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反抗政府強徵地 江蘇耄耋老夫婦被列打黑名單

2019-07-19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9年7月19日,邳州公安掃黑辦發出的通報顯示,90歲老人及其家人被當成黑惡勢力打擊。但官方強徵土地導致其維權的事實則一字不提。(邳州市公安局發布)
2019年7月19日,邳州公安掃黑辦發出的通報顯示,90歲老人及其家人被當成黑惡勢力打擊。但官方強徵土地導致其維權的事實則一字不提。(邳州市公安局發布)

因多年堅持反對官方和污染企業聯手強徵土地,江蘇省九旬老人和妻兒,都被官方列為掃黑對象。官方在輿論壓力下,通過水軍製造輿論維穩。多位人權律師指出,這些運動式打黑只是冰山一角。(黃小山 / 程文 報道)

江蘇省邳州市公安局本月初的一則通報顯示,當地陳樓鎮90歲的陳迎先和其80歲的妻子范沛榮,以及其54歲的兒子陳廣禮被掃黑,公安局掃黑辦並在網上公開徵集他們的犯罪線索。

事件傳開後立即引起廣泛討論。當地警方周五(19日)回應稱,陳廣禮指使其父母長期佔據村民的集體房屋拒不退出,警方調查期間,並多次到派出所辱罵,造成極壞影響。

通報還顯示,陳廣禮已被刑拘,而兩位老人則被取保候審。

引人注目的是,在警方通報下的200多個跟帖,都一致表示對警方支持。而本台記者試圖留言,但網上顯示不成功。但在媒體轉發該消息下,數以萬計的跟帖中,是一邊倒的對警察批評和嘲諷。

《新京報》周五的報導顯示,陳家一家三口被掃黑,背後源於當地官方和一家食品企業聯手實施的徵地糾紛。早在2015年,老夫妻就曾因徵地糾紛報警,但警方不予理會。事後其控告警方不履行法定職責,並對邳州市政府行政覆議提起訴訟,但其系列在法律框架內的維權和申訴,都遭官方駁回或敗訴。

本台記者獲悉,陳氏一家堅持控告的徵地企業,是當地一家生產加工栗子的企業,但早在2013年,該企業就因徵地和嚴重污染問題,導致村民的強烈反對。但村民的持續上訪一直遭當地政府打壓。且該企業和簽訂的油栗種植回購協定,最後也不執行。

本台記者致電邳州市公安局掃黑辦,對方稱警方已發通報,對別的情況則一概不知。

掃黑辦我現在只能回答你,如果想瞭解案情的話,我們有警方通報。作為記者你想瞭解案情的話,我們這邊後續可能還有跟進的警方通報.你打這個電話是我們掃黑除惡的舉報電話,不是具體的辦案人員。

陳樓鎮政府回應時強調,不能因年齡就逃避法律制裁,但被問及政府和企業強徵土地本身是否違法時,該官員則無言以對。

陳樓鎮政府:你說那公安局的公告是不是?你是通過甚麼管道知道這件事情的?它那個有一個鄒警官的電話,你可以直接跟他聯繫。在這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涉及說年齡的大小。其它事情我不是很清楚。這方面我沒有辦法給你提供資訊。

律師周紅指出,從上次幼稚園上報掃黑除惡情況,到此次的90歲老人被掃黑,以及她本人親身經歷的黑打冤案,都證明公檢法三方,在運動式掃黑任務或考核壓力下,隨意扭曲法律,並無視運動擴大化帶來的嚴重後果,這種情況讓人憂慮。

周紅說:這個掃黑除惡已經搞成一場運動了。為了完成任務,為了指標,隨意的擴大這個範圍。我手裡還有一個農民舉報村委會主任貪污,村委會主任已經判刑了,但是老人也是被尋釁滋事判了1年半。很多公檢法對於這場運動呢,不敢不辦。比如說若干年前打一次架、或者是若干年前去人家裡討一次賬,開過棋牌室甚麼的,現在都被翻出來了。辦錯了,基本上也沒有甚麼責任,極其不正常。

去年1月,中共中央發起為期3年的掃黑除惡專項鬥爭,並對地方政府施壓,各地維權人士成為掃黑行動的針對群體。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