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言滿足急需卻暗中限制 國外進口特效藥遭變相封殺

2019-08-27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9年4月4日,衛健委的高官們會為習近平的「廁所革命」大作文章,但對數百萬癌症患者的生命權依然無動於衷。(衛健委官網)
2019年4月4日,衛健委的高官們會為習近平的「廁所革命」大作文章,但對數百萬癌症患者的生命權依然無動於衷。(衛健委官網)

全國人大通過新修訂的《藥品管理法》,官方稱將使境外抗癌新藥加速審批以滿足患者急需,但業內消息指出,這只不過是官方在貿易戰下的宣傳需要,針對進口特效藥和醫療設備的封堵,實際上更為嚴苛。(黃小山/程文  報道)

全國人大常委會周一(26日)發布的消息,指通過的新版《藥品管理法》的目的,是為了讓民眾盡快用上好藥、用得起好藥,其中將購買未經批准的境外藥品,不再視為假藥等。

據業內人士對本台表示,官方以法律的名義指要加快包括抗癌藥在內的進口特效藥的審批,同時又設置幾乎是無法踰越的門檻,譬如強制要求對這些藥品的生產工序進行核查,幾乎等於逼使這些歐美研藥企業提供核心技術。

新法下,進口國內未獲批的境外合法新藥不再作假藥論處。而未經批准進口少量境外已合法上市的藥品,情節較輕者可減輕處罰;沒造成人身傷害後果或延誤治療則可免於處罰。

此外,官方以「政府採購法」以及用行政指令的方式,強行要求醫療機構有限採用國產藥和設備。如四川省財政廳,在《2018-2019年度省級政府採購進口產品清單》,就將允許採購進口產品的醫療設備,由93種縮減到39種,一次過減少54種,官方並強制把優先採購國產醫用設備和耗材,納入醫院管理考核的指標。

中國紅十字會前專案高管任瑞紅表示,繼以前利用醫保報銷槓桿強推國產藥之後,近半年來,官方從醫生的處方開始強推國產抗癌藥。而至於這些國產仿製藥一直以療效差、副作用大而遭詬病。但政府掌控了進口特效藥的定價權和處方權,絕大多數患者毫無選擇。

任瑞紅說:醫生和病人那邊回饋過來的,現在盡量不讓用進口的藥,尤其是抗癌藥和靶向藥(標靶藥)嘛。除非是有關係呀。醫生就是勸你用國產藥,它會給那個國產藥一些比較好的政策,譬如說醫保,報銷比例等這種。國產的不好的一些回饋就是副作用大嘛。主要是波及到省會城市的,比較好的一些三甲醫院的腫瘤患者。再往下,在縣一級的醫院的話,那些本身就是經濟條件不好的病人,基本上他的錢花得差不多了,就放棄了。

一位曾是前線醫生亦向本台記者證實這個說法,她指國產抗癌藥被認為只有安慰劑的功能,大多數患者目前唯一的出路,依然是找人代購來自印度和孟加拉的仿製藥。

醫生說:我手裡邊有幾個肝癌呀、肺癌呀,還有那個淋巴癌呀、卵巢癌,都有。靶向藥(標靶藥)`根本就沒有讓進來,只有部分的藥讓進來了,但是它價格也是弄得虛高。國產抗癌藥你又不是不知道,完全就是相當於安慰劑。只有那個印度的仿製藥和那個孟加拉的病人能夠接受,就是一個月在二千多塊錢到四千多塊錢之間。

來自深圳的戴先生指出,官方絲毫不顧民眾的疾苦,強行按照他們的想像力推療效堪憂的國產藥和醫療設備,其中一個主要的因素,是擔心數量龐大的中國癌症患者購買進口藥,會導致巨額資金外流,並直接衝擊國內的醫療行業。特別是在貿易戰處境惡化之際,官方更為敏感。

戴先生認為,官方設置種種限制變相封殺進口特效藥,本身亦有擺脫包袱的意思。在官方的眼裡,重病的患者和老人,成了社會的負擔,這個體制不會在乎重病患者和老人們的基本生命權。

戴先生說:它怕跟美國的貿易戰,國內的東西大家都不買了。怕這個資金外流嘛,它的這個經濟體系就無法運轉,所以它是這麼一個規定。還有一個就是說,老年人或者是得病的人,這些人早死對它這個政府是有一個好處的。因為,負擔少了嘛,對它的統治短期會有利嘛,其實這個成本可能還是家庭來付的。

本台記者試圖聯繫衛健委,但該機構新聞發言人沒有接聽電話。

中國政府多年來強行掌控歐美特效藥在中國的定價權,並以行政手段為這些特效藥進入中國市場設置障礙。從2006年到2016年間,被指具有特效的預防子宮頸癌疫苗,即被中國政府禁止進口長達十年之久。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