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国保枪杀同袍死刑覆核 家人指其患精神病望法外施恩

2019-01-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8年9月6日,三分一头骨缺失的陈建湘戴著头盔出庭受审。(湖南省高院官方发布)
2018年9月6日,三分一头骨缺失的陈建湘戴著头盔出庭受审。(湖南省高院官方发布)

湖南省娄底市新化县国保陈建湘,前年底因枪杀同袍而被判死刑,案件近日进入最高法院死刑覆核期,其家人声称陈建湘患有精神病长达10馀年,要求法外施恩。但官方为了早日结案正试图将陈建湘尽快处决,其严重的精神病治疗也被忽略。(黄小山 / 刘少风  报道)

陈建湘的妻子王艳平近日发帖称,陈建湘在20年前的一次执行任务中,遭村民围攻受伤,此后即有头痛的问题。此后,一直因精神上的问题在求医。2007年还在一次培训期间,曾突发性颅内高压送医。

根据其妻贴出的病历显示,此后他一直在吃药。并且案发后,娄底警方对其进行的精神病鉴定也非常草率。在上月突然进行的二审中,来自西安的精神病专家证人,一直未被允许出庭作证。

陈建湘的妹妹陈美兰在接受本台采访时称,陈建湘案发后,开枪自杀,此后他做了4次大型手术,其三分之一的头骨缺失,亦没有做颅骨修复手术。他们匆匆把他送到鉴定中心呆了不到4个小时,就匆忙做出了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的鉴定。

陈美兰称,陈建湘在看守所因伤病导致非常痛苦,但却没有基本的药物和治疗。他们曾多次向娄底的公检法、政法委提出申请,由家属自己出钱为他做颅骨修复手术,但一直被拒。而湖南高院的答覆是能参加庭审就可以,完全不考虑一个24年的员警病人的基本权利。

陈美兰说:他们匆匆忙忙的出院之后,在看守所里面,没得哪个人管他。就是我哥哥在里面受不了嘛,因为他常年吃药,没得药的话,他就睡不了。加上头疼的话他就24小时不能睡觉嘛。我们跟律师前前后后是多次申请,他们是做绝了。

陈美兰认为,从一审、二审再到最高院派人到看守所提审进行死刑覆核,这表明他们只想尽快把陈建湘处死结案。他们作为一个病人家属的痛苦,则无人在乎。

陈美兰说:最高院那个死刑覆核,原以为最起码都要三个月,我的嫂子1月4号去送衣服的时候,那个值班干警就说,最高院的法官已经到看守所来提审陈建湘了。反正就想尽快的把他搞了。反正,我们家人都是非常痛苦。

陈美兰称他们对两名受害者家人很愧疚,也一直努力去道歉。案发后,随著官方的压力加大,陈建湘原来的同事们开始还表示同情,现在都已经不敢和他们交流。因病失控杀人后,陈建湘被他们的组织彻底抛弃了。

湖南娄底市中级法院和新化县公安局,都没有回应本台的采访请求。

长期关注精神问题的学者谭先生认为,身患精神类疾病却依然作为员警执法,其所在的公安局就存在严重的问题。而目前基于维稳或政治目的,试图尽快执行死刑了事,本身就是让其为整体体系的问题背锅。

谭先生说:这样的职位是不能让一个带病的患者来执法的,所以这个事情一旦证实了,那可能把领导的另一层责任要追究出来,所以里面都很复杂。如果鉴定了,但是有时候又碍于政府的政治的要求,它可能就是甚么暧昧的态度,它就把自己的责任免掉了。相当于把他处死了,就他为另外的人背了锅。

2017年12月22日,湖南新化公安局国保陈建湘持枪射杀了曾有小矛盾的两名同袍。此前,陈建湘长期受抑郁症困扰。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