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流缓刑期突发声 揭看守所折磨内幕

2015-12-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现时正处缓刑期的82岁高龄作家铁流,在成都过著低调生活接近10个月,周一(14日)突然公开撰文,披露在看守所受到酷刑,更指将会采取法律行动追究责任。(文宇晴 报道)

今年初被控“涉嫌非法经营” 罪成判缓刑的作家铁流,接近10个月以来一直在四川成都的家中生活,保持低调。直至周一,他突然在网上公开撰文,披露当局对他施以酷刑折磨的细节,并宣布现在起会接受国内外一切媒体采访,披露案件的内幕。

粤语组记者与铁流联络时,他称周二早上开始,手机怀疑已经被国保屏蔽,部分网上平台也被封,无法正常与外界沟通。估计下一步当局可能再次被抓捕,但他已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不再沉默换来苟安。

铁流说:现在微信的朋友圈被封了,讯息发不出去。今天上午有美国的电台采访我,电话打进来我一接就没有声音。(当局)肯定是想禁我声音吧。

低调生活接近10个月,为何铁流会突然打破缄默,更公开撰文?

铁流向记者反映,判缓回家后,他一直在成都保持低调。最近,居住在美国的女儿带同一对年幼子女回到北京,但因为无法独自领著子女再到成都,因而铁流原打算前往北京与家人团聚,可是却遭到阻止。

铁流形容,当局曾承诺过只要他遵守双方的约定,便可以不受任何限制。奈何当他要与家人见面时,却遭到限制。

铁流说:回到成都就要谈条件,想出去就要认错,就要服罪。谈去谈来,你知吧,我写了多少次保证书?一是保证不写文章;第二个保证是不要谈政治;第三个保证是不接受外媒采访;第四个保证是不参加任何活动。他们答应我可以游山玩水,结果不是这样,我连成都都出不了,一出就被警告,天天还要我写思想汇报。

在无法再忍受当局的欺骗下,铁流决定公开他自去年被捕关押期间,遇到的种种不人道对待。

他向记者指出,他是一个82岁老人,与20、30岁年轻人关在一起。在一个不足15米的监舍关押接近30人,空气龌龊得根本无法睡。

关押看守所期间,他高血压复发,急送成都青羊医院的特殊病房医治,但竟然戴上两副重达60斤重的脚镣,上下床铺要人抬,提出抗议却被拒绝为他解除。铁流整整戴了脚镣13天,直到2月27日开庭判缓回家。

铁流说:北京市公安局的副局长带人来抓我的,进去以后就3个晚上连续审讯,要我坐在铁椅上,腰戴著铁皮带,手也戴上手铐,我昏倒了。半夜把我抓走,连假牙也没有带,就穿著一套睡衣,到现在我没有回过北京。我在北京住了30多年了,我没上过街(抗议),也没举过牌,我只是写了刘云山7篇文章。这个本身就是错案、冤案,是一个政治逼害。

铁流说,种种不人道的折磨他都挨过了,但在这长达165天的关押中,简直是生不如死的日子,最后也答应不上诉。可是,当局出尔反尔,根本没有给他兑现承诺,因而他也决定不再保持沈默,并将采取法律行动来回应当局对他的逼害,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笔名“铁流”的黄泽荣,曾被打为右派作家,劳改长达23年,1980年得到平反。2010年他以100万元人民币成立“铁流新闻基金”,协助受害的记者和作家。同年10月,铁流曾与一群新闻工作者连署致函全国人大常委会,要求取消媒体管制,实现新闻自由。

去年9月13日,铁流疑发表文章批评中宣部部长刘云山,在北京被警方带走,当局原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保母黄静亦被刑拘。其后,他被多加一条非法经营罪批捕。11月底,铁流从北京转至四川羁押。

今年的年初七,即2月25日铁流被指控“涉嫌非法经营罪”在四川成都巿青羊区法院受审,被判刑2年半、缓刑4年;另一被告黄静,判刑1年,缓刑1年。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