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思位吊照听证前遭跟踪夹击 余文生妻声援遭国保上门辱骂

2021-01-12
Share
卢思位吊照听证前遭跟踪夹击 余文生妻声援遭国保上门辱骂 许艳摄于登机前。图右为国保上门辱骂许艳的过程,被许艳拍摄下来。
受访者提供

12港人案家属委托律师卢思位和任全牛面临被当局吊销执业证,听证会将分别于周三(13日)及下周二(19日)举行。其中卢思位继遭跟踪后,周二驾驶途中突遭两辆司法局车辆夹击。另外,余文生妻子出发往成都声援卢思位前,被多名国保登门辱骂。(高锋/程文 报道)

卢思位早前在成都被身份不明人士连续两日跟踪,并抢去手机。周二下午,卢思位在开车途中,突然被两辆司法局人员车辆夹击。公安到场后放走司法局人员,并要求卢思位和同行的律师谢燕益到派出所解决。谢燕益批评公安偏袒「碰瓷者」。

谢燕益说:群众有权利监督你们。这是中央的规定。任何群众对你们执法都可以监督。知道吗?而且我们是报案人,你们现在把所谓肇事者放走了。你对我们当事人进行扣押。你开甚么玩笑?他们的身份你没有核实。

卢思位律师在外办事被另一个去区司法局的人员用车辆围堵自己无法开车离开,警察协调也无果。(受访者提供)
卢思位律师在外办事被另一个去区司法局的人员用车辆围堵自己无法开车离开,警察协调也无果。(受访者提供)

因为「颠覆国家政权」罪成判囚4年的余文生 ,二审由卢思位辩护。其后卢思位怀疑因为协助涉嫌逃亡被押返中国大陆的香港人,被地方司法厅提出吊销律师执业证。为了出席听证会,许艳周二专程前往四川成都。

许艳说:卢思位律师是余文生二审的辩护律师。他是第一位阅到余文生卷的辩护律师,也是第一位争取到会见到余文生的辩护律师。他在余文生律师案尽了很大的努力,而且也承担了非常大的压力。

许艳除了希望向卢思位表达谢意,也想透过声援向他致敬。

许艳说:卢思位律师一直在争取律师的法律权力,譬如争取二审开庭审理,争取非法政治排除。吊销律师执业证对他很不公平,也是很残酷的行为,因为他做不了律师了,未来生计将面临很大问题。

不过在她出发前,周一(11日)傍晚,律师余文生北京寓所门外出现数名自称石景山分局国保的人。他们追问余文生妻子是否计划离开北京。其中一人更以「卖国贼」和「汉奸」形容许艳和余文生,说他们到处「告洋状,跪洋人」。

许艳:你把我老公判得那么重,你现在还要限制我自由,你让我小点声?
国保:我限制你自由了吗?
许艳:你已经对我造成了影响甚至伤害。你的行为已经对老百姓造成伤害了。
国保:甚么行为呀?
许艳:你现在来敲我的门,问我要不要去哪。你现在的行为已经给我造成威胁恐吓。
国保:我跟你核实一些事情,这就叫恐吓了?
许艳:那你为甚么不敲别人家的门?我现在没有权利(义务)配合你。

另一协助「十二港青」后面临被吊照的律师任全牛,周二获悉听证会将于下周二举行。任全牛相信,当局的所作所为是出于维稳考虑。

任全牛说:那可能出于他们自己维稳的考虑吧。想用这种方式给你一定的心理压力和干扰。我们也经历过很多事情,这也都无所谓,只是觉得心里很别扭,当然不希望有这样的事情了。

任全牛过往代理多宗敏感案件。他认为,自己出事与他出任张展案辩方律师有关。公民记者张展曾到武汉采访疫情,上月底被裁定「寻衅滋事」罪成,判囚4年。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