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为应付新冠疫情 再次大量招聘人员进行人口管控

2020-06-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北京利用失业人士组成人口管理员队伍,对民众进行人盯人式的维稳。(大兴就业官方发布 / 2018年10月)
北京利用失业人士组成人口管理员队伍,对民众进行人盯人式的维稳。(大兴就业官方发布 / 2018年10月)

首都北京近日爆发第二波新冠疫情,当局除采取封锁措施,亦同时在线上线下加强人口管控。其中,警方再次大规模招聘失业人员担任人口调查员,配置人数要是正规警员的5倍。另外,警方加强线上打击,几天内就查处多宗造谣及核酸检测黄牛案。(黄小山/程文 报道)

据北京市昌平区公安局的招聘通知显示,此次招聘规模逾一千人,疑似锁定了当地失业的农村户籍人士。

除了昌平区,北京市其他片区此前也大规模新征人口管理临时队伍。招聘也要求应聘者是失业人员,需要通过政审,官方承诺年收入在56,000元以上,并且还有官方的一些补助。

这次是继2018年北京市大规模招聘人口管理员之后,警方再次扩充人口管理临时队伍。

有北京市民称,2017年底和2018年初,北京为了大规模驱逐底层的外地务工人员,就采取了这样所谓的人口管理员制度,这种做法实际上已持续了2年多了,最初是为疏解北京落后产业和外地人。这次疫情让北京各方都感到紧张,所以追踪和管控人口再次加强。

根据已曝光的一些招聘要求显示,官方要求北京的区县中每100户必须有一个人口管理员,或者1000人中有3名人口管理员,并且要求人口管理员人数配置是专项员警和协警的五倍。

曾担任过基层政法委书记的郝先生认为,对社会的全面监视和控制,是官方最看重的事情。即使是有了线上的全面监控,但线下的事情还需要人去做。

郝先生还指出,官方的招聘流程和待遇显示,人口管控模式已经成为北京常态化的制度。并且招聘失业人员当人口管理员,本身也是担心他们起来闹事,所以利用这些可能属于被维稳的群体,成为维稳工具。

郝先生说:流动人口、外来人口比较多,它要做更详细的跟踪,那么它就需要人工。单纯的那种靠人脸识别,它并不能够完全掌控。比如包括这次疫情有感染的人,要追踪他们的情况。如果说它是以合同制长期的招聘,这个就很可能是一个长期的常态化的工作措施。在管控这一块上,是不惜血本的,花再多的钱,拼更多的人,不是个问题。

重庆师大涉外商贸学院原教授谭松认为,根据北京官方人员配置要求和规定的薪资标准,这意味著即使当局对维稳不惜代价,但这种模式所产生的高昂成本也注定无法令其在全国范围内推广。

谭松说:中共他对控制社会这一点,它是不惜一切代价的。一个人管300多人,那太可怕了。北京是一个人56000元,很难推广到全国。

本台记者就此专门致电北京市昌平区公安分局,但该局依然拒接电话。

习近平上台后,大规模升级社会管控手段,除人脸识别和设利用通讯及社交软体追踪民众的所有资讯之外,动用庞大的线下群体对敏感群体进行网格化的管控。而人口管理员制度,亦是管控升级的标志性之一。

另外,周四,北京的新冠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公布,北京警方周二(23日)接获群众举报市内有人通过网络高价出售核酸检测名额,警方迅速采取行动,查获涉案人员9名,其中4人已被行政拘留。此外,公安又表示,从上周五(19日)至今,连续查处14宗发布编造传播涉疫谣言案件,目前已处理违法犯罪人员10名。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