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權大狀妻子見美國官員 當面投訴中共違規拖延案件

2019-12-27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9年12月25日,余文生妻子許艷在聖誕節當天到徐州市中級法院等多個部門,要求當局公開丈夫的情況。(許艷提供)
2019年12月25日,余文生妻子許艷在聖誕節當天到徐州市中級法院等多個部門,要求當局公開丈夫的情況。(許艷提供)

關押近兩年的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案件,審訊完畢逾半年仍未宣判。其妻許艷周五(27日)與美國的大使館人員會面,希望他們要求中國政府立即釋放丈夫。她表示,因為自己在過去數天到徐州市為丈夫維權,再加上又與美國的大使館人員會面,導致她的電話被當局干擾,未能與外界溝通,要利用其他通訊軟件與外界聯繫。(黃樂濤 報道)

余文生的妻子許艷周五(27日)與美國駐北京的大使館人員會面,講述有關在周一(23日)至周三(25日)到處理案件的江蘇省徐州市法院及檢察院等,要求會見余文生不果的情況。許艷在會見大使館人員後對本台表示,希望美國當局持續關注丈夫的案件,又要求美方向中國當局提出停止打壓丈夫、及盡快釋放他,大使館人員亦表示會持續關注事件。

許艷說︰美國駐華大使館人權官員,就是一位美國人權官員,他(余文生)的案件被秘密開庭以後,已經過去了8個多月左右了,所以這個已經屬於嚴重的超期關押,首先我就是說請求國際上幫助,要求徐州中院立即停止違法的超期羈押,然後立即無罪釋放余文生律師,他其實現在人關在哪兒,或者人的身體情況都不太知道,他的法律權利根本得不到任何的保障,感謝美國人權官員、美國對余文生案件的關注和幫助。

本台多次致電許艷的手機,但是電話一直接不通,最後多次使用不同的通訊軟件才能夠聯繫上她。許艷表示,在過去數天聖誕節期間到徐州市為丈夫維權,而且接受了多家媒體的採訪,再加上周五又與美國的大使館人員會面,因而引引發當局打壓,她的電話被當局干擾,要利用其他通訊軟件與外界聯繫。她批評當局做法無理。

許艷說︰就是可能(電話)就打不通,這個情況應該以前有發生過,可能為了阻止接聽電話這種可能性,正在通話中就直接掛斷了,這種情況也有,正在說句話電話就斷了。

曾與多國大使館官員會面的北京維權人士胡佳表示,中國當局對余文生的案件一直都在拖延判決,是因為國際社會一直在關注事件,所以當局正在想辦法減低國際社會的關注度,找一個適當的時機再作宣判。

北京維權人士胡佳表示,中國當局對余文生案件一直拖延判決,是因為怕判決引起國際社會關注。(胡佳推特圖片 / 拍攝日期不詳)
北京維權人士胡佳表示,中國當局對余文生案件一直拖延判決,是因為怕判決引起國際社會關注。(胡佳推特圖片 / 拍攝日期不詳)

胡佳說︰我覺得如果沒有這些(國際)力量的話,余文生律師案件可能還真就快了,判那個重刑就得了,但是當局現在肯定已經感覺到了國際社會的關注,如果余文生要宣判,或者要二審開庭之類的,那外交官肯定要出現在法庭之外,這樣的話國際媒體肯定要出現在法庭之外,所以他們現在還沒有把這步棋就是說走完這樣的。

2018年1月在中共十九屆二中全會期間,余文生發表修憲建議書,建議國家主席由差額選舉產生,取消軍委主席及軍委制度等。翌日,他被北京市石景山區警方帶走,後被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關押,於今年5月案件「秘密審訊」後,一直沒有宣判。余文生妻子許艷多次到處理案件的徐州市法院等部門了解丈夫的情況,但最終都沒有結果。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