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左勢力唱紅歌惹眾怒 官方急忙切割

2016-05-07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6年5月6日,中國歌劇舞劇院發布聲明,稱合作方提供虛假材料導致自己受騙。(圖片來源:中國歌劇舞劇院官網)
2016年5月6日,中國歌劇舞劇院發布聲明,稱合作方提供虛假材料導致自己受騙。(圖片來源:中國歌劇舞劇院官網)

北京人民大會堂周一(2日)上演大量文革歌曲後引發眾怒,主辦方和演出審批方周五(6日)分別發出聲明,表明演出使用中宣部名義是被欺騙所致;觀察人士指出,類似的情況並非首次,高層對極左勢力的縱容,是問題的根源所在。(黃小山/黃思霖 報道)

中國歌劇舞劇院的通報指出,在演唱會籌備和演出過程中,與該院的合作方虛構“中央宣傳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宣傳教育辦公室”,提供虛假材料騙取信任;共同作為演唱會舉辦單位,將依法追究有關人員責任。但在這份通報之中,該劇院並沒有透露合作方人士的姓名和來歷。

而批准今次演出的北京市西城區文化委員會的聲明則稱,4月7日准予中國歌劇舞劇院申請舉辦演唱會,而5月2日演唱會舉行時,申請方違規增加演出主辦單位,虛構“中央宣傳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宣傳教育辦公室”。對有關情況,亦將依法依規嚴肅查處。

通報一出,立即被網民嘲諷為本來是為了拍習近平的馬屁,結果可能變成拍了馬蹄。

在此之前,有關演出引起非議,網民指中國和文革已經只有一步之遙。原全國政協前副主席馬文瑞的女兒馬曉力,亦上書中央辦公廳主任栗戰書,指有關演出大有文革再現之感,干擾黨的外交路線,是“有組織、有預謀、有計劃違反黨的政治紀律事件”。

旅美文化學者和專欄作家吳祚來表示,從演出審批的級別看,這個演出被高層授意的可能性不大。

吳祚來說:中宣部是有這樣一個機構,但是一個非常設的機構,歌劇舞劇院,它們是一個副局級單位;西城區文委,是一個處級單位。“56朵花”的老闆這個老闆,她和很多紅二代可能有很多的勾連,然後把這個事辦了。申請過程呢,沒有蓋公章,她只是以中國歌劇舞劇院到那個西城區文委去備案,被通過了。其實他應該通過文化部,如果是通過西城區委的話,是一個非常小的機構。後面還是有人在鼓動這個事。高層現在內鬥,忙不過來這些破事,高層授意的可能性,不是很大。

吳祚來還透露,以前只要給錢就能在人民大會堂開會或吃飯,現在很難,必須由副部級以上機構出具證明,相信事件背後有紅色極左政治勢力在運作。同時,演出大量出現歌頌習近平的內容,也令一般的管理機構投鼠忌器。

資深評論員賈平稱,習近平的利用和縱容左的政治勢力,而極左想有更大的話語權,雙方出現分歧而已。但這並不意味著當初會拋棄左的意識形態。

賈平說:極左的政治勢力把文革的語言和民族主義結合,但是呢,冒用了中宣部這麼一個辦公室的名義,應該是他們嚴重超出與習(近平)之間原有的約定吧。基本部門,歌舞劇院和西城區文化委員會,他們肯定是不願意背這個黑鍋的。極左明顯是想挾持高層,這個肯定是不允許的。但是,你說是否就會撕破臉,那也不至於,因為他依靠這一套。實際上他們之間誰也不信任,但是大家都是用左來做一個旗號。但問題是,權力怎麼分配?這肯定是有問題的。

北京市西城區文化委沒有接受本台記者採訪,該機構人士稱,周一上班時間再打電話問文化科。他不知情。

本月2日,號稱由中宣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宣傳教育辦公室、中國國際文化交流中心、團中央中華未來之星組委會、中國歌劇舞劇院主辦的商業演出,因其貫穿始終的文革語言,引起廣泛的警惕。

據悉,有關演出由“社會主義天團”的“56朵花”組合擔綱。該組合是中國大陸的一個以傳播紅色意識形態為主的組合。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