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生秘审一年音讯全无  德法人权官员责有违国际公约

2020-05-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余文生(右)被国保带走已失去自由865天,周六(9日)德法人权官员于余文生秘密审讯一周年之际发表声明,促请中共遵守「依法治国」承诺及国际公约中正当程序原则。(许艳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德国外交部网站截图)
余文生(右)被国保带走已失去自由865天,周六(9日)德法人权官员于余文生秘密审讯一周年之际发表声明,促请中共遵守「依法治国」承诺及国际公约中正当程序原则。(许艳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德国外交部网站截图)

德法两国人权官员发表联合声明,质疑中国拖延宣判北京人权律师余文生是违反国际公约。余文生于2018年1月因发表修宪建议遭拘捕,去年5月9日秘密开庭审讯,秘审后已一年仍未宣判结果。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呼吁国际社会继续关注,促中国政府放人。(吴亦桐/黄乐涛 报道)

因发表修宪建议于两年前被捕的北京人权律师余文生,曾为709律师王全璋辩护,至今他已失去自由865天,去年5月9日在徐州中院秘密开庭审理,至昨天刚好一周年,法院依然未公布审判结果。

徐州中院拒绝向律师和家属透露任何资讯,外界无法获知余文生的生活及健康状况等。记者数次拔打余文生案主审法官刘明伟的电话亦无人接听。

德国联邦政府人员专员科夫勒 (Bärbel Kofler)和法国外交部人权大使克罗凯特( François Croquette)周六联合发表声明,赞扬余文生是2018年「法德人权和法治奖」的获得者,其长期以来对中国法治和基本人权的付出令人尊敬。

德法两国人权官员重申担忧和严重关切余文生的状况,他妻子从来没有得到任何有关审判及判决结果和余文生个人处境的资讯;余文生自被捕后也无法见到他所选择的律师,而且他的妻子是在秘密开庭后才被告知开庭消息。德法人权官员呼吁中国政府依据法治及遵守联合国相关公约中的正当程式原则,并兑现中国领导人「依法治国」承诺。

余文生的两位辩护律师谢阳和常伯阳,也在五(8日)发声明强烈谴责徐州司法机关和徐州中院在办理余文生案件的过程中存在诸多违法行为,包括非法拒绝家属聘请的律师参与辩护,恶意拒绝律师会见,强行安排官方指派的律师,开庭不告知家属等

余文生的两位代理律师谢阳(右)和常伯阳谴责徐州司法机关在余文生案上严重违法。(许艳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
余文生的两位代理律师谢阳(右)和常伯阳谴责徐州司法机关在余文生案上严重违法。(许艳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

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向本台表示,800多天的时间里,她在国保的威胁和恐吓中不停为丈夫的自由奔走,仅赴丈夫被秘密羁押的徐州就有40多次,但一次次在各级司法机关面前碰壁。法院久拖不决也让她担忧丈夫的生命安全,她期待国际社会能够继续向中国政府施压。

许艳要求中共立即公布余文生案判决结果,并无罪释放余文生。(许艳提供/ 拍摄日期不详)
许艳要求中共立即公布余文生案判决结果,并无罪释放余文生。(许艳提供/ 拍摄日期不详)

许艳说:余文生律师他的案子被秘密开庭以后,已过去一年的时间,至今还没有判决。首先这是违反法律规定,严重的超期羁押,也是非常残酷和不人道的行为。辩护律师、德法人权官员都发表了声明,我表示感谢以外,我也请求国际继续要求中国政府立即停止违法行为、立即作出判决、立即释放余文生律师。

许艳也表示余文生被捕除因代理709王全璋案、还因为发表修宪建议遭当局报复。目前王全璋已获自由,中国两会将在5月下旬举行,她期待中国政府能够顾及国际形象及回到法制轨道。

许艳说:余文生律师为709努力了很多,当局很忌恨,其次他的修宪建议得罪了中国政府。王全璋律师终于和家人团聚了,我也希望余文生能够早日获得释放。我也要求中国政府能够在乎一下国际关注,在乎一点点中国的法律,立即回到法制轨道上。

因代理709案遭当局报复被迫逃亡到美国的人权律师陈建刚表示,余文生案如同709个案,当局让官派律师充当打手,家属和律师无从得到任何真实资讯,辩护制度完全被排除,无异于黑社会绑架。

陈建刚说:余文生律师从被抓,到秘密审判,一直到现在处于一种完全的失踪。官派律师进入到看守所,家属聘请的律师根本见不到人,像余文生的这种遭遇在中国已经成了普遍现象,709绝大部分人都是这种状态。中国政府排除辩护律师的这种方式已经普遍化,这就是一个黑社会绑架一个人这种状态。

总部位于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和爱尔兰人权组织「前线卫士」也相继发表声明,要求中国政府立即无条件释放余文生,追究余文生遭剥夺正当程式保障司法机关的责任,停止阻挠余文生家属及其委任律师依法维权及废弃违反公正审判下的判决。

余文生是北京人权律师,曾代理多起宗教迫害及其他人权案件;2014年因声援香港占领运动被拘近百天;709大抓捕之后,因代理王全璋案遭当局打压被注销律师执照。2018年1月18日,余文生公开发表修宪建议信,要求国家主席由差额选举产生,取消军委主席及军委制度等。第二天即遭国保抓捕并被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2019年5月9日,余文生案被秘密开庭,至目前仍无结果。德国、欧盟、美国等西方国家在余文生被捕后多次向中国政府提出释放要求。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