覃臣寿被解除江天勇辩护权 李和平监居受虐提控诉

2017-05-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7年5月29日,律师李和平及朋友示范其在监视居住时,被“包夹”虐待的情况。(维权人士提供)
2017年5月29日,律师李和平及朋友示范其在监视居住时,被“包夹”虐待的情况。(维权人士提供)

正被当局监视居住的709案律师江天勇,半年监居期在周四(1日)届满,但代表律师覃臣寿突被当局解除辩护权。另1名律师李和平近日透露,他在监居期间受到虐待,并已向法院提出控诉。(黄乐涛 报道)

江天勇的代表律师覃臣寿周三(31日)对本台表示,由于江天勇监视居住的日子在周四(1日)届满,他下午到长沙市公安局希望了解情况,但对方却告知他被解除作为江天勇辩护律师的身份,覃臣寿当场感到莫名其妙,现正设法向江天勇求证。

覃臣寿说公安局就出示了1个江天勇解除我和陈进学律师,解除委托的1个声明给我们,但我要求当面见江天勇,当面核实,然后他们公安局不给,因为这2天是江天勇监视居住这个期满的日子,我们在看公安局是否释放江天勇,或者会不会转到看守所关押,我们正在看怎么做。

而江天勇的女儿在周二(30日)端午节当天写信给江天勇,并在网上发布,以解思念父亲之苦。信中提到她非常挂念父亲,明白父亲一直以来所做维权的事,亦是为人民发声,是非常有意义的。她又支持709案家属,一直以来对抗当局强权的奋斗,希望所有被关押的709案律师,可以尽快恢复自由,与家人团聚。

另外,维权网周三(31日)报道,指李和平在周一(29日)向2位探望他的朋友透露,在监视居住期间被虐待。李和平指,自己曾被要求以军人站立的姿势站着,然后2名监管人员一前一后的,站在他前后,这就叫“包夹”,只要李和平感到疲倦,身体稍为活动一下时,就要捱打或被辱骂。监管人员每2小时换班,而他就要站立1整天,弄得他经常腰酸背痛。

本台联络上周一探望李和平的朋友、北京维权人士陈洪旺,他承认李和平曾经遭到虐待,但指详细情况不太清楚。

陈洪旺说面对面的,他(李和平)站在我对面,然后刘跃老师(探望李和平的另1名朋友)站在他的后面,我们3个人,他跟我们演练了“包夹”就是酷刑的1种,包夹肯定是被打的,他本人肯定是受苦的,又老又瘦,但精神还好的。

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表示,对于李和平在监视居住期间被“包夹”虐待事件,现在已向法院提出控诉,但她估计法院亦会偏帮政府部门,最后结果亦不理想。但是,她与丈夫一定会坚持下去,绝不会向当局屈服的。

她指,虽然现在李和平已经返回家中,而朋友亦可以探望他,但一家每天都受到当局监视,完全没有自由,就连说1句话当局都在监听。

王峭岭说我们都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控告,关于李和平遭受酷刑的事,已经提起控告了,肯定法院不会受理的,法院就是拖延及敷衍,但是我们会一直坚持下去的。他(李和平)现在接受探访,在外面都受监控,电话就是被监控的,他应该不能接受你采访了,国保都在我家门口,一般都7、8个吧。

本台记者希望向王峭岭进一步了解李和平被虐待的情况时,她指自己正被国保跟踪,然后就匆匆挂线。

王峭岭说:我现是被跟踪,我截出租车,他们就跟我抢出租车,我现在不能接受你采访。

王峭岭指希望当局不要再打压李和平,还他真正的自由。本台记者周三傍晚再多次拨打她的手机,但一直显示关机状态。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