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民權運動領袖哈達妻子再遭威脅

2016-04-16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6年4月8日,被指打壓新娜的主要責任人政法委書記劉惠(左一)和內蒙公安廳長馬明(左三)。(內蒙公安官網)
2016年4月8日,被指打壓新娜的主要責任人政法委書記劉惠(左一)和內蒙公安廳長馬明(左三)。(內蒙公安官網)

持續在網上發聲支持內蒙通遼市紮魯特旗牧民維權,民權運動領袖哈達的妻子新娜,遭當局下發第二份警告,面臨再次被關入監獄的威脅;但新娜在接受本台記者專訪時強調,被誣陷和逼害已是常態,她不會妥協。(黃思霖 報道)

內蒙呼和浩特市司法部門和派出所的人,在周四(14日)下午一次過向新娜送達兩份“警告決定書”,一份的下款為去年3月3日,指她“外出請假超期,並且關閉手機”;另一份就是周四出台,稱她“不按規定接受社區矯正、拒絕向司法所提供電話聯繫方式,拒絕向司法所匯報思想接受矯正”。

在接受本台記者專訪時,新娜強調,因為自己之前被當局逼害判刑3年、緩刑5年,在2012年出獄到現在,還在緩刑期。當局這樣作為威脅,試圖阻止她聲援紮魯特旗的牧民反鋁廠污染。新娜表示,她有可能再被抓進去,但已經無所謂。

新娜說:呼和浩特中專路司法所發的。找茬唄,就因為我這個網上聲援。兩次警告,第三次就可以再收監。實際上它那個第一次警告根本沒有,這就找茬唄。我個人認為他是一種恐嚇,也有可能行動。收監的話,再坐(牢)20個月。判3緩5嘛,所謂的緩5就是2012年4月23日放出來,2017年為止就滿了。對我來說無所謂,因為我現在也和坐牢差不多。家裏頭WIFI被掐、手機被掐、銀行帳號被掐、行動不自由。愛怎麼樣怎麼樣,我該幹甚麼幹甚麼。本身你的判決就是不公的。

新娜還表示,在送警告決定之前,當局還以吸毒威脅她,被她公開發文揭露後,才換成了說她拒絕提供電話。但無論是司法所還是派出所,都清楚地知道,是公安掐斷了她家的電話。

新娜說:而且他們這次特點是聯合執法,一般來說嘛,要麼是司法所出面,要麼是派出所出面,這次都是同時進行。因為他們是兩個系統,合起來是歸政法委管,顯然是政法委在處理。以前就曾經誣陷我兒子,說我兒子非法持有毒品,這現在又說讓我檢查尿,他們現在這個逼害人也是老套子。第二天我就寫了個網誌,他們覺得可能這個確實挺丟人,就又換了個方式,說我是甚麼不提供聯繫方式。關於這個問題,他們都清楚,我們的電話是被公安廳掐的,掐完以後我當時就報警了。他們就這樣睜著眼睛說瞎話。

早在兩天前,本台記者就收到相關的資訊,顯示當局正在對新娜和牧民們施加壓力。據一份牧民轉發給本台記者的錄音顯示,一些蒙族人亦擔心新娜的安危,一個不知名的牧民還出面勸新娜保持低調。

他說:他們來送東西,其實我想了一下,可能是再一次的警告,如果超過次數,他們可能就真的採取強制性的限制你的活動。所以呢,你(新娜)看是不是緩一緩?或者是低調一點。他這是一種暗示,其實你也接受一下暗示,這樣的話,這樣有一個稍微的妥協。這樣才達成一個平衡。你仍然可以自由活動,如果完全失去自由的話,很多東西不得不放棄,牧民想再發聲也困難了。如果你仍然有限度的有自由,牧民的權利還是可以得到有限度的維護,你看如何?

本台記者致電內蒙政法委,但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據知情人表示,針對新娜的一系列打壓,可能是內蒙新上任的政法委書記劉惠親自指揮。近日通遼市紮魯特旗牧民,抗議央企霍林河鋁廠污染事件後,劉惠親自前在當地坐鎮。而新娜持續在網上聲援牧民,導致當局非常憤怒。

目前,當局加緊對紮魯特旗的封鎖和維穩,之前第一個被抓的牧民那順烏力吉雖然已經被釋放,但就被要求5個牧民擔保,如果再繼續維權,6人都可能被抓。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