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諫受黨政控制 河南牧師成首位殉道者

2019-07-19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9年7月19日,河南商丘市宋永生牧師的遺體告別儀式上,當局只允許每個教會派出兩名的代表參加,而且拒絕舉行追悼會。(劉貽牧師推特)
2019年7月19日,河南商丘市宋永生牧師的遺體告別儀式上,當局只允許每個教會派出兩名的代表參加,而且拒絕舉行追悼會。(劉貽牧師推特)

留遺書稱「願做第一個殉道者」的河南省牧師宋永生周五(19日)早上火化,但當局禁止信徒舉行追悼會。宋永生在遺書中控訴受黨政控制,令他主理的商丘市「基督教兩會」淪為「四不像」。有大陸地下教會牧師指出,習近平提出的宗教中國化之後,令官方三自教會面對的壓力越來越大。有台灣宗教學者指出,大陸宗教自由不斷在萎縮。(文宇晴 報道)

周三(17日)跳樓自殺身亡的宋永生牧師,曾是河南省商丘市第一至第四屆政協常委、商丘市基督教三自愛國會主席、市基督教協會會長。據微信群組的消息表示,宋永生牧師周五(19日)上午八點舉行火化儀式,但是當局只允許每個教會派出兩名的代表參加,而且拒絕舉行追悼會。旅美的劉貽牧師在推特引述群組內容,指宋永生的妻子表示,宋永生死前曾禁食四天,自殺前曾駕車到教堂與一位老姊妹見面,之後再回到辦公室,中午約11點便從五樓跳下來。

宋永生牧師的輕生在大陸宗教界引起關注,不過有關的討論很快已經被刪除,對於他的喪禮更是在網上看不到任何消息。

廣東牧師李鵬對宋永生的離世感到惋惜,相信對方是因為受到來自宗教的壓力太大,而最終選擇了結生命。不過李鵬牧師不認為,輕生的做法就能解決到問題,呼籲信徒在面對宗教壓力時,要更勇敢面對。

李鵬說︰宋永生牧師他自己寫道,「兩會就是四不像」,反正現在政府在搞基督教中國化,對三自教會來說等於是改變他們的信仰,壓力肯定是更多。有人說,如果連死都不怕,應該不怕繼續活著。那他(宋永生)既然不怕死,他應該把該做的該說的,就去做好﹑說好。

網上流傳著宋永生牧師的遺書,內容控訴黨政控制「市兩會」(基督教三自愛國教會﹑基督教協會),形容現狀是「不像教會,不像機關,不像社團和不像公司」的「四不像」。且教會受到來自統戰等部門逼迫,而他作為兩會牧師也得不到信任,令他作為負責人心靈壓力重大,有筋疲力盡之感。宋永生牧師表示,自己在商丘工作23年,深感基督教基層宗教團體的艱難。他也提到,想用自己的信仰和人格魅力,協調好內部和政府之間的關係,可是並不成功。

據指宋永生牧師在跳樓輕生前一天,即周二(16日)所寫的「面見商丘市委統戰部、市民宗局領導匯報材料」中,列出了他對當局的多點要求和不滿。也談及到教會工作中遇到的困難。

台灣真理大學宗教文化與組織管理學系教授張家麟表示,從宋永生牧師的遺書內容來看,似乎主要是來自商丘市統戰部的壓力,但究竟統戰部做了甚麼事情促使宋永生牧師輕生,這有待釐清。張家麟教授又指出,大陸針對宗教的打壓近年來有增無減,信徒面臨的壓力也比過往的大。

張家麟說︰宋永生牧師的自殺,留下遺書抗議是對統戰部最大控訴。我估計是習近平上台以後,授權給黨的統戰部來領導﹑管理各個宗教是有關連,這是一個大框架。我覺得大陸宗教自由不斷在萎縮中,尤其是對於外來教,例如天主教﹑基督教和穆斯林,他們受到的限制要比本土教多很多。

記者嘗試與宋永生牧師生前服務的商丘市基督教兩會聯繫,但是網上登記的電話號碼一直未能接通。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