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人士集体回忆“苿莉花”

2013-02-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有大陆维权人士在网上纪念茉莉花事件二周年,曾被失踪的维权人士指,这是近年人权践踏最大型事件。身在澳洲的安徽异见人士吴乐宝,回忆被失踪一百多天的情况。(海蓝报道)

大陆维权人士自周二(19日)起,在网上纪念茉莉花事件二周年,周三更多曾一度被失踪者纷纷回忆事件。四川维权人士陈云飞表示,茉莉花事件是海外传进来,在中国来说动静不大,纯粹是“周永康集团”害怕失去权力,对中国民运人士、维权人士、法律人士及新闻界作打压,很多采取了不人性的做法。他认为两年后的今天,大家应该纪念。其实很多人都被冤枉,他转发两次推,根本对茉莉花不感兴趣,也五进五出被打压,共被关押十多天。

陈云飞又指,他在网上纪念茉莉花事件,也是实名举报周永康对人权的逼害。他说:这是被大规模的人权逼害纪録,也是创49年以来最严重的一次人权事件。前两天,浦志强实名举报周永康,我们也觉得要就茉莉花事件对他(周永康)的实名举报

陈云飞在推特指,二年前的2月19日下午一点多,冉云飞被警察从家中带走,一去是271天。

曾被失踪的网络人士野渡表示,大家利用推特纷纷纪念,几日前,北风在网上收集茉莉花受难者名单,大家想保存民间集体记忆,这种事件很难得到公正处理。

他说:因为我们相信这种大规模侵犯公民人权的行为,历史必定有定论,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保留这份记忆,大家说出来,这事件便重要。

野渡在推特指,两年前的2月22 日,他被带到外地“旅游”,3月1日晚被带到番禺,正式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监视居住,3月2日被带回家抄家。5月26日改为家中监居,每天早晩到楼下岗亭签到,同年8月31 日撤销案件才恢复自由。

曾被失踪的北京维权人士古川亦在网上指,2011年2月19日下午约4时,昌平分局廿多名警察强行闯入他家,将他绑架抬走,大儿子哭著喊“爸爸”,小儿子也被吓哭。在被失踪的63天里,大儿子及小儿子的哭声,时时敲打著他的心。

曾涉茉莉花被失踪的安徽蚌埠异见人士吴乐宝,今年春节前抵达澳洲,暂在墨尔本居住。茉莉花二周年,他在网上写出被失踪及关押约百天的回忆。吴乐宝表示,中国当局认为茉莉花事件有组织、有阴谋,其实他在前年2月中旬,仅转发有关茉莉花的推后,同月20日,被公安第一次传唤。然后7月14日,他被公安行政拘留,被关押拘留所审问了十多次。十天后,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被关在蚌埠巿第二看守所,期间天天审问,三个多月后才获取保候审。

吴乐宝又指,当年7月,北京公安局派国保到蚌埠作主要审问,他被这名警号013947的国保审问,他自称是负责茉莉花及艾未未案件,每次审问由七小时至十多小时,他一共审了四次。主要调查他与艾未未的关系,然后查问其他人如冉云飞、北风、丽丽及俄老大,有否参与茉莉花活动。国保又怀疑推特上一个叫“秘密树洞”的帐号,由策划茉莉花的组织,有阴谋地利用这个帐号平台进行活动,国保对留言的大陆网民作出与茉莉花的联想。被审问期间,国保不断问及王怀春(推号 wanghuaichun),他不知道这人是谁,但他不出名,希望外界关注他的情况。

吴乐宝说,被关押107天,前50天不断审问他,后50天则以教育他及令他受罪,使他害怕公安。

吴乐宝指,因为茉莉花受害者受到不白之寃,2011年2月及之后数个月发生的事情,不仅对异见人士,对警察来说也是不幸,他们加班加点不知为了做什么工作,这是中国一场劳民伤财的灾难。他说:不只对我们,对异见人士,就对中国警察也是非常不幸的事,消耗了中国大量的财力物力,茉莉花专案组花了多少钱,虽然我没办法判断,但肯定不是少,这都是中国纳税人的钱,就白白浪费掉。所以说对中国来说是一场灾难,我认为有必要记録下来。

去年10月27日,吴乐宝被解除取保候审,但十八大前,警察每天查问行踪,并抄家一次。十八大后至12月,才结束查问,但有关茉莉花案件的侦查,直至今年2月1日才正式完结。

网络人士北风在网上收集茉莉花事件被失踪及关押人士名单,共有一百三十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