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導輿情會議錄音曝光維權律師受審操控輿論

2016-08-14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6年8月13日,姓田的人士是主要人物之一,她稱已經暴露,不適合繼續公開活動。(知情人提供)
2016年8月13日,姓田的人士是主要人物之一,她稱已經暴露,不適合繼續公開活動。(知情人提供)

一份中國官方輿情管控中心的內部會議錄音和交流記錄曝光,當局動用大量網絡輿情引導人員和經費,對天津審判維權律師、雷洋案、連雲港核廢料廠事件都作出輿論引導;在最近中共高層的北戴河會議,對引導輿情進行總結且論功行賞。(戴維森 報道)

有關的會議錄音在周六(13日)曝光,知情人士表示,長約11分鐘的錄音,是早一天的周五(12日),網信辦掌控的輿情引導主管人士,召集全國各地輿情引導負責人進行語音會議的內容。

有關錄音顯示,會議組織者強調保密,傳達了最近北戴河會議對輿情的看法,指高層對輿情引導和監控比較滿意,並提出要求。同時指北戴河會議確立19大報告的起草委員會以及起草人員的問題;同時組建小組分赴各省市,進行19大報告的調研。要求大家對關於北戴河會議不問、不傳、不相信外面的說法等。

據在輿論引導群網名為“空中堡壘”的會議組織人說,中宣部外宣辦、國務院網路辦、組織部遠端教育中心、公安部網路監控中心還舉行了輿情引導座談會。高層對近期發生的雷洋案、天津審判維權律師煽顛案、連雲港核廢料廠事件的輿情引導滿意,並發出專門的獎金。

他說:公安部的領導啊,對我們前一段時期的雷洋案、天津的煽顛的審判案、以及連雲港核廢料的群體事件,我們在網絡中,配合主流問題,正確的加以引導,順利的將著一些事件平穩的轉熄。這個領導給我們肯定和鼓舞,也給我們發了獎金。對於這個獎金的使用問題呢,由田玉霞同志安排和分配。

錄音還透露,之後網絡輿情引導的任務是宣傳全國性的政府和黨委換屆。對出現的買官賣官,要強調是極少數,不代表主流。對外宣傳中,要強調不走過去僵化的路線,亦堅決不走西方的“邪路”。此外,有關部門撥出專款,讓各地網評員在北戴河等三地舉行聯誼會。而與會的各地主管則要求官方增加經費,解決他們的正式編制問題。

在被外界獲知的討論中,疑似北京的主管還要求尋找理論強的人加入。而姓田、網名為“梅雪飄香”的人在群組稱,西藏區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人選,要求放寬考察條件。她同時指自己已經暴露,不適合出頭做輿論引導,會退居幕後做後勤保障。

根據之前被外界得悉的網評員工資表顯示,主持會議的“空中堡壘”,今年5月領取的網評員報酬為13880元;“梅雪飄香”該月曾通過支付寶領取官方10560元報酬。該月33個網絡輿情引導員的津貼高達27萬元。至今為止,中國官方都對這工資單保持沉默。

據一位觀察人士透露,各地都有網信辦,但這批人屬於官方網信辦體制外擴展的重點網絡評論員隊伍,俗稱高級五毛隊伍。

她說:政府機構裡面本身設有網信辦,每一級都有。縣一級的網信辦已經屬於正式的事業單位編制的,甚至是可以說是宣傳部那種公務員編制。這個不太像純官方的編制,但是他們是屬於也是有組織的,高級五毛吧。

她還透露,網絡評論員隊伍,是很嚴密的組織和布局。此次暴露出姓田的人士,在網絡上一直扮演正義人士的角色,一到重大事件,就出來為官方洗地。類似的做法,在當局已經是常態。

她說:尤其是有一些粉絲數比較多的,特別熱別注意隱藏自己的身份。它這裡面其中有一個叫“梅雪飄香”的,是在騰訊微博是有實名認證的。她用騰訊微博發的微博,包括微信朋友圈裡發的東西,你根本看不出來她是網評員。比如說平時,她也會不痛不癢的去發表一些自己的評論建議,貌似還比較公正,靠這些來積攢人氣。但是真正遇到重大的事情發生,你會發現,非常明顯的就和政府、官方的說辭是一致的。

本台記者未能聯絡上姓田的人士,而中宣部屬下的機構亦沒有接受採訪。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