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再製造「東師古」 擬長期看守709案律師江天勇

2019-04-28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9年4月24日,維權律師聞宇(右)、張科科(左)到河南探望被國保軟禁中的江天勇。(吳亦桐提供)
2019年4月24日,維權律師聞宇(右)、張科科(左)到河南探望被國保軟禁中的江天勇。(吳亦桐提供)

709案獲釋律師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發出消息,公安周日(28日)再到江天勇父母家作出威脅,而國保已在江家附近租房意圖長期監控。金變玲認為當局再製造類似關押陳光誠的「東師古」孤島,她呼籲當局兌現承諾,還江天勇旅行、就醫等自由;有維權律師批評當局對江天勇實施非法軟禁。(吳亦桐 / 劉少風 報道)

在2月28日刑滿獲釋的709案律師江天勇,至今仍然未獲真正自由。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周日(28日)對本台透露,江天勇父母所在地的公安,再到他們家中作出威脅,要江天勇配合他們的工作。懷疑是當局報復近期709案家屬、維權律師探望江天勇。

江天勇怒斥公安對友人探望設置障礙、侵犯合法權利並騷擾全家生活;而江母亦指負責看守江天勇的人,有如黑社會。

金變玲透露,目前政府每天出動二十多人及四、五輛警車,全天候24小時看守和跟蹤江天勇;國保亦在江天勇父母家附近,高價租用民居派駐看守人員,租用合約為三年,顯然當局有長期監控江天勇的意圖。

金變玲說:派出所的人到家裡來,讓江天勇配合它們的工作……江天勇也很生氣,他說:你們老騷擾我的生活,阻止朋友來看我,我出去你們就貼身跟著,也不讓我去看病……江天勇已經知道國保在鄰居那地方要高價租房,簽三年的合同,準備長期看守江天勇,很擔心江天勇像陳光誠那樣成一個「東師古村」孤島。

曾突破看守成功探望江天勇的709案妻子王峭嶺早前透露,江天勇腰椎受傷且記憶力嚴重衰退,是酷刑帶來明顯的後遺症。

金變玲周日向本台指出,709案律師在被羈押和監禁過程中,都受到巨大的心理創傷,無法就醫使他們的身心健康繼續惡化。金變玲強烈要求當局,給予江天勇自由就醫、旅行、工作等權利。

金變玲說:中國政府既然說你是依法治國,你就要按法律來還給江天勇自由。我也更希望江天勇來美國看病、治療。但是連出它那個村都是很艱難的,希望大家繼續關注江天勇。

這次並非江天勇獲釋後首次遭到公安威脅,早在4月初,國保一度對江天勇和家人作出死亡威脅。上周三(24日),維權律師張科科、聞宇和基督教傳道人阿鋒再探望江天勇,雖然看守人員百般阻撓,最終得以見面一個小時。

張科科接受本台採訪時認為,當局目前對江天勇採取的措施,是非法的變相軟禁。

張科科說:江(天勇)律(師)出來之後應該是一個自由身,所有人都可以去看望他的,官方對他就是一種非法拘禁的軟禁狀態。這樣是剝奪他的人身自由的,相當於換了個地方羈押了,非常的不合法,這樣對他的身心也是折磨,整個形勢就不太樂觀。

目前旅美的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早年遭打壓入獄,2010年出獄後當局在其老家山東臨沂東師古派駐數十人員看守,而得悉陳光誠專案維穩經費每年逾三千萬,幾百名網友曾發起探望行動。「東師古」亦成為良心犯被當局繼續變相羈押的象徵。

本月初在布魯塞爾舉行的中歐人權對話上,歐盟向中國當局提交促釋名單,其中包括江天勇、周世鋒、吳淦等709案律師和公民;而國際特赦組織3月中向江天勇老家的河南信陽市羅山縣公安局局長發出緊急呼籲書,要求停止監控和限制江天勇及家人的自由。

現年48歲的江天勇,2004年開始律師執業,曾代理大量宗教自由、訪民維權及政治敏感案件,遭當局多次報復和秘密羈押;2015年709大抓捕律師事件後,他為營救被捕律師奔走, 2016年11月在長沙遭秘密拘捕,其後被以「煽顛」罪判刑兩年。據悉,江天勇期間遭受酷刑、服用不明藥物、及被逼電視認罪。

本應2月底刑滿的江天勇,當日被國保帶到秘密地點與外界隔離,後來在國際社會的強烈關注下他被送回父母家,目前仍被國保持續監控。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