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阳汇款国外家人受限制 斥当局无穷打压

2018-06-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谢阳表示,他的银行户口被限制汇款到国外。(谢阳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谢阳表示,他的银行户口被限制汇款到国外。(谢阳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继王宇及刘晓原后,再有709案件的律师,被限制汇款到国外,律师谢阳周四(5月31日)首次汇款予美国的家人时,疑被当局限制汇款,他促政府向他解释清楚。(黄乐涛 报道)

谢阳周四(5月31日)到长沙市的一间银行以手机应用程式汇款一千美元到美国,给予家人生活费,却只显示未能成功汇款,银行方面亦没有清楚向他说明不能汇款的原因。谢阳周五(1日)对本台表示,他打算下周一(4日)再到银行了解情况,要求银行向他交代事件。

谢阳说:就在那个中国银行就想给我的小孩一点这个生活费,然后的话就在手机上面操作,但是汇款不成功,(银行)值班经理就问我,你是不是有甚么事?我说那倒是可能有事,他说这个事情有可能是国家的这个权力部门,对我们银行下达的某一种指令。

记者问:权力机关是哪一个部门?是公安局还是哪一个部门?有没有说明?

谢阳说:他(银行)没有说明,在这个情况下,一般不会说。

他指,其后向长沙市的国保查问情况,但是国保就否认限制他汇款,国保表示在709事件发生期间,当局的确曾经要求银行一度冻结其户口,但709事件过后,其户口早已经解封,所以指对他户口不能汇款一事不清楚,国保只要他再向银行了解情况。

谢阳表示,妻子陈桂秋及两名女儿成功逃亡到美国后,妻子一直都靠积蓄及朋友接济,未有工作,他担心妻子及女儿在缺乏生活费下,生活艰苦。

谢阳说:因为她们现在在美国的话,还没有一个稳定的收入来源,那么她们就是靠我这边的汇款,如果这个问题不能够解决的话,那么就会直接影响到她们在美国的这个生活状态。

对于银行表示谢阳不能汇款或受到权力部门的控制,本台致电长沙市公安局希望了解情况,但是电话无人接听。

身在美国的谢阳妻子陈桂秋批评当局对709的受害人无了期的打压,即使现在事件中大部份的受害人已经被释放,但是他们永远都得不到自由,她希望丈夫对当局提出诉讼。

陈桂秋说:就是人出来了自由了,她(当局)也是在后面要控制你的,而且你不去汇款,你根本都不知道你受到她们的这种控制,偷偷摸摸在后面做这样的事情,可以对她们在法律上提出这种诉讼,对银行对国保,我们是后面考虑这一步的,对她们这个法律的追究要求她们纠正这个违法行为。

除了谢阳被限制汇款外,709律师王宇、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晓原,早前亦被限制汇款到国外。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