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见多国外交官 黄琦母亲再被警察困守家中

2019-02-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2月13日,蒲文清(左二)与黄琦新代理律师张赞甯(右二)、重庆维权人士陈明玉(左一)、胡贵琴一起,到看守所要求会见黄琦被拒。(吴亦桐提供)
2019年2月13日,蒲文清(左二)与黄琦新代理律师张赞甯(右二)、重庆维权人士陈明玉(左一)、胡贵琴一起,到看守所要求会见黄琦被拒。(吴亦桐提供)

「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的案件,在一个月前秘密开庭后没任何进展,而黄琦母亲蒲文清与律师、声援人士再到看守所会见被拒,她与西方国家五名外交官会面后,当晚有十多名国保特警等闯入黄琦母亲家中,传唤声援人士并驱离律师。目前四名人员已进驻蒲文清家贴身看守。(吴亦桐 / 覃晓言 报道)

黄琦案秘密开庭后,母亲蒲文清再次为救子奔波,新聘江西维权律师张赞宁担任黄琦的辩护人。在刚过去的两日,蒲文清与张赞宁、重庆维权人士陈明玉、胡贵琴一起,先后到看守所、法院和检察院要求会见黄琦、阅卷和了解案件进展,但都遭到官方各种理由推脱及拒绝。

四人在周三(13日)到达绵阳市看守所后,值班人员指主审法官当日会见黄琦;四人其后赶到法院要求阅卷,但被告知主审法官正在休假;官方说法自相矛盾。张赞宁当晚突然接到他的律师事务所主任的电话,指已经取消张赞宁的辩护资格,并已致函绵阳法院。

到周四(14日)上午,四人再赶到绵阳看守所申请会见,当值人员再撒谎指检察官当日再会见黄琦,但被律师当场驳斥,指按照法律程序,案件进入法院后,检察官没资格会见黄琦。在交涉过程中,绵阳法院致电通知看守人员,张赞宁已被取消辩护资格。

蒲文清等人周四下午与美国、德国、瑞士等五名驻成都领事馆外交官会面。当晚8时许,十馀名国保、警察和武警冲入蒲文清家中,先传唤两名声援人士陈明玉和胡贵琴,驱离张赞宁。其后再于深夜1时,将另一名声援人士危文元带至派出所,三人到周五(15日)早上7时左右获释。

陈明玉向本台透露,这是一次国保下令的行动,传唤理由与他们和西方外交官会面有关。

陈明玉说:派出所所长告诉我们,他们只是执行任务,是国保下令行动;自称国保的人说招惹是非,做了不该做的事;问他甚么是不该做的事,他就直接说我们去了美领馆,传唤我的事由就是我们去领事馆干甚么!那个警察也说道,你以为你们找国际就能救出黄琦吗?黄琦这个案子没人能够救。

陈明玉获释后以拿取自己的东西为由,再次到达蒲文清家中,发现她家里已进驻四名警察贴身看守。

陈明玉说:奶奶(蒲文清)家里被两个女的、两个男的守著她,她又失去自由了。派出所赶我们走的目的就是让奶奶的身边,没有人帮她。

黄琦母亲去年12月7日,到北京奔走救子时被四川国保阻截,其后被带到四川内江一处秘密地点软禁45天。

律师张赞宁在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律所突然撤销他的辩护资格应该有隐情。黄琦案上月秘密审讯时,黄琦当庭解除律师而致庭审中断,张赞宁认为,不排除当局在没有自聘律师的情况下,再次开庭走过场。

张赞宁说: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黄琦案已经开过庭了,它就可以随便判;第二种可能就是它还要开庭,但是它拒绝接收我的委托书、也拒绝我会见,很可能在一个没有律师参与的情况下再开一次庭。

黄琦的前辩护律师隋牧青对本台指,黄琦案引发国际关注,中共不断用这类案件为自己塑造负面国际形象,当局最好的办法,是释放黄琦让他治病。

隋牧青说:黄琦这个案件带来的压力是最大的,我觉得它们应该以人道的方式,让他出狱去治病或者是允许他赴海外就医。

56岁的黄琦在1999年创立「六四天网」,因披露当局腐败和人权案件讯息,先后两次被捕判刑。在2016年11月,黄琦第三次被捕,其后被控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而在今次庭审前被加控「泄密罪」,他在羁押期间遭酷刑导致病情加重。

案件获释的另一位当事人陈天茂,在1月19日公开举报四川绵阳国保,炮制假「绝密文件」构陷黄琦。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