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生疑遭秘密审讯 戈觉平下周一开庭

2019-05-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许艳指5月15日是丈夫余文生被关押500天的日子,她于网上呼吁外界关注,并要求当局释放丈夫。(许艳推特图片 / 拍摄日期不详)
许艳指5月15日是丈夫余文生被关押500天的日子,她于网上呼吁外界关注,并要求当局释放丈夫。(许艳推特图片 / 拍摄日期不详)

北京维权律师余文生,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案件怀疑秘密审讯。他的妻子许艳周四(9日)突然收到「神秘人」通知,指丈夫的案件于当天开庭。她指并没有收到当局有关开庭的通知,现打算前往负责处理案件的法院,了解具体情况。(黄乐涛 报道)

余文生被关押于江苏省徐州市看守所近16个月,案件已起诉至法院。她的妻子许艳周五(10日)对本台表示,周四早上突然有一名陌生男子上门告知她丈夫的案件准备开庭,她感到很奇怪,于是多次致电法院查问,但都没有结果。

许艳说︰有一个人到家里来敲门,然后就说开庭,问我有没有需要帮助的,他就说他也是热心人,我问他是警察还是国保还是谁,他一直不说,后来我就下楼了,然后楼下她们(当局)有人值班,我出门有人跟着,就是我给法院法官打电话,电话一直没人接,然后给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那个单位打电话,然后电脑里查询没有他信息,立案信息甚么信息都没有。

她表示,从来都没有收到法院的任何通知有关丈夫案件的进展,加上法院又表示查不到案件的情况,许艳担心丈夫已被当局秘密判刑,然后关在不知名的地方,她这几天打算到法院了解。她指,非常担心丈夫的情况,怕他会被当局无了期关押。

许艳说︰首先担心他身体情况,有没有遭到酷刑,身体怎么样?因为他现在马上失去自由就500天了,一直没得到辩护律师会见,所以就一直没有他的消息,我也担心他未来这个案子的情况。

本台致电徐州市中级法院,希望了解余文生案件的情况,但电话无人接听。

余文生去年1月18日在中共十九大二中全会开幕当天,发表修宪建议书,建议国家主席由差额选举产生,取消军委主席及军委制度等。他在翌日被北京石景山区警方带走,后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关押,于今年2月,案件起诉至法院。

另外,于2016年「 G20峰会」其间,被当局抓捕并控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江苏公民戈觉平,案件于下周一(13日)在苏州市中级法院开庭。

一名知情人士透露,戈觉平的案件曾召开庭前会议,会议主要内容是展示一些证据,包括视频证据,其实这些证据是对被告有利的,但是他认为法庭或许不会接纳,因为当局对一些含有政治成份的案件都会严肃处理,估计被告最后也会被定罪。

知情人士说︰(庭前会议)对案子事实情况的查清,还是有一定的帮助的,但是最终这样的查清,会不会在法庭上体现出来,反正目前的法治状况,可能你也懂的,我们也认为并不是很乐观。

他又指,因为戈觉平患上腮腺癌,在庭前会议时已感觉不适,两次庭前会议都是因为身体不适而中断,怕他身体随时受不了,所以希望当局即使要将他判刑,亦可以轻判他。

当局在2016年9月「G20峰会」这个「敏感时期」,对维权人士进行大抓捕,苏州市先后有十多人遭抓捕。其中戈觉平夫妇被苏州市公安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戈觉平后被关押,其妻则获准保释。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