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流緩刑期突發聲 揭看守所折磨內幕

2015-12-15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現時正處緩刑期的82歲高齡作家鐵流,在成都過著低調生活接近10個月,周一(14日)突然公開撰文,披露在看守所受到酷刑,更指將會採取法律行動追究責任。(文宇晴 報道)

今年初被控“涉嫌非法經營” 罪成判緩刑的作家鐵流,接近10個月以來一直在四川成都的家中生活,保持低調。直至周一,他突然在網上公開撰文,披露當局對他施以酷刑折磨的細節,並宣布現在起會接受國內外一切媒體採訪,披露案件的內幕。

粵語組記者與鐵流聯絡時,他稱周二早上開始,手機懷疑已經被國保屏蔽,部分網上平台也被封,無法正常與外界溝通。估計下一步當局可能再次被抓捕,但他已做好充分的思想準備,不再沉默換來苟安。

鐵流說:現在微信的朋友圈被封了,訊息發不出去。今天上午有美國的電台採訪我,電話打進來我一接就沒有聲音。(當局)肯定是想禁我聲音吧。

低調生活接近10個月,為何鐵流會突然打破緘默,更公開撰文?

鐵流向記者反映,判緩回家後,他一直在成都保持低調。最近,居住在美國的女兒帶同一對年幼子女回到北京,但因為無法獨自領著子女再到成都,因而鐵流原打算前往北京與家人團聚,可是卻遭到阻止。

鐵流形容,當局曾承諾過只要他遵守雙方的約定,便可以不受任何限制。奈何當他要與家人見面時,卻遭到限制。

鐵流說:回到成都就要談條件,想出去就要認錯,就要服罪。談去談來,你知吧,我寫了多少次保證書?一是保證不寫文章;第二個保證是不要談政治;第三個保證是不接受外媒採訪;第四個保證是不參加任何活動。他們答應我可以遊山玩水,結果不是這樣,我連成都都出不了,一出就被警告,天天還要我寫思想匯報。

在無法再忍受當局的欺騙下,鐵流決定公開他自去年被捕關押期間,遇到的種種不人道對待。

他向記者指出,他是一個82歲老人,與20、30歲年輕人關在一起。在一個不足15米的監舍關押接近30人,空氣齷齪得根本無法睡。

關押看守所期間,他高血壓復發,急送成都青羊醫院的特殊病房醫治,但竟然戴上兩副重達60斤重的腳鐐,上下床鋪要人抬,提出抗議卻被拒絕為他解除。鐵流整整戴了腳鐐13天,直到2月27日開庭判緩回家。

鐵流說:北京市公安局的副局長帶人來抓我的,進去以後就3個晚上連續審訊,要我坐在鐵椅上,腰戴著鐵皮帶,手也戴上手銬,我昏倒了。半夜把我抓走,連假牙也沒有帶,就穿著一套睡衣,到現在我沒有回過北京。我在北京住了30多年了,我沒上過街(抗議),也沒舉過牌,我只是寫了劉雲山7篇文章。這個本身就是錯案、冤案,是一個政治逼害。

鐵流說,種種不人道的折磨他都挨過了,但在這長達165天的關押中,簡直是生不如死的日子,最後也答應不上訴。可是,當局出爾反爾,根本沒有給他兌現承諾,因而他也決定不再保持沈默,並將採取法律行動來回應當局對他的逼害,追究相關人員的責任。

筆名“鐵流”的黃澤榮,曾被打為右派作家,勞改長達23年,1980年得到平反。2010年他以100萬元人民幣成立“鐵流新聞基金”,協助受害的記者和作家。同年10月,鐵流曾與一群新聞工作者連署致函全國人大常委會,要求取消媒體管制,實現新聞自由。

去年9月13日,鐵流疑發表文章批評中宣部部長劉雲山,在北京被警方帶走,當局原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保母黃靜亦被刑拘。其後,他被多加一條非法經營罪批捕。11月底,鐵流從北京轉至四川羈押。

今年的年初七,即2月25日鐵流被指控“涉嫌非法經營罪”在四川成都巿青羊區法院受審,被判刑2年半、緩刑4年;另一被告黃靜,判刑1年,緩刑1年。

完整网站