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母亲万安公墓拜祭 尹敏忆亡儿当年19岁中三枪

2020-06-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北京天安门母亲一众成员在万安公墓拜祭并发表祭文。(天安门母亲提供)
北京天安门母亲一众成员在万安公墓拜祭并发表祭文。(天安门母亲提供)

周四是北京八九「六四」31周年,中国各地风声鹤唳,气氛紧张。「天安门母亲」多名成员在公安监视下前往万安公墓,祭奠7名在事件中遇难的家人,以及5名已经去世的难属。难属尹敏回忆当年,她年仅19岁的儿子,身中解放军戒严部队士兵三枪。(乔龙/黄乐涛 报道)

本周四是六四31周年,中国各地都有民众不顾官方禁止,暗中纪念六四。当天上午,北京一批「天安门母亲」成员,在警方安排下,到万安公墓拜祭并发表祭文。

六四难属黄金平在祭文中说,坚持「真相﹑赔偿﹑问责」是他们的三项诉求。

中国民众以不同方式追悼六四遇难者。(志愿者提供)
中国民众以不同方式追悼六四遇难者。(志愿者提供)

黄金平说:我们始终坚持三项诉求:真相、赔偿、问责,要求政府与天安门母亲对话,说出真相,拒绝遗亡,寻求正义,呼喊良知。任何艰难曲折都催毁不了我们的坚定信念。

祭文表示,31年前,你们怀著满腔热血,为了要求政府清廉及社会公正走上街头和平请愿,是关心国家前途及社会民生的正义行为,也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但政府动用军人杀害手无寸铁的人。

今年77岁的六四难属尹敏,每逢六四周年日,都会在家中悼念遇难31年的儿子叶伟航,她对自由亚洲电台说,从6月1日开始,她就被警察监控,无论去何处都有人尾随其后。

尹敏说:时间太久了,31年了,我们的年纪也愈来愈大,身体愈来愈不好,所以愈来愈悲观,心情也愈来愈不好,原来觉得有一线希望,现在看来很渺茫。但是,我们 还有一些期盼。

尹敏的儿子叶伟航被解放军戒严部队军人射杀时,年仅19岁。尹敏告诉本台,1989年6月3日晚上11点,她的儿子叶伟航在木樨地被三颗子弹射杀。31年来,每当想起儿子,尹敏都会泪流满面。

尹敏说:31年,好好的一个大小夥子没有了,一点说法都没有,而且年年……好像今年还管得比较严格,说我们要怎麽、怎麽样,我们还会怎麽样,跟你说这是我永远的痛,甚麽时候想起来,我都泪流满面。19岁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他中了3枪,打得那麽惨。

北京一位八九年居住在天安门附近的居民赵女士对本台说,现在的年轻人根本不知道北京发生过「六四」。

赵女士说:六四的时候,我就趴在我们家门缝往外看,都是大卡车,天安门传来枪声。我们这边有一个老太太,她的儿子死了,她在大哭,我记得。那个时候,我们上班都去不了。没有公交车了,我记得有几天没有上班。天安门那边有人静坐,听他们说死了好多人,镇压呗。

本周四当天,北京、四川、湖北等各地异议人士及独立学者被当局「维稳」。如媒体人高瑜受到国保严控,异议人士查建国、齐志勇、徐永海被监控,维权人士李蔚也因「维稳」原因去了外地。武汉八九学生张毅被3名公安带走强制旅游。

据知情人士对本台说,「六四酒案」四君子之一的张隽勇正被国保带往都江堰虹口;罗富誉、符海陆被司法所通知「喝茶」,陈兵与外界失联,成都维权人士王蓉文6月3日被4个人带到彭州一家农家乐。当地维权人士秦女士对本台说:成都几乎所有的敏感人士都被上岗了。符海陆现在还是在「喝茶」当中,张起被堵在家里不准出门。听这些维稳人员说,周四成都的所有维稳人员,包括警察全部都上岗了。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