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藉国企改制侵蚀工人权益

大陆国企改制往往侵害工人权益,黑龙江省千多名橡胶工人及陕西省三百多名医药工人,均是国企转民营下的犠牲者,争取多年仍未获得应有权益,工人质疑补偿款遭官员挪用。(冯日遥报道)
2012-03-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3月26日,黑龙江牡丹市前桦林橡胶厂工人游行到市政府抗议,期间整条太平路均挤满工人。(市民李先生提供)
3月26日,黑龙江牡丹市前桦林橡胶厂工人游行到市政府抗议,期间整条太平路均挤满工人。(市民李先生提供) Photo: RFA

由国营转为民企的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桦林佳通轮胎公司,一千五百名工人周一早上,在厂房对出的太平路聚集,游行往牡丹市政府示威,抗议当局不发改制补偿金。记者致电工厂多个部门,但未能成功找到曾参予示威的工人。

一名没有参予示威的工人李小姐周四向记者指,工人游行到市政府,向信访局递交相关材料后离开,而当日参予游行示威的工人,近日已没有再上街抗议,现时均已回厂正常工作。她说: “现时工人都在正常工作,没有上街,工厂运作如常。”

桦林佳通轮胎公司前身为桦林橡胶厂,有近万名员工,9年前破产后卖予新加坡财团成立独资公司,当时有六千名工人因选择离职而获得补偿金,留职的约四千名职工,九年来一直要求作为旧雇主的市政府发放改制补偿金,至今未获解决。

公司办公室周主任周四接受本台记者访问时承认,周一确有一批夜班工人上街抗议,并游行往市政府追讨补偿金,周主任指,由于工人均是返夜班的,他们下午如常返回工作岗位,所以未有影响厂房的正常生产,他又以事件不涉现公司为由,拒绝与记者详谈。

周主任说: “他们确是我们工厂的工人,他们当时已下班了,他们下班后有自由做他们想做的事情,我们亦没有受到甚么影响。
记者问他说: 他们是抗议没有得到改制补偿金,是吗?
他回答记者说: 这个我没法跟你说甚么,你打去牡丹市政府办那边问罢,这事与我们无关,我亦不能对你说甚么。

黑龙江桦林橡胶厂一千五百名工人周一在厂房附近的太平路聚集。(市民李先生提供)
黑龙江桦林橡胶厂一千五百名工人周一在厂房附近的太平路聚集。(市民李先生提供) Photo: RFA

在太平路附近工作的李先生向记者指,周一早上见到大批工人游行示威,由于他们没有举横额或叫口号,听闻是抗议政府不发补偿金,当时路面挤满人潮,车辆均要慢车行驶。

李先生说: 听说是补偿金的问题。
记者问: 你当时见到大约有几多工人游行呢?有逾千人吗?
李先生说: 人很多,一时间没有去统计,差不多罢。
记者问: 那交通一定很挤罢?
他回应说: 那一定,都很挤。

另一名在附近工作的张女士向记者指,当时整条太平路均挤满示威的工人,人龙很长。她说: “听说他们是改制后没有得到补偿金,整条太平路是很长的,人龙由街头去到街尾,满是人,我祇在远处见到。”

桦林橡胶厂抗议工人人数众多,车辆行驶缓慢。(市民李先生提供)
桦林橡胶厂抗议工人人数众多,车辆行驶缓慢。(市民李先生提供) Photo: RFA

牡丹市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回应记者指,当日已有负责人接访并处理,但具体情况他不太清楚。他说:“我不清楚是由那个领导去接访的,你致电信访办查问罢,当时我亦没有在场处理这事。”

示威工人发上微博的消息指,过去9年,职工代表多次向市领导反映诉求,问题一直不获解决,工人怀疑转制补偿金遭官员挪用,去年年中向省长王宪魁上书申诉,至今未获任何回覆,工人决定上街游行,希望引起公众关注,解决补偿金问题。

企业改组、卖盘等转制下,工人权益受侵害的事例不少,另一宗发生在陕西省西安市,该市三百名医药职工,周二上午游行往市政府上访,要求当局发放被拖欠7年的转制补偿金,接访的官员指,要等负责的领导回覆,工人指责当局不作为,在市政府对开的街道上抗议,其后遭两百多警察驱赶离开。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