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欢案警拘高利贷主脑 包庇官员仍逍遥法外

2017-03-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7年3月19日,山东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才利民(左三)、聊城市委书记徐景颜(左三),政法委书记刘强,市中级法院院长黄伟东,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王学军,市公安局局长任奎军在调研。此图也被网民解读为于欢案中最该追责的权力名单。(聊城市中院官网)
2017年3月19日,山东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才利民(左三)、聊城市委书记徐景颜(左三),政法委书记刘强,市中级法院院长黄伟东,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王学军,市公安局局长任奎军在调研。此图也被网民解读为于欢案中最该追责的权力名单。(聊城市中院官网)

山东省聊城市青年于欢护母杀人,被判无期徒刑的案件引起社会震撼,最高检介入调查后,高利贷集团的主脑周日被捕,但涉嫌提供保护的官员则仍逍遥法外。媒体的追踪调查发现,案中暴力追债的黑团夥横行多年,经营高利贷的资金,部份来自当地官员。(黄小山/高锋 报道)

在最高检宣布核查于欢杀人案之后,多家媒体周一发布消息指,涉黑团夥头目吴学占周日已被批捕。媒体调查显示,吴学占靠在地下赌场发放高利贷起家,并因暴力逼债手段残忍而闻名。其中,东古城镇一名村民不但被打,还被敲诈达10万元。而媒体披露,冠县多家私营企业,也曾被暴力逼债。

据工商资讯显示,吴学占于2012年成立山东冠县泰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主要业务就是放高利贷。曾被暴力逼债的企业老板透露,公职人员也将钱放在吴学占的公司收取2到3分的月息,而吴学占对外放贷利息高达1毛。

于欢的姑姑对本台记者证实,吴学占凭藉与官员的关系,在当地事事顺利,据说他和县里一位人大负责人关系很深。此外,他经常开著一辆无牌照的汽车,带著一群人到乱闯,但员警却从来不管他。

她说:反正,他跟县里领导,某位领导有关系,反正公安局也听他的,法院也听他的。就说他挺张狂,经常开著无牌照的车,带著一夥子人见天跑,冠县公安局不管他们。

此前,包括于欢的父亲在内,不少人一直持续举报吴学占等人,但根据当地贴吧资料显示,被媒体披露前,于欢父亲的举报只有5个人跟帖。当地人即便是知道,但因为恐惧吴学占报复,没人愿意发声。

资深的媒体人郭先生认为,该案显示出,国家主导的银行体系拒绝为小民营企业提供融资,民营企业便成了高利贷集团的猎物。

他说:这种行为啊,在很多地方都存在。现在的这个银行啊,这些小的民营企业很难贷到款,那么只好通过非正常的手段去借贷。这也可见微小的这些企业的生存啊,是多么多么的艰难,民营企业的生存环境,是多么多么的这个恶劣。

另据知情人称,因此事引发了高度关注,办理于欢案的多名员警可能成为替罪羊。而充当黑势力保护伞的官员,目前还没有传出遭调查的消息。

本台记者致电冠县公安局和与黑势力有过紧密交往的东古城派出所,但他们都拒绝接受采访。而对于欢判处无期的一审法官张文峰,也拒绝接听手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