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宇被禁出境探望病儿 余文生妻力争控媒体报道失实

2018-07-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8年7月13日,709案被捕律师王宇(小图)在社交网贴文,指未能出境而无法探望在澳大利亚生病的儿子。(王宇Twitter截图)
2018年7月13日,709案被捕律师王宇(小图)在社交网贴文,指未能出境而无法探望在澳大利亚生病的儿子。(王宇Twitter截图)

涉及709案律师一直受到打压,其中王宇被限制出境自由及不予办理护照,而余文生被捕后至今无法会见律师,他的妻子许艳控告大陆媒体失实报道,但法院至今未有回覆。(刘少风 报道)

709案被捕律师王宇周五(13日)在社交网贴文,指接到在澳大利亚念书的儿子打来电话,指这几天病了、发高烧。王宇闻讯后,打算到澳大利亚照顾儿子,但她没护照未能出境。帖文又指,她早前到内蒙古兴安盟公安局出入境大厅要求办理护照,当她出示身份证后,出入境管理局的警察就指她因为危害国家安全,已被乌兰浩特市公安局限制出境,所以不予办理。

本台记者尝试联络王宇,但一直没法打通她的电话,而她的丈夫包龙军亦无法联系。

王宇的朋友、湖南维权人士欧彪峰周日(15日)接受本台访问,他认为当局是以王宇的儿子作威胁,限制王宇出境及不予办理护照,是打压及报复的一种手段。

欧彪峰说:我跟她(王宇)很熟,我在网上有看到她觉儿子在澳大利亚发高烧,而且不只是限制出境,而且就是不给她办理护照,这是当局对政治异见人士的一种打压吧,我觉得当局这种行为是非常卑鄙的,非法限制、剥夺一个公民正常的权利。

湖南维权律师文东海曾经为王宇辩护,他表示王宇有出境的自由,批评当局的做法违法。

文东海说:这个做法肯定是没有人性,而且也是违法的,一个公民的出境自由,是现在我们国家应有的一个权利,这是人家(王宇)的权利,为甚么要限利人家出境呢?

王宇是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乌兰浩特市人,曾代理多宗维权案件。2015年7月10日,王宇因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被刑拘,期间警方软禁她儿子包卓轩,并收缴护照阻止他出国读书。王宇夫妇在去年8月初准取保候审,获释后被送到内蒙古软禁,甚少与外界接触,王宇早前向外界澄清,他们曾受到当局威胁和酷刑,且被迫上电视认罪。

另外,代理709案的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周日对本台指,大陆媒体《澎湃新闻》今年1月在余文生被捕后发布失实报道,已经提出控诉。

据悉,有关的报道是《北京警方:一男子暴力袭警致两民警受伤,涉妨害公务罪被刑拘》,并包括一段视频,显示余文生被捕的过程;文章又指姓余男子在接受公安机关传唤时袭击民警。而报道发出后,迅速引起很多网站转发,并引起大批网民评论,谴责和辱骂余文生。

许艳指报道包含的视频明显经过剪辑,改变事发经过的次序,其中警察执法的时候并没出示传唤证,是警察违法在先,但视频没有完整反映事实。许艳又称,视频是来自北京警方,《澎湃新闻》只是采访及报道警方的论述,但没有采访余文生,报道并不客观,有违新闻公正原则。

许艳说:余文生是在(今年)1月19号失去自由的,然后很快澎湃新闻有一个报道,还有一个视频。视频上面的时间,前后顺序颠倒,有剪辑的情况。便衣(警察)口头传唤他,当时没有传唤证,在这样的情况下把一个人带走,当时余文生经历了甚么,不太清楚,报道出这个新闻出来,对余文生和家人的伤害都是很大的。

许艳指3月时曾到上海市静安区法院要求提出控诉,但法院没有回覆。

许艳说:当时代理律师和我去了一躺上海,现场去起诉的,后来没有立案。后来给上海市静安区(法院)有邮寄过一次,仍然没有任何回覆。至于结果,很大的可能性是没有甚么结果,这毕竟对于当事人是一个法律追究途径,就是争取维护自己被侵害的权利。

许艳表示,她和律师商量后准备周一(16日)到北京市法院提出控诉。

余文生因代理709被捕律师王全璋案受到打压,今年初疑因网上撰文涉及修宪建议的公开信被当局拘捕,后来更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妨害公务罪」批捕。余文生自从1月被捕之后,家属至今无法会见。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