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玉兰无处栖身 第三日滞留派出所


2017-04-18
Share
occupy310.jpg 2017年4月18日,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身穿单薄衣服在派出所外活动。(倪玉兰提供)

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被当局迫迁后,因无处栖身,连续3天在派出所留宿,公安用尽各种丑恶方法迫她离开,包括拒绝借用厠所;不良于行、需依赖轮椅代步的倪玉兰,惟有使用围帐遮掩就地解决。有外媒到场采访时被当局问话,并警告记者不要报道。(黄乐涛 报道)

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周二(18日)对本台表示,她被当局迫迁后,已待在派出所第3天,虽然警察用尽各种方法要求她离开,但是她强调,当局不为其一家解决事件,她是坚决不会离开的。

倪玉兰说:派出所的副所长赶我们走了,他就是故意让保安将电视的音量调到最高,从(周一凌晨)12点一直放到今天(周二)早上8时,把大厅内原有的4个沙发都给弄走了,又不给我们喝水,而且就连他们的厠所都不让我们上,我女儿帮我买了1个便盘。
记者问:大小便也是在盘子里面?
倪玉兰说:对的。由我爱人(丈夫董继勤)把便盘倒掉了。

她表示,已致电市政府投诉被迫迁,而市政府亦已受理。倪玉兰指,周一(17日)有1名日本记者采访她时,被派出所人员查问,该名记者后被当局要求不要报道。

倪玉兰说:(周一)中午的时候,(日本记者)然后被带走的(调查问话),被带走以后,就是要求他把手机及相机的照片全部都给删除,(调查的时间)也不太长吧,就是删除了照片以后,还让日本记者答应不再报道,然后才把人家被放走,那个记者的报道,现在还未发出来。

倪玉兰现在身上没有钱,食物饮水等生活必需品,也是朋友送到派出所给她,她亦不知道自己可以支持多久,唯一希望就是当局尽快给她1个容身之所。

本台就事件致电倪玉兰身处的东城区安定门派出所查询,但当值警察拒绝回应。

当值警察说:这个我不方便透露。
记者问:可给我宣传部的电话吗?
当值警察说:宣传部的电话,没有。

倪玉兰夫妇遭迫迁而滞留派出所受到各界关注,北京律师李静林对本台表示,当局有权对她占据派出所的行为提出起诉。

李静林说:可以扰乱单位工作秩序,当局以这个罪名来处理她,是完全办得到的,那是可以判刑的,也可以拘留的。但是,我估计当局多半不会控告她,可能会给她1个拘留,那就算了,因为她这个问题,主要是派出所不愿意管这个维稳对象,就是想赶她出派出所辖区而已。

北京另一名律师余文生指,倪玉兰是被当局迫迁而导致无家可归,认为当局不应驱赶她一家,应该尽快为她解决问题。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