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士工人組織工會受嚴厲鎮壓 工人代表家屬被警包圍求救

2018-09-12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佳士工人組織工會受嚴厲鎮壓 工人代表家屬被警包圍求救

深圳佳士科技公司工人因為爭取組建工會而受到打壓,有被捕的工人代表家屬周二(11日)傍晚發出緊急呼籲,表示寓所外被大批警察包圍。至周三(12日),該家屬已經與外界失去聯繫。然而在當局的維穩下,關注人士也逐一收到禁令不許再聲援。香港職工盟原本打算向國際勞工組織投訴,奈何因工人代表被捕,有關的工作遇到阻滯。(文宇晴 報道)

要求組建工會的深圳佳士科技公司員工代表之一的余浚聰,本月初被控「涉嫌尋釁滋事罪」正式逮捕後,其妻子黃蘭鳳周二(11日)傍晚發出緊急呼籲,表示東莞市警方試圖要闖入寓所。據關注人士成立的「佳士聲援團」在推特上,上載了一段由黃蘭鳳的自拍視頻裡,黃蘭鳳簡單地交代被警方包圍的情況,又稱自己不會怕。

黃蘭鳳說:現在我的丈夫還在看守所裡,到現在還沒有出來。現在警察四處都是,在我住房這裡。現在還在門口這裡,剛才還叫房東來開門。等一下他們可能會把門撬開,但是我不怕,我會堅持到底。

至周三(12日),本台記者亦未能成功與黃蘭鳳聯絡上,也未見網上有關於她的最新情況。記者致電東莞市公安局查詢,但是電話一直沒有人接聽。

本身亦是佳士員工的黃蘭鳳,7月底因為參與在派出所外的抗議行為,而被涉嫌尋釁滋事的罪名扣押。

深圳當局針對「佳士維權事件」似乎加大了維穩力度,記者曾聯絡過一些關注者,但是他們也以不方便為由拒絕接受訪問。深圳勞工人士張治儒更指出不能談論佳士的事情。

張治儒說:佳士的事情, 不允許接受採訪。

至於被指收受境外資金協助佳士工人維權的深圳勞工組織「打工者中心」法人代表黃慶南和社工付常國,8月中遭到刑拘。其中黃慶南在上周三(5日)已獲取保候審。「打工者中心」周三(12日)在微博發公開信,澄清中心並沒有介入佳士工潮,又呼籲立即釋放仍然被羈押的社工付常國。

深圳勞工人士謝六生向記者反映,引起全國輿論和聲援行動的「佳士事件」,包括他在內的不少人士已經被打招呼,不能參與或關注。

謝六生說:這麼多年來我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大的(維權)氣勢的,以前都沒有看過。但是工人一鬧,當局就把工人抓起來。一抓人,工人就怕了,就不得不做出妥協,其實是沒有一個後續的力量(持續下去)。深圳市公安局找過我,也怕我去參與聲援,因為我也是工運出身的。

香港職工盟上月底曾發起全球行動,呼籲世界各地總工會和勞工團體去信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和中華全國總工會主席王東明,要求立即釋放因自發組織工會而被捕的佳士工人及其支持者,並撤銷對他們的所有刑事檢控。

統籌幹事林祖明表示,香港職工盟原本打算向國際勞工組織進行投訴,奈何在大陸當局的打壓行動下,令他們收集相關材料的工作遇到困難。

林祖明說:2015年抓捕廣東勞權人士那一次,成功在國際勞工組織立案投訴中國政府違反結社自由。希望今次循這個方向去做,但是今次大部份最核心的工人代表已經被拘捕。我們在收集證據和和搜集資料方面遇到一定的困難。

深圳證券交易所上市的佳士科技公司,該公司在深圳、重慶、成都等地設有工廠。其中位於深圳坪山的工廠有員工約1千人,由於工作條件惡劣,且福利待遇等被廠方剝削。部份員工自7月起,在坪山區總工會的建議和指導下爭取組織工會,然而籌建工會的員工代表卻遭公司接連解聘,引發其他員工不滿和抗議。警方介入工潮,並把20多名員工抓捕。

事件其後惹來各地學生、左派人士的聲援。全國亦有超過20所的高校學生發聯合聲明,表明支持佳士工人的維權行動。外界更成立了聲援團,更前往深圳連日抗議,要求釋放被捕的工人。

全國的聲援浪潮持續升溫之際,深圳當局也開始加大的維穩力度,8月底深圳警方清晨突擊聲援者的住處,把數十位聲援團的成員帶走一度扣押。工運核心人士沈夢雨及後被軟禁在老家湖南省;聲援團成員之一的北大應屆畢業生岳昕,其後亦與外界失去聯繫。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