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维稳网控封锁升级 官媒运作受影响恐窒碍商贸

2019-09-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7月,国家网信办的一次内部培训现场,官方一直以舆论战的战略要求对网路实施全面的管控。(网信办官网)
2019年7月,国家网信办的一次内部培训现场,官方一直以舆论战的战略要求对网路实施全面的管控。(网信办官网)

在香港持续「反送中」抗争以及国庆70周年临近之际,中国官方以技术手段对网络作出最严苛的封锁,阻止民众浏览境外网站,连官媒《环球时报》的工作都受到影响。另有科技界人士表示,近期的管控导致跨境商贸无法正常进行。(黄小山 / 黄乐涛 报道)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周三(18日)在微博透露,因国庆日快到了,上境外网站甚为艰难,连《环球时报》的工作都受到影响,并就情况提意见希望被听取。

胡锡进指出,民众爱党爱国,具有强大的政治分辨能力,立场坚定。他认为,多留一些缝隙,有利于国家利益。

前媒体人张丰立即在公号撰文,指胡锡进的这个「连」字用得好,道出除胡锡进和《环时》这样的少数特权阶层之外,大多数民众遭资讯封锁而无法得到真相的事实,但这篇文章在三个小时后就被遮罩。

法律界人士张先生称,胡锡进偶尔会在敏感时期,说一两句真话,传递某些外界无法知道的资讯,这现象一直受到大家关注。他认为,尽管大家都知道胡锡进和《环时》的本质是为官方辩护,但对于大多数无法获取外界任何资讯的人来说,胡锡进偶尔说两句加工过的资讯,依然有一定的价值。

有媒体人士指出,在胡锡进提出网禁说法的前一天,他亦对无处不在的安检提出异议,指这些为了避免责任、流于形式的措施,除了证明社会矛盾尖锐之外,并无实际意义。

知情人士告诉本台记者,包括《环时》在内的高级别官媒,本身拥有可绕过防火墙的专用线路上网。目前他们内部的网络专线,由技术部门管理和授权使用,但该线路只连接其系统中的内部电脑,并只能使用网线连接,不能使用无线。

张先生说:他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有时候他会搞一个东西好像觉得他比较分裂。《环球时报》还包括那个胡锡进,就是一个叼飞盘的嘛。但他们还是有一些把一种比较敏感的事情嘛,以脱敏的方式表达出来,社会公众才知道一些比较敏感的事情。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他们甚至就是说连掌握扭曲后的资讯的那种渠道都没有。

拥有十年中国通讯技术工作经验的陈康恩对本台记者表示,他在美国设计很多包括物流和电讯商的商业网站,但近期中国的客户称,他们无法登陆这些商业网站,他认为可能是官方加大了对境外资讯的过滤所致。而这种严管网络的时间表,与香港抗争时间基本同步,情况发生至今约有两个月。

陈康恩说:最近的话,国内的人上美国的商业网站,都会很困难。譬如像断网,或者各种问题呀,譬如说访问不到啊,或者是打开做个甚么东西,会超时啊。大概一、两个月了。估计网络过滤呀各方面,可能他们更严了。在这个上网的过程呀,里面的资料呀,流量,每一个都会分析,就是整个网络的效率可能会更慢,还会有一些误判啦。哪怕他们是专线,譬如说你用过一些美国的技术,譬如说你网站哪怕用了一点点的Google的东西,就会非常卡。

陕西媒体人王丽君指出,胡锡进所透露的资讯表明,现在中国社会又进入网络国安期。但国家网信办没有回应采访请求。本台记者打通该机构一名高层人士的办公电话,但对方称不能接受采访。

为管控讯息传播,中国官方2016年11月通过《网络安全法》,授权官方对网络实行管控,并指在紧急情况下可以断网。而对应的是,中国官方一面禁止民众从网络获取境外资讯,同时以官媒进行舆论引导。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