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案家屬再提控訴受阻 律師獲准見吳淦

2017-07-28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7年7月28日,709案被捕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右)與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背向鏡頭者)到最高法控告天津二中院,在門前遭法警阻堵入口,亦有法警拍攝過程。(吳亦桐提供)
2017年7月28日,709案被捕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右)與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背向鏡頭者)到最高法控告天津二中院,在門前遭法警阻堵入口,亦有法警拍攝過程。(吳亦桐提供)

709案家屬再到中國最高法院欲提控告,遭數名法警選擇性封堵大門阻止進入,至今家屬先後11次到最高司法機關控訴皆無結果。官方近日再強行讓官派律師介入709案,有評論人士認為,當局還在嘗試以「體面方式」了結此案。(吳亦桐 / 程文  報道)

709案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王全璋姐姐王全秀,在709案另1律師李和平妻子王峭嶺的陪同下,周五(28日)再到中國最高法院接待大廳,控告天津第二中級法院,非法阻止家屬聘請的律師會見王全璋,受到法警針對性攔截。

李文足向本台表示,在最高法院入口處,其他投訴者或控告人士被法警放行,但709家屬則被選擇性〝特殊〞對待;幾名法警堵住入口,709案家屬吃閉門羹,控告無果。

今次是709案家屬第11次到包括最高檢、最高法在內的最高司法機關進行控告。早期接待人員推諉以對,在3周前最高法法警使用暴力,推倒進入接待大廳的李文足;而2周前開始,最高法院法警有針對性的攔截709案家屬,最高司法機關的大門對他們關閉。

李文足對本台說,709案爆發後的2年多時間裡,家屬先後到各級司法部門控訴709辦案機關和相關部門違法行為多達數百次,都沒有收到明確回覆,但他們選擇繼續運用法律,與不講法的權力機關抗爭。

李文足說:6、7個法警,他們就堵在那個入口處,用他們的身體擋住去路,不讓我們進去。面對中國的司法機關這樣的態度處理709案,我們一點都不驚訝,因為709案就是製造出來的1個冤案,他們完全是不顧法律、不講程序。中國天天喊著依法治國,但是在709案上他們一點法律都不講,面對1個不講法律的流氓政府,我們今天唯一能夠堅持的就是走法律程序來維護權利,要公平、公正的對待。

709案律師李和平、謝陽在5月初獲得取保後,案件陷入停頓狀態;中共當局近日再在709案中安排陳有西和另1位暫未透露姓名的〝官派律師〞介入王全璋案,引發公眾再聚焦案件。上月中旬另1位被關押在長沙第一看守所的709案律師江天勇,當局亦傳出已為他聘用2位〝官派律師〞的消息。據知,江天勇被關押在特殊羈押監室,沒有經過特別程序批准的其他人,都無法見到江天勇。江天勇妹妹在周三(26日)趕至長沙公安局直屬分局,要求會見辦案警官,但被守衛阻止進入。

本台撥打江天勇案名義上的辦案單位、長沙公安局直屬分局警官胡振宇的電話,他指對江天勇律師情況並不知情,且並不是他辦理的。

胡振宇說: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請了2個律師了,不是我辦的。

旅美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認為,709案已經2年多,中共當局用盡手段都未能達到目的,種種跡象顯示,他們嘗試再使用遊走在維權律師和官方之間的〝官派律師〞作為下台階,以便能夠有〝體面地〞了結案件。

陳光誠說:關鍵是整個709(案)的打壓完全沒有達到中共預期的目的,尤其是在家人的不斷抗爭之下;還有就是在國際上中共完全賠上了他們的信譽。中共幾乎就沒有辦法再繼續下去了,在沒有足夠證據或者說過硬證據的情況下,到了必須放人的時候了,真正到了非釋放不可而又沒有1個能讓中共覺得稍微體面一點下台階的機會,他們也是很難看的。中共有想藉陳有西這樣的中共奴才律師來下台階。

另外,在周三(26日)下午,律師葛永喜能夠會見709被捕公民吳淦。吳淦表示願意接受任何可能的結果,吳淦在被捕2年多時間裡拒絕認罪。他之前參與聲援過的多宗維權案件當事人日前發聲,願意為他作證,並呼籲當局盡快無罪釋放吳淦。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