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旗下新闻程式被曝言论审查及向西方用户强推大外宣 评论忧影响国安

2022.07.2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旗下新闻程式被曝言论审查及向西方用户强推大外宣 评论忧影响国安 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近期多个媒体曝光,「字节跳动」的中国员工有权查阅其旗下海外社交媒体平台TikTok的使用者资料。
字节跳动官网图片

美媒曝光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旗下一款新闻应用程式夹带「亲中私货」,并对包括讽刺习近平、批评中国政府的内容进行审查。外媒不久前才披露「字节跳动」中国员工可查阅海外用户数据。评论担心中共借走出海外的中国科技公司渗透西方国家、破坏民主选举。有专家建议,民主国家在加强立法之馀,可以中共禁止西方媒体落地为依据,实施对等制裁。

美国新闻网站BuzzFeed于周二(26日)曝光「字节跳动」利用其在海外推出的新闻应用程TopBuzz,向海外用户推送支持中国政府的信息,同时审查对中国不利的报道。

TopBuzz为「字节跳动」推动的海外版「头条」,2015年推出,近日被前员工曝出在内容中夹带「亲中私货」,且进行言论审查。该应用已于2020年6月关闭。(TopBuzz脸书图片)
TopBuzz为「字节跳动」推动的海外版「头条」,2015年推出,近日被前员工曝出在内容中夹带「亲中私货」,且进行言论审查。该应用已于2020年6月关闭。(TopBuzz脸书图片)

四名TopBuzz前雇员以匿名方式接受了采访。他们透露「字节跳动」指示其员工在TopBuzz放置特定的亲中国政府的消息。其后员工会将这类内容置顶以进行广泛推广;发布的内容不是公开的政治性支持,而是一种「软广告」,如发布一些熊猫视频、宣传中国旅游、以及海外人士大谈在中国创业好处的视频等。这些员工必须向「字节跳动」提供证据,他们被要求截取TopBuzz中的实时内容并将其发送回公司,以证明他们已执行总部指示。这几名消息人士,并向BuzzFeed展示了包括屏幕截图在内的证据。

另有在TopBuzz工作的15名前员工还透露,他们还审查批评中国政府、「损害国家荣誉」的内容。比如香港「反送中」抗议、涉及习近平、甚至包括有小熊维尼一词的内容。

「字节跳动」强烈否认这些说法。「字节跳动」的发言人比利·肯尼(Billy Kenny)透过电子邮件中回应BuzzFeed,称以上指控是虚假和荒谬的。

一直关注中共对外扩张和渗透的法国独立电影制作人、时评人王龙蒙向本台表示,近年中国社交软件包括「字节跳动」的Tiktok等都传出收集海外用户个人信息,这些中国科技公司甚至在海外对客户定向投放政治广告,进行大外宣、将言论审查输出海外。他认为,该做法将长远影响西方国家的政治生态和国家安全。

王龙蒙说:微信、TikTok等在海外的使用者数量庞大,中国政府慢慢显露出狰狞面目,不仅是进行大外宣,将它们在国内言论审查的那一套做法出口到海外。最令人担忧的是,以前媒体报道过中共当局对微信、TikTok受众进行大数据分析,然后在政治选举时定向投放引导性内容,这是隐性干预西方选举的方式,长此以往,甚至会影响到西方的政治制度和国家安全。

王龙蒙也表示,TikTok一方面将自己打造成娱乐化平台的无害形象,同时在美国等西方国家投入巨资进行政策游说,以掩盖深层的政治目的。他希望西方国家能够立法阻击中国公司。

王龙蒙说:我们也看到TikTok出巨资进行政策游说,强调它们的平台主要用于娱乐的报道。这层娱乐化的面纱下,显然不是那么简单的,目前曝光的这些指控足以说明这些中国社交媒体是不安全的,中国政府是有著更深远的目的,所以希望美国及其他国家应该立法,禁止这些媒体应用在西方国家上市。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数字和网络空间政策」项目主任亚当·西格尔(Adam Segal)关注TikTok安全及言论审查问题。他向BuzzFeed表示,最新对TikTok的揭发证实了人们对中国应用程式的担心:这些中国公司在中国市场被习惯性滥用于宣传中国,而这些公司到国外市场时也会做同样的事。

澳大利亚价值联盟成员、计算机专业博士生张晓刚也就此接受本台采访,他指出从华为、中兴等科技公司到Tiktok等社交媒体,中国利用技术手段建立「高科技极权」,并将该模式输出海外。

张晓刚说:TikTok母公司的做法是必然的。中共要控制一切,在技术不断发展的情况下,把它的这种极权统治通过高科技公司向海外输出。它这种输出过程中,把它的监控技术运用到这里边,海量的收集情报,盗取技术,通过大数据分析找到有用的东西,就会对西方国家安全造成威胁。

张晓刚指出,在西方开放言论自由、市场经济的背景下,要将这些中国企业赶出有难度。他提醒,中国禁止海外社媒及传媒落地,他认为,西方国家可以此为据采取对等制裁。

张晓刚说:现在中共做得越来越过分,西方国家一些情报部门、国防部门逐渐的注意到这个问题,很多政客还没有看到中共利用对它他们的市场的契约做的是偷取技术、信息的问题。西方国家应该对中共输出的这种社交媒体进行一种限制,包括对等的问题,如果中共禁止海外的社交媒体,西方国家就有理由禁止TikTok这些应用。

TikTok是目前全球最流行的社交软件之一。此次曝光的TopBuzz被认为是国际版的「今日头条」,TopBuzz拥有数十个英美顶级媒体合作伙伴,包括BuzzFeed本身。它于2015年推出,到2018年每月活跃用户达4000万,但它已在2020年6月被关闭。

今年6月份,BuzzFeed新闻曝光Tiktok美国公司的80次内部录音,揭露出该「字节跳动」的中国员工可以获得Tiktok美国的用户数据。该公司随后加大了在美国的政治游说,并强调TikTok 主要用于娱乐,而不是政治对话。

7月13日,澳大利亚媒体报道,该国影子网络安全部长、参议员帕特森(James Paterson)在向TikTok质询后,对方承认其在中国的员能够查阅澳大利亚用户的数据。

记者:吴亦桐/程文 责编:毕子默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