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老大落网被揭20年前被判死刑 借家族权势「死而复生」

2019-04-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昆明警方高调打黑,意外曝光孙小果事件。图中为昆明警方集中押解嫌疑人进行宣传。(昆明公安官网)
昆明警方高调打黑,意外曝光孙小果事件。图中为昆明警方集中押解嫌疑人进行宣传。(昆明公安官网)

大陆的社会乱象无奇不有,一些事例更令人吃惊。云南省昆明市一名黑老大近日落网,但竟被揭发,被捕者在21年前因强奸罪已被判死刑。他「死而复生」的消息旋即震撼各执法部门,证据显示,这名具警二代身份的黑老大,在家族权力庇护和操作下,即使犯下死罪也可以安然渡过。(黄小山 / 覃晓言  报道)

昆明市警方日前高调宣布,将以孙小果为首的黑社会团夥一网打尽,但事件意外爆出极大司法黑幕。根据法律文书显示,早在21年前,这个孙小果就已经被判了死刑。

据1999年《法律年鉴》的纪录显示,1998年2月,孙小果犯强奸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另外,强制侮辱妇女罪判刑15年;故意伤害罪判刑7年;寻衅滋事罪判3年;数罪并罚决执行死刑及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当年一审判决后,孙小果等人不服,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但被驳回维持原判。

然而,网传法院于1999年3月9日改判孙小果缓期二年执行死刑。又于2001年9月改判为18年半。多次减刑后,孙小果已在2012年刑满释放。

云南省政法系统一位匿名人士向本台记者透露,事情可能比外界所知的更为离奇,被判重刑的孙小果实际只在监狱里呆了4年,但他拒绝透露更多的内情。

他说:他在里面只呆了4年,把我们的三观都给颠覆掉了。

《新京报》记者的调查也显示,除了躲脱死刑之外,根据工商资讯检索发现,孙小果在刑满之后,立即成为4家公司的股东,其中包括在昆明一家面积超过1200平米的酒吧。

本台记者多次致电他为股东的银河俱乐部,但该公司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孙小果20多年来,何以一再脱罪?本台记者多次致电云南省公安厅和昆明市公安局,但迄今为止,都没有得到回应。

另据微博中流传孙小果的身世,指他可能是原中共元老孙雨亭的孙子。其生父是曾任云南省高院院长孙小虹。其叔父孙大虹曾是云南省公安厅副厅长兼禁毒局局长。两人都已退休,其姑姑孙兰兰在公安部任职。

但21年前曾参与调查此事的记者张先生(化名)否认了这个说法。

张先生指出,当时他们知道了孙小果是警方的高官子弟,其母亲及继父都是警方官员,但其生父姓陈,其职务和姓名不详,但肯定不是孙小虹。

早在1994年,当时已参军,并进入武警学校即将成为武警军官的孙小果,和5名武警学校的同学和社会青年,曾劫持、轮奸两名妇女,原本属于主犯的他,年龄被改成了16岁,只被轻判3年,但却一天监狱都没有呆过。

张先生说:这个家庭呢,在当地非常厉害,因为当年我去采访他的时候,他都已经在部队参与轮奸,然后改(小)了年龄,变成从犯,从轻发落。结果呢,一天也没有收监。他就没有在监狱里呆过。然后直到再犯案。涉及到他个人家庭的这一块呢,公安局当时就没有给我们提供太多的材料,包括他的生父的具体的甚么职务,我都不清楚的。

另据当年以《南方周末》记者身份调查此事的资深媒体人长平指出,当年《南方周末》对此事的调查报导发表后,十分轰动,销量急增。当年的报导并没有遭到压力。但现在揭露的材料显示,有一股神秘力量,可以绕过所有人让法律形同虚设。

中国官方一直鼓吹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无论是薄熙来妻子谷开来故意杀人,还是孙小果「死而复生」,都显示出权贵人士凌驾于法律之上。与此同时,包括夏俊峰、贾敬龙、许有臣等在内民间反抗者,则难以活命。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