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維權律師探江天勇受欺凌 任全牛更被噴辣椒水

2019-07-02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律師任全牛(右)近日在探望江天勇(左)時被警方帶走,後更被警方噴辣椒水鎮壓。(任全牛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律師任全牛(右)近日在探望江天勇(左)時被警方帶走,後更被警方噴辣椒水鎮壓。(任全牛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捲入「709事件」的律師江天勇,出獄後一直被當局控制,河南省三名維權律師,到其住所探望期間,被警方帶走調查,有律師更被噴辣椒水鎮壓,他們批評當局做法無理,已向有關部門作出投訴。(黃樂濤 報道)

河南省律師任全牛周二(2日)對本台表示,他與省內的兩名律師馬連順及常伯陽,近日到江天勇信陽市羅山縣家中探望時,被當局帶走,他被警方噴辣椒水鎮壓後,已向羅山縣公安局投訴,但暫時仍未有答覆。任全牛指,事後當局為免他被鎮壓一事曝光,警告他不要對外透露事件。

任全牛說︰上級是知道的(噴辣椒水鎮壓),把事情也都說了,如果她們(當局)認為做得不對,她自然應該去處理,你走專門的甚麼督查投訴,她不處理還是不處理,這個(鎮壓)事情她們已經很清楚了,肯定會處理,如果不處理的話,跑多少地方也沒有用,整體是對警員濫權這塊是包庇的,我們司法局的律師管理辦公室吧,領導打電話不讓我接受任何採訪。

他表示,當時一行三人進入江天勇住所不久,突然被多名國保在大門外,要求他們出示身份證,律師們認為當局這樣做是違法的,於是拒絕。他們首先被強行帶到附近一間派出所內,任全牛指自己與警察在理論期間,就突然被噴辣椒水了,其餘兩名律師雖然未被噴辣椒水鎮壓,但就被強行控制,不准離開。

三人後再轉到羅山縣公安局做筆錄,在控制近8小時才讓他們離開。任全牛表示,被警方噴辣椒水後,現時眼部仍感到不適。

任全牛說︰(警察)讓我出示身份證,然後我說我就拒絕出示,因為他態度很惡劣嘛,然後他就突然不到一米的距離,就向我噴這個東西,大量的噴到臉部,然後真的是十分痛苦,今天基本上眼睛應該是有一點點(不舒服),就沒有那麼厲害了。

另一名探望江天勇的律師常伯陽表示,他指江天勇雖然已經獲釋,但仍然受當局的控制,根本沒有真正的自由,就連外出散步,亦有國保跟着,所有朋友探望他都要登記身份。常伯陽指,江天勇腳部現時仍很浮腫,健康情況實在令人擔憂。

常伯陽說︰(江天勇)沒有完任自由,因為他家門口天天都有人,他要出去,到哪去,就是看管他的人還要向上級匯報,同意了他就能出去,他們會跟着他,比如說他要到北京看病,都要上級批准。身體不太好,上一次到醫院,醫院檢查說沒事,當地醫院,但是(腳腫)這種情況顯然是有問題的。

本台致電羅山縣公安局希望了解律師被噴辣椒水一事及江天勇的情況,但當值警察一聽到江天勇的名字,就表示不能透露任何消息。

當值警察︰我這裡沒有他的信息,我回答不了,個人信息是不可以透露的。

江天勇曾代理維權人士陳光誠和律師高智晟等的案件。709律師大抓捕事件後,他由於幫助涉案律師家屬而被捕,2017年被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兩年,於今年2月出獄後,一直被當局控制。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