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晖冀姐开展新生活 自己是否人质并不重要

2018-07-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AFP

刘霞获准出国前往德国就医,但她的弟弟刘晖未获准同行。刘晖周三(11日)向本台表示,只要姐姐能换个新环境开展新的生活,他是否如外界所说的「人质」并不重要。另外,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发声明,表示欢迎刘霞到奥斯陆代表亡夫领奖。(文宇晴 报道)

刘霞的弟弟刘晖周三(11日)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患抑郁症的刘霞已经到德国开展新的生活,应该对她的病情以及身体有明显的帮助。即使自己未能随行,在姐姐适应期期间陪伴照顾,但已经能完成已去世的父母以及姐夫刘晓波的托付,他亦感到无所谓。

刘晖没有正面回应自己作为「人质」的说法,强调只要姐姐刘霞能换个新环境生活,其他事情都不再重要了。

刘晖说:马上出国肯定有难度,可能性不大,但这些事情不重要,关键的事情是我姐姐得到比较好的环境,这是我最关心的事情,也是我一直背负著父母和姐夫的托付。当然我有点焦急是现在是一个过渡期,她可能现在最需要的是家人的那种(陪伴)。

记者问:作为「人质」的说法,你自己怎么看?

刘晖回答:这个事情,说自己不是也不是很重要,反正情况就摆在这里,100个人可能有100个不同的解读。对于我来说,今天和昨天,昨天和前天,其实并没有太大的不同,无非是姐姐现在离得比较远,我还是有点惦记她,有点不放心。可是从另一角度来说,我觉得轻松很多,大概就这样吧。

刘晓波夫妇的朋友、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则认为,刘霞目前仍然未获得完全的自由。

胡佳说:刘霞即使在欧洲或者在世界其他地方,有人身自由不假,但是没有完全的言论自由,因为刘晖在2013年开始就一直是人质。现在如果刘霞在海外参与活动,或是发表的言论带有措词激烈的、批评共产党,那么党国会如何回应?若把刘晖再投入牢狱中,刘霞还会面临崩溃,即使她在一个自由的地方。那么她会不会强烈地要回国营救弟弟?我们不得而知,因为她确实承受不起。

刘晓波在2010年获诺贝尔和平奖时正在服刑,当时刘霞亦因为被软禁而无法代为领奖。

挪威诺贝尔奖委员会主席发表声明,对刘霞可以如愿离开中国表示安慰,认为刘霞没有犯罪,中国政府停止软禁刘霞是好事,又指这种不人道考验不应该发生。委员会向刘晓波夫妇在中国就人权与自由作出的努力,致以最深的感谢。委员会说,会继续邀请刘霞到奥斯陆,代丈夫刘晓波领取诺贝尔和平奖,又称委员会愿意根据刘霞意愿作安排。

在香港,学术界、政界以及不少的民间组织,亦十分关注刘霞及刘晖的情况。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出席电台节目时表示,刘霞能提早出国仅属于个别事件,可能主要是受到国际形势影响,以及国外朋友努力帮忙。

吕秉权说:中欧峰会即将召开,中方是很希望能跟欧洲达成一些共识。若未能达成中欧共识,其实作为主场的中国没有面子。加上紧张的中美贸易形势,欧洲的支持更是关键。

国际特赦组织总部的中国研究员潘嘉伟在同一电台节目上,则担心刘晖未能出国随行,或会对刘霞构成精神压力,要求大陆当局停止有关做法。支联会主席何俊仁向媒体表示,希望外界不要期望刘霞代替刘晓波做「民主战士」的角色,先让她在德国休息。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