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文广家中接受外媒直播访问 公安破门入屋带走

2018-08-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他因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而被软禁。(孙文广朋友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
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他因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而被软禁。(孙文广朋友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在家中接受外媒《美国之音》的电话直播访问,期间被警察破门入屋带走,现在软禁在济南的一个度假村。(黄乐涛 报道)

孙文广周三(1日)透过电话访问,以嘉宾身份参与《美国之音》节目「时事大家谈」,谈及他在国家主席习近平上月访问非洲和中东前发表的公开信,内容批评习近平,他敦促习近平停止大洒金钱提供对外援助、贷款和投资,又批评习近平的「一带一路」倡议。公开信在微信和海外中文媒体引起热议。

据「时事大家谈」节目显示,在直播一开始,孙文广就告诉主持人,当局派了很多公安,打破他家的门,警告他不要接受采访,并在屋外监视他,但他仍坚持接受访问,并指自己已拿起了刀,准备跟警察拚命,后来突然有警察冲入孙文广家中,阻止发言,并强行将他带走,而电话亦立即中断。

孙文广在直播录音说:又来啦,公安又来干扰啦,又来了六个、四个、五个、六个,甚么,甚么?我讲错了吗?你们听着点,错不错?老百姓很穷,我们不要到非洲去撒钱,这个撒钱啊,对国家、对社会都没有好处。你干甚么?你干甚么?我跟你说,砍了你,你到我家来,你到我家来是犯法的,我有我的言论自由……

本台记者周四(2日)多次拨打孙文广的手机,但一直没人接听。记者致电山东大学的公安处了解,但当值人员一听到记者查问有关情况,就立即表示不清楚事件。

当值人员说:(学校职员)都放假了,咱不清楚。

而山东大学总机的职员要求记者致电另一个部门查询。

职员说:退休了,我跟你查一下退休办公室,你联系一下吧。

但该办公室的电话没人接听,而山东大学附近的山大路派出所的电话亦打不通。

孙文广的朋友、济南维权人士成蕴琴表示,从朋友圈中得知孙文广现仍被警方控制,关押在济南一个度假村,相信他仍未获得自由,相信当局会关押他一段时间,就会被释放出来。

成蕴琴说:他和他夫人都一块带走,说就是燕子山庄宾馆甚么的,联系不到,像这样的情况,一般他们(警察)把手机都被控了,没法联系到他,以往的经验来说,(孙文广)应该是安全的。

媒体人刘开明表示,从孙文广的事件可见,当局无论对新闻及言论自由的控制愈来愈紧,加上他是接受外媒采访,抨击政府,更加引起当局不满。

刘开明说: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有人冲入去,这些情况是很少很少听到的,现在的言论环境收到好窄好窄,人身自由有好大的威胁,我们现在来说,接受外面(外媒)采访都好小心。

84岁的孙文广,在文革期间曾住过「牛棚」及被判刑,罪名均与发表言论有关。他多年来都被当局监控,没有自由。

您的评论 (1)
Share

匿名游客

自费举报香港食物安全罪案274宗
正直市民遭香港当局打压致精神失常
——一位受害女童父亲的悲惨遭遇

Tac先生对女儿一直呵护有加。一天,三岁幼女食用香港某超市出售的食物后,持续高烧,送医院急救,方知是感染肠胃炎。后经化验,该食物内含有数十条虫。

此后,Tac先生又发现多间超市出售发霉、变质和过期食物。对香港执法部门漠视投诉,玩忽职守的行径,Tac先生极为愤慨,先后向主管当局、立法会议员发出数百封邮件,痛诉不安全食物之严重危害,跪求当局从善如流,重典治乱。然而,Tac先生的正义诉求,犹如石沉大海。

为防悲剧重演,Tac先生决定揭穿重重黑幕。透过对全港数百间大型超市的暗访取证,Tac先生耗资逾万元购买了数百种不同品种的过期食物作为证物交予当局,现场拍摄了数以千计的照片和影片,向当局提供了数十万字的食物投诉供词……

Tac先生调查发现,位于香港繁华商业中心区内某大型超市,在五个多月内,先后十一次售卖过期食物,而距离该超市不足五十米处,就是香港食物环境卫生署总部。更令人愤慨的是,Tac先生在铜锣湾某超市付款购买多件过期饮品作为证物后,遭多名店员抢夺毁证。Tac先生致电当局求助,当局拒不派员到场执法,致使涉嫌干犯罪行者得以逍遥法外。

在八个多月内,Tac先生排除各种阻力,先后举报了274宗超市涉嫌售卖过期食物的个案。而当局数以千计的执法人员又是如何监管和巡查的呢?官方资料显示:此前三十个月内,当局发现食物已超过食用期限的个案总数为4宗。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当局对商家罪行视而不见,对民众健康麻木不仁,是造成今日香港过期食物泛滥成灾、无良商家有恃无恐的根本原因。如果无人挺身举报,香港食物安全触目惊心的真相将永远被掩盖。Tac先生“不识时务”的举报触犯了当局大忌,恼羞成怒的当局展开了一系列疯狂的报复行动,必欲置之于死地而后快。为了继续粉饰太平,当局不断玩弄花样,刻意制造高压恐惧,处心积虑地阻挠Tac先生举报,以各种防不胜防的卑鄙伎俩,对Tac先生进行残酷的精神迫害,致其精神健康状况急剧恶化。Tac先生无法接受的是,作为纳税人,自己每年将辛苦赚得的血汗钱供养给政府,官员养尊处优,坐享高薪厚禄,却罔顾市民权益,悍然动用政府资源,对付一个为公益而艰辛奔走的正直市民。

近年来,全国各地政府纷纷设立举报专项基金,奖励市民举报食物安全犯罪,不遗余力加大打击食物安全犯罪力度。香港当局却冒天下之大不韪,一方面穷凶极恶,视举报人如眼中钉,不择手段打压市民举报;一方面倒行逆施,放纵销售商将一些容易变坏的食物日期标签由“此日期或之前食用”篡改为“此日期前最佳”,以逃避法律惩罚。

《苹菓日报》、《星岛日报》、《东方日报》、《明报》、《太阳报》、《文汇报》、新浪网等香港各大媒体对Tac先生举报过期食物进行了全面报导,香港食物安全丑闻欲盖弥彰。然而,食物安全“无人管”的乱象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愈演愈烈,持续蔓延。

香港申诉专员公署担当监察政府运作的角色,包括政府监管不力等,并有权就可能广受市民大众关注的课题进行主动调查。Tac先生多次致函要求申诉专员介入调查,均遭拒绝。痛定思痛,Tac先生不得不寻求全国舆论的声援。此时的Tac先生,面对排山倒海的压力,精神濒于崩溃,经香港某医院精神科确诊患上“混合性焦虑抑郁症”,疾病的折磨时常让他痛不欲生。

人间正道是沧桑。Tac先生不畏强权,曝光香港食物安全潜规则,为坚守良知,捍卫正义付出了惨重代价,期盼社会各界仗义执言,爱心人士伸出援手,一起帮助Tac先生走出困境。(Tac先生邮箱:enquiry@china.com)

*更多图片请透过百度或谷歌搜索“曝光香港食物安全潜规则”

2018-08-03 09:36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