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士工人组织工会受严厉镇压 工人代表家属被警包围求救

佳士工人争取组建工会受到打压,有被捕的工人家属周二(11日)表示被大批警察包围。至周三(12日)该家属已与外界失联。

Your browser doesn’t support HTML5 video

深圳佳士科技公司工人因为争取组建工会而受到打压,有被捕的工人代表家属周二(11日)傍晚发出紧急呼吁,表示寓所外被大批警察包围。至周三(12日),该家属已经与外界失去联系。然而在当局的维稳下,关注人士也逐一收到禁令不许再声援。香港职工盟原本打算向国际劳工组织投诉,奈何因工人代表被捕,有关的工作遇到阻滞。(文宇晴 报道)

要求组建工会的深圳佳士科技公司员工代表之一的余浚聪,本月初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正式逮捕后,其妻子黄兰凤周二(11日)傍晚发出紧急呼吁,表示东莞市警方试图要闯入寓所。据关注人士成立的「佳士声援团」在推特上,上载了一段由黄兰凤的自拍视频里,黄兰凤简单地交代被警方包围的情况,又称自己不会怕。

黄兰凤说:现在我的丈夫还在看守所里,到现在还没有出来。现在警察四处都是,在我住房这里。现在还在门口这里,刚才还叫房东来开门。等一下他们可能会把门撬开,但是我不怕,我会坚持到底。

至周三(12日),本台记者亦未能成功与黄兰凤联络上,也未见网上有关于她的最新情况。记者致电东莞市公安局查询,但是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

本身亦是佳士员工的黄兰凤,7月底因为参与在派出所外的抗议行为,而被涉嫌寻衅滋事的罪名扣押。

深圳当局针对「佳士维权事件」似乎加大了维稳力度,记者曾联络过一些关注者,但是他们也以不方便为由拒绝接受访问。深圳劳工人士张治儒更指出不能谈论佳士的事情。

张治儒说:佳士的事情, 不允许接受采访。

至于被指收受境外资金协助佳士工人维权的深圳劳工组织「打工者中心」法人代表黄庆南和社工付常国,8月中遭到刑拘。其中黄庆南在上周三(5日)已获取保候审。「打工者中心」周三(12日)在微博发公开信,澄清中心并没有介入佳士工潮,又呼吁立即释放仍然被羁押的社工付常国。

深圳劳工人士谢六生向记者反映,引起全国舆论和声援行动的「佳士事件」,包括他在内的不少人士已经被打招呼,不能参与或关注。

谢六生说:这么多年来我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维权)气势的,以前都没有看过。但是工人一闹,当局就把工人抓起来。一抓人,工人就怕了,就不得不做出妥协,其实是没有一个后续的力量(持续下去)。深圳市公安局找过我,也怕我去参与声援,因为我也是工运出身的。

香港职工盟上月底曾发起全球行动,呼吁世界各地总工会和劳工团体去信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和中华全国总工会主席王东明,要求立即释放因自发组织工会而被捕的佳士工人及其支持者,并撤销对他们的所有刑事检控。

统筹干事林祖明表示,香港职工盟原本打算向国际劳工组织进行投诉,奈何在大陆当局的打压行动下,令他们收集相关材料的工作遇到困难。

林祖明说:2015年抓捕广东劳权人士那一次,成功在国际劳工组织立案投诉中国政府违反结社自由。希望今次循这个方向去做,但是今次大部份最核心的工人代表已经被拘捕。我们在收集证据和和搜集资料方面遇到一定的困难。

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的佳士科技公司,该公司在深圳、重庆、成都等地设有工厂。其中位于深圳坪山的工厂有员工约1千人,由于工作条件恶劣,且福利待遇等被厂方剥削。部份员工自7月起,在坪山区总工会的建议和指导下争取组织工会,然而筹建工会的员工代表却遭公司接连解聘,引发其他员工不满和抗议。警方介入工潮,并把20多名员工抓捕。

事件其后惹来各地学生、左派人士的声援。全国亦有超过20所的高校学生发联合声明,表明支持佳士工人的维权行动。外界更成立了声援团,更前往深圳连日抗议,要求释放被捕的工人。

全国的声援浪潮持续升温之际,深圳当局也开始加大的维稳力度,8月底深圳警方清晨突击声援者的住处,把数十位声援团的成员带走一度扣押。工运核心人士沈梦雨及后被软禁在老家湖南省;声援团成员之一的北大应届毕业生岳昕,其后亦与外界失去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