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少年足球主教練被舉報性侵勒索 受害女隊員家長報案封鎖消息

2019-09-09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江蘇青少年足球隊主教練被舉報性侵未成年女隊員,儘管官媒指受害人及家長報案,警方已介入調查,但當地媒體人指事件正遭官方強力封殺,而舉國體育體制的政治因素,令事件變得更為敏感。(黃小山/程文  報道)

據網民「用戶沉思足球」周日(8日)在微博披露,江蘇省青少年足球隊姓陳主教練,酒後以按摩或威逼利誘,強逼年僅13至14歲的女足隊員脫光衣服,並以各種方式勒索隊員的家長送禮給他。

披露的舉報信顯示,除了這些幼童被猥褻之外,還有孩子被逼以微信轉帳的方式,向助理教練轉帳達五千多元。

據悉,至今多名受害人家長除就事件向南京市紀委、以及江蘇婦女兒童保護機構舉報外,還到足球隊所在的丹陽市公安局中山路派出所報案。媒體引述消息指,當地警方已介入調查。

本台記者致電被舉報的女足主教練,以及姓凌助理教練,但主教練的電話一直無人接聽,而助理教練的電話接通就掛斷。

本台記者聯絡了舉報的網民「用戶沉思足球」,他證實當地警方已在調查。他拒絕接受訪問,只表示如果有甚麼新進展,他會第一時間發布,並指訪問的事過幾天再說。

中山派出所回應本台訪問時,指稱還在調查中,訪問需要找市公安局政治處。

中山路派出所人員說:還在調查中呢,這個我回答不了。你要問甚麼情況跟我們那個市公安局政治處,去那邊去問好吧?

本台記者再致電主教練的上級主管部門、江蘇省體育局,但該局拒絕回應。

當地媒體人王女士指出,儘管事件已在網上引發廣泛關注,但江蘇方面已經封殺相關資訊,江蘇省級媒體記者試圖採訪亦被禁。

王女士說:今天(周一)還問這個事情呢,但官方也沒發布甚麼消息,現在。我們這邊也不給去採訪,本來派了題去做的,後來說不做了。

法學院教授曾先生對本台指出,主教練事件背後是一些現實的利益因素,他舉例指在升學上,體育特長生的大幅度減分制度,本身就是導致孩子們被勒索的因素之一。

曾教授說:每一個行業裡面,長期以來都有它的獲利的模式。據我所知的話,這些孩子們他們的學習成績並不是很好,它招的這種學生,我們把他叫做特長生,需要600分的話,他(她)可能只需要400分、300分就可以了。以前我們體育部的這個負責人,負責這個項目的招生,公開在外面說,五萬塊錢一個人,或者十萬塊錢一個人,你就可以進來,上大學,因為它每年幾十個指標啊。

曾教授表示,體校模式背後的舉國體育制度,本身是統治者將體育作為一種政治宣傳工具。而這種制度背後動用巨額經費,催生腐敗空間,並導致大多數無法名成利就的運動員成為犧牲品的做法,也一直備受詬病。

曾教授說:舉國體制的話,它的功能主要是政治宣傳。國家每年給的大量的財政撥款,來養活這樣一批人。關鍵是長期從小培養的這些運動員們,實際上消耗大量的財政資源,就是相當於一個小白鼠一樣的訓練的這樣一批人,殘害了他的身心健康,退役以後呢,滿身的病痛,最後的生活其實都很悲慘。有些人他又可以利用自己的權力來謀私,譬如說江蘇的這個足球隊的這樣。這個問題的話,任何一個有權力的有權威的行業和部門裡面,都可能會產生。

為體現制度的優越性,中國和前蘇聯一樣,實行舉國體育制度,以巨額的國家投入和殘酷的訓練,以及備受詬病的興奮劑作弊,去爭取世界級的競技體育冠軍,並以此彰顯所謂制度優越性。但從以前的遼寧田徑的馬家軍醜聞,到最近的游泳冠軍孫楊的興奮劑疑雲,都在國際體育界聲名狼藉。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