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周边疫情失控遭瞒报 志愿者全家受感染却求助无门


2020-02-04
Share
武汉周边疫情失控遭瞒报 志愿者全家受感染却求助无门 2020年2月4日,随州市民求助称,220万人口感染率0.03%,是仅次于武汉市的高感染率城市,目前仅有内蒙古一支4人医疗队增援。(市民公开求助资讯)

中国深陷新型冠状病毒,当局为维稳,疑透过虚报疫情及压制舆论减少负面冲击。有知情者估计,疫情重灾区湖北一些城镇的死亡率被大大低估,另外,武汉市有志愿者全家受感染,却求助无门难获入院救治。(黄小山/程文 报道)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持续蔓延,全国确诊病例至今已破2万大关,其中,武汉依然是疫情重灾区,周二(2月4日)单日即录得新增确诊病例1242宗,高居全国之首。湖北省内,毗邻武汉、素有卫生城市美誉的孝感市及黄冈市,感染数字也急剧上升。其中,黄冈市确诊病例已接近1500例,而孝感也成为第三个确证病例过千的城市。

但据知情人透露,官方的数字怀疑严重造假。

医疗界人士何女士告诉本台记者,武汉周边一些医疗资源相对匮乏的城市,受感染者的死亡率远低于全国以及湖北的平均死亡率达十倍,甚至几十倍之多,这违反最基本的医学常识。

她举例,在医疗资源最集中的武汉市,被感染者死亡率现在是4.9%,湖北全省死亡率约为3.0%,但重灾区孝感的死亡率只有1.5%,黄冈也只有1.33%。而另一个感染者众多的黄石市,官方通报的死亡率还不到千分之五。而医疗资源与之相当的天门市,统计的死亡资料则为8.5%。

何女士说:整个的湖北、湖南、包括像四川,可能一个省里面有一个很大的(医院),但是呢,它导致其它地方的医疗水准都非常的低。地级市很弱,到县里面都没法看。我印象当中,整个湖北省的发热门诊不到100个,太少了,没有发热门诊就意味著没有接待这个感染类疾病的能力。

何女士还痛批国家卫健委的诊疗方案。她指,国家最高卫生行政机关的所谓指导意见,主要是因为习近平个人喜欢中药,于是全国各地的社区医院,都大规模的搞所谓的中医部,其中所谓的中西医结合,也要求以中药为主,西医为辅。而在这次应对疫情中,原本重要的科研机构,也纷纷推荐中医,她认为这是全面反科学的倒退行为。

何女士说:武汉协和都给了一个诊疗规范,它的那个规范,一个是轻症的居家隔离。包括流行病学的人,都认为居家隔离是不合适的,所以才导致了武汉一家一家的被传染。另外一个,都是用抗生素,抗病毒药没有把它列入到规范里呀。国家卫健委的方案,那就更扯淡了,它加了中药,还有重要注射剂。

官方的压制和瞒报令民众不能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进而对防疫工作带来进一步挑战,此举同时也直接令当地官员受伤害。有黄冈市的志愿者透露,黄冈市浠水县巴河镇一位姓宋的党委书记也受感染,目前该镇上上下下都被隔离,该镇现已被县政府临时接管。

另外,武汉民间抗疫志愿者万久雄发出网上求助,指其全家集体受感染但得不到适切治疗,其中奶奶已死亡,但医生没有对其确诊武汉肺炎。而现时即使父母已罹患重症,但因为床位紧张,并且需要先经过社区许可,仍不获准住院。他又指武汉的医疗资源极度匮乏,已成为武汉市民面临的最大的威胁。

万久雄说:奶奶27号去世的,医生无法确认跟新冠有没有关系,但是可以判定为是重度肺炎。现在我妈是确证了,我爸核酸检测没测出来,医院要求我们再重新检测。我姐姐现在是核酸检测还没做。现在同济的急诊室里面,所有人全在大厅打针、吃药,不管是疑似、还是高度疑似,还是确诊,住院的床位没有。

万先生在微博求助信中表示,在家里发生这些事情之前,他是一名90后志愿者,帮忙接送医护人员、派送医疗物资、接力来自外地捐赠的物资,在医院发现患者与医护人员发生冲突时,他都是第一个上去解围。可是现在,他需要社会和政府的说明时,却没人理会他。

类似万久雄这样的志愿者的遭遇受到广泛关注,3万多网民转发消息,2000多线民留言跟帖,要求武汉官方给予这些勇敢的志愿者给予最起码的帮助。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