们本来是不超过一个小时的,是他自己要一直讲一直讲,他自己谈兴甚浓。记得临走的时候他拉著我的手说,「我九十二岁了,已经 不怕死了,现在最挂念的还是台湾的民主化。」我记得会谈的时候,他头脑非常清醒,每聊到一个主题,他就让他的办公室主任王燕军,拿一个相关的书给我,我最后抱了十多本书回家。

王丹又说,李登辉对中国的民主化进程非常关注,并且以台湾的民主化经验,鼓励王丹为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做贡献。

王丹:在会见中他其实对中国的民主化非常的关心,也提了很多的问题,也拿台湾的民主化经验鼓励我。李登辉先生是一个真正的政治家,他的政治生涯也跌宕起伏,当然也充满争议,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就是他一生主导的台湾民主化转型。被称为民进革命。这已经成为全球民主转型的一个典范。

李登辉一生充满传奇色彩。年轻时曾加入共产党。从政后受到蒋经国赏识及提拔。

1995年李登辉的访美,打破了台美断交17年以来台湾最高领导人访美的禁忌。北京及华盛顿的行政部门对这位「民主先生」的美国之行,其实顾虑甚多。中华民国前外交部长钱复在回忆录中曾经写到,李登辉到访美国土地,其行程安排,美方极力管制,包括取消原订演讲后的记者会。美国在台协会(AIT)前理事主席白乐崎生前也曾在回忆录中说,对美国国务院而言,李登辉可说是台湾政治人物中首位「麻烦制造者」。美国的行政部门一路反对李登辉访美,但是台湾成功运用美国国会与民间力量,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Bill Clinton)终于开了绿灯,发签证给李登辉。之后,引发北京强烈抗议。而李登辉曾多次说过,成功访美是他个人一小步,却是中华民国的一大步。

就在李登辉访美后的一年,中华民国在1996年举行总统首次全民直选。中共以台海导弹危机胁迫台湾人民的自由选择,美国派出两艘航空母舰战斗群巡弋台海。台海导弹危机也引发台湾在大陆的情报人员曝光,国军少将刘连昆被中共处死。

除了外交,李登辉在台湾顺应民意催化民主,有「台湾认同推手」之称。1999年7月李登辉卸任前接受德国之声访问,表明两岸是「特殊的国与国关系」(简称:两国论),大陆方面批对李登辉是「隐性」推动台独。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